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88章:命犯张果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正要再说些什么,却听门外传来两声惟妙惟肖的鸟叫,这是萧弄玉在提醒他有人来了。

    他当即闭上嘴扭头往门外看去,却见竟是赵构大步走了进来,徐子桢一愣,迎上前道:“七爷,您怎么来了?”

    赵构笑道:“我这便要去应天府,临行前来看看你。”接着又问道,“子桢,你何时回太原?”

    徐子桢道:“本来还打算逗留几天等墨绿的伤好些再走,现在恐怕等不及了,粘没喝那王八蛋在催我回去揍他呢。”

    “哈哈!”赵构大笑,连柳风随也有些忍不住,但是他在赵构面前不敢这么放肆,只得强忍着笑意,嘴角憋得一抽一抽的。

    徐子桢也陪着笑了会,接着说道:“七爷您放心便是,我说太原破不了就破不了,您只管回应天府。”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说道,“用您最大的能耐和最快的速度,让应天府变成您能全权掌控的地方。”

    赵构一惊,迟疑道:“这……若被我父皇知晓……”

    徐子桢道:“他没功夫理你,放心。”

    赵构眼神闪烁着,片刻后一咬牙点头道:“好,我知道了。”说完神情放松了些,对徐子桢道,“子桢你还是速速回太原去吧,你若放心不下墨绿姑娘,那便由我带她回应天府,你看如何?”

    徐子桢一乐:“那敢情好,麻烦七爷了。”

    赵构摆了摆手,浑然没当回事,他和徐子桢本就已经有相当好的关系,更兼这次徐子桢出手阴了赵楷一道,虽说赵构到现在还不敢想自己的将来,但是他这位二哥却实打实是一个强劲的对手,能抹去自然是好的。

    说起赵楷,赵构不免有些唏嘘,昨天半夜他和太子赵桓还有信王赵榛一起将赵楷带进了宫,等徽宗赵佶一觉睡醒后如实禀告了一切,赵佶本是个没主见的,听太子赵桓义愤填膺地说了一通后问也没问,就将赵楷直接发送了,不过总算他还顾及些父子情面,只是流放到了某处偏远荒凉之地。

    赵构送墨绿回应天府,水琉璃就省了跑一趟,赵构走后徐子桢看着柳风随,半晌说不出话来,最终只黯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收拾了行装去与王中孚辞别。

    王中孚虽然嫌这次相聚太短,但终究以大事为重,没多留他,只是在徐子桢即将要走的时候却忽然塞了张纸条给他,低声说道:“两天内替我把这个交给赵桓。”

    身边几人听见他直呼太子名讳,尽皆吓了一跳,不过好在这里没外人,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王中孚苦笑着接过纸条,这种活对他来说不是大事,倒是柳风随好奇地问了句:“大哥,你找太子殿下有事相商?”

    徐子桢道:“小事,请他当一回媒婆。”刚说完就见水琉璃从里边出来,他顿时住了嘴,一脸的认真严肃,而王中孚柳风随等几人哪肯信他,只当他是玩笑而已,互望一眼无奈处之。

    眼看已经是下午,时间不早,徐子桢没再耽搁,就此和王中孚告辞,带着柳风随水琉璃纵马朝城外而去,萧弄玉依旧在暗中跟随着,不远不近稳稳缀着。

    不多时城门已到了眼前,徐子桢刚要出城,却瞥见门口有个半大孩子端坐马背上,鞍旁挂着杆杯口粗的大枪,正对他撇着嘴,却正是高璞君的幼弟高宠。

    徐子桢吓了一跳,这时候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若无其事地上前道:“小宠,你怎么在这儿?”

    高宠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还不是为了逮你?就知道你不厚道要撇下我逃跑,还好小爷我聪明,这叫守株待兔。”

    “行行行,你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总行了吧?”徐子桢只觉头大如斗,恨不得拿大棒子赶这一根筋的熊孩子,“哥没空理你,赶紧的,回家找你爹去。”说完再不理他,招呼柳风随和水琉璃拨马便走。

    没想到高宠一提缰绳调转马头就靠了过来,一本正经地道:“我只是聪明,但没人说过我可爱,还有,你不是我哥,你是我姐夫,再者,你别想哄我回去,反正我跟定你了。”

    徐子桢几近暴走:“嘶……我说你这倒霉孩子没完了是吧?你走不走?再不走老子揍你!”

    高宠晃着小脑袋随意地说道:“我就不走,你要敢揍我就揍吧,回头我跟我姐告你的状,让她收拾你。”

    “你……”徐子桢快要抓狂了,揪着头发无力地申辩道,“老子再说一句,我跟你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凭什么收拾我?”

    高宠扭头看了一眼旁边满脸好奇的水琉璃,嘿嘿一笑道:“当着这位漂亮姐姐在你不好意思承认是吧?没事,我懂,走吧姐夫。”

    徐子桢气得浑身哆嗦,指着高宠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而高宠却仿佛没事人一般在他身边不紧不慢地跟着,满脸的兴奋得意之情丝毫不加掩饰,徐子桢憋了半天从牙缝里蹦出句话来:“真他妈流年不利,老子这是犯了太岁……不对,是犯了张果老。”

    水琉璃扑哧一笑:“有张果老什么事?”

    徐子桢瞪了高宠一眼,又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柳风随,没好气地道:“没惹老头,惹上他家那驴了。”

    不管他怎么说,高宠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死活不生气,但就是贴着徐子桢一起走,说来徐子桢还真没脾气,他想过把高宠甩掉,但这小子的骑术也不知怎么练的,居然比他熟了不是一点半点,不论他怎么忽快忽慢玩套路,高宠依旧在他身边五步之内,就象一块烤热了的狗皮膏药。

    徐子桢终于没了脾气,索性放弃了赶他走的念头,反正权当是带这小子去太原玩几天,到时候自有他姐姐收拾他,哼哼,老子也得顺带解解气,谁让我是姐夫呢?

    想到这里徐子桢忽然有些意动,眼前似乎出现了高璞君那高挑曼妙的身段,还有那张风华绝代的俏脸。

    难道雍爷那老头真有打算把他闺女送给我祸祸?洒家到底是笑纳还是笑纳还是笑纳呢?嘿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