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90章:一丈青扈三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

    几人听见声音都转头看来,见到是徐子桢时张孝纯的神情明显一松,快步迎了过来,笑道:“贤弟你可算来了。”

    徐子桢笑道:“大哥稍等,我去吼两嗓子吓唬吓唬那帮王八蛋再回来聊。”说完整了整衣衫捋了捋头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城边,脚一蹬跳上箭垛,迎风挺立傲然看向城下。

    城外的平原上已列着两个纵队,攻城器械俱都齐备,眼看就要进行下一轮强攻。

    有那眼尖的金兵已发现了徐子桢,猛的惊呼一声:“杀神回来了!”

    不知是徐子桢久有恶名还是前两次的大战给金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总之那两列纵队竟然在那一声惊呼后忽然慌乱地开始回撤起来。

    城头的宋军守兵没想到徐子桢只是露了个面就已经把金兵吓得倒退,顿时欢呼了起来,而徐子桢则是为之愕然。

    靠!老子有那么吓人?再说老子不是战神么,为毛到你们那儿就成杀神了?

    徐子桢现在虽然只是一袭布袍,手中也没任何兵刃,但他往城头一站竟然没有一个金兵敢放箭射他,一众宋军将士以及百姓看得满眼崇敬,这是要何等的气场才会吓得金人胆怯至此?

    就在这时两队金兵身后越众而出一个将领,仰头看着徐子桢,眼神阴沉,象是要将他活活吞落肚中的样子,徐子桢能理解,这货带的兵被老子一露面就吓成那怂样,他这带队的自然没面子。

    那金将一攥手中大枪,指着城头上的徐子桢高声喝道:“你,可敢出城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徐子桢一愣,接着嗤笑一声没有理他,视线越过那金将的头顶往他身后看去,象是在寻找着什么。

    有时候不说话比骂街更打脸,现在那金将就有这样的感觉,徐子桢对他的挑战不作回应,分明就是没将他看在眼里,或者换个方式说自己根本还不够成为他对手的资格。

    那金将只觉肺都快气炸了,刚要破口大骂,徐子桢却开口了:“回去给粘没喝带个话,就说老子这几天事多,没空理他,他要实在闲得慌那就只管放马过来,老子有的是招收拾他。”

    说完他再也不多看那金将一眼,自顾自转身跳下箭垛,只留那金将呆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暗暗恨得咬牙切齿。

    张孝纯笑着迎了上来:“战神贤弟既已回城,看来愚兄能稍作歇息了。”

    徐子桢也笑了:“大哥您尽管挤兑我吧,不过您还得先受累再守会儿,您瞧我这一身臭汗,况且饭还没顾上吃呢……哦对了,卜大哥,我二弟的娘救出来了,跟我下去见见?”

    他的后半句是对旁边的卜汾说的,按着卜汾和柳风随的关系,他是该去跟琼英见个礼,可是卜汾却迟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这才点头应了一声。

    徐子桢也没留意卜汾的异状,只兴高采烈地拉着他就要下城头,一转身却见不远处站着一员女将,身上穿着件月白色战袍,手中持一杆纤巧锋利的绣刀,却赫然是兰姨。

    兰姨提刀走了过来,微笑道:“我儿果然好威风,一言不发便吓退上万金兵。”

    徐子桢苦着脸道:“娘,您是在说我长得忒吓人么?”

    “哈哈哈……”

    张孝纯和辛丑以及众将士俱都大笑起来,卜汾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站开了一步,徐子桢这回察觉到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却没说什么。

    神机营五百人一个不少都在城头,徐子桢笑着跟他们挥了挥手算招呼过了,然后拉着兰姨和卜汾径直下城去。

    高宠倒是挺听话,果然在城下呆着不敢乱跑,但那张小脸上早已满是不耐烦的神情,见徐子桢回来狠狠地丢了个白眼过去。

    琼英和水琉璃正静静地站在马车边等候,远远见到徐子桢回来,两人的脸上都恢复了笑容,徐子桢过来刚要介绍兰姨和琼英认识,却发现琼英的笑容猛的一僵,象是不敢相信似地盯着自己身后看。

    徐子桢大奇,扭头看去却发现琼英看着的正是兰姨,而兰姨也同样目露惊愕地看着琼英,空气仿佛在瞬间凝结住了似的。

    “娘,琼姨,你们这是……”徐子桢话刚说到一半,却听琼英猛的颤声问道:“你……你是三娘?”

    徐子桢顿时愣住,琼姨跟干娘认识?

    刚想到这里,却见琼英已不顾仪态地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兰姨的手,又惊又喜地道:“真是三娘?你怎的……怎的还活着?”

    我靠!徐子桢有些不爽,就算你是我兄弟的老娘也不用说话这么难听吧,什么叫你还活着?

    可是不等他有任何情绪流露,兰姨却苦涩一笑,微微点头道:“张家嫂嫂,多年未见,你可好么?”

    徐子桢不由得一愣,干娘叫琼英张家嫂嫂,那就是说她认识的是张清而不是琼英,他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顿时将他惊得目瞪口呆。

    认识张清,刀马功夫了得,又叫三娘,又是还活着,难道干娘不叫兰姨,叫……

    徐子桢吃吃地惊问道:“三娘?娘你……你难道是扈三娘?”

    兰姨微微一愣,接着目露歉疚地点了点头道:“子桢,娘非故意瞒你,你莫怪为娘。”

    徐子桢的嘴巴大张着,几乎能塞进整只鸡蛋去,好半晌后他忽然激动地抓住扈三娘的手,又惊又喜地道:“我哪会怪您?我乐都来不及呢,娘您可不知道,整个梁山的女将之中我最喜欢最崇拜的就是您了。”

    扈三娘一脸古怪:“可是……梁山上压根就我一员女将而已。”

    “呃……”徐子桢傻了眼,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娘,您认识顾大嫂和孙二娘么?”

    扈三娘笑而摇头:“这又是谁?听名字倒和我颇有些相似之处。”

    徐子桢只得干笑着打了个哈哈,心里暗自腹诽,果然小说就是小说,和历史上的出入也太大了,不过还好,一百单八将中最能打的一员女将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还成了自己的娘,还有比这更得瑟的事么?一丈青啊!当年没归顺梁山时连打宋小黑手下十几员大将的生猛女将啊!哇哈哈哈!

    不过话说扈三娘不是在征方腊那会儿死了么?好像记得是被谁用金砖拍死的,跟她那倒霉男人王矮虎死在了一块,怎么过了这些年却还好生生活着,又跑去金国当了阿娇小公主的奶娘?

    徐子桢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敢问,他怕连矮脚虎王英也是虚构的,到时候自己给干娘编排一个矮她一个头的男人,保不齐干娘一气之下找块砖来把自己拍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