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92章:无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话刚出口,徐子桢就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废话,扈三娘是何等人物,如果真有人搞鬼的话她又怎会察觉不到?

    果然,扈三娘淡淡地说道:“子桢你猜得没错,此事的确乃有人刻意为之。追莽荒纪,还得上。”

    徐子桢愕然:“难道娘已经知道是谁了?”

    扈三娘神情不变,但眼中却隐有一丝寒光闪过,嘴中缓缓吐出三个字:“完颜荆!”

    徐子桢一怔,这名字好像什么时候听过,仔细一想记了起来:“金国国师的弟弟?”

    扈三娘点了点头:“正是。”

    徐子桢有点明白了,他记得阿娇说过,完颜蓟一直对兰姨,哦就是扈三娘有想法,但是碍于她是小公主的奶娘,急切之下动不了手,这么看来早在十七八年前他就对扈三娘动了念头,要真是他的话那他的手段真够黑够无耻了。

    可要是真的已经确定是他的话那扈三娘怎么没去报仇?以她的身手想来摸进那王八蛋的家里偷偷一刀宰了未必被人发现,怎么拖到现在居然还活得好好的。

    扈三娘看了他一眼,似乎猜到了他的疑惑,淡淡一笑道:“这十八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报仇,但那厮毕竟乃国师胞弟,又身居要职,等闲近不得他身,再者……”她顿了顿,轻叹一声道,“不论我得不得手,上京是再也呆不下去的了,但阿娇怎办?”

    徐子桢懂了,这么多年来扈三娘未必就没机会杀了那王八蛋,但是她已经将阿娇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虽说以阿娇公主的身份绝不至受到牵连,但是真要那样的话她势必会与阿娇分离,而这又是她不愿见到的。

    从与扈三娘阿娇认识的那天起,徐子桢就已经发现了她们之间的母女情义已不象寻常奶娘与公主的关系,而真的象是亲生的一般,扈三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这么多年下来,她为了阿娇而选择了对仇人的隐忍,真是实在太难为她了。

    徐子桢沉默了,将心比心,他知道这些年来扈三娘必定过得痛苦无比,那段血海深仇被埋在心中,又偏生报不得。

    整个屋子里的人全都默然无语,就连年纪最小最没心没肺的高宠也眼睛发红咬着牙,水琉璃和琼英更是不堪,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痕。

    片刻后徐子桢抬起头来,用一种坚定无比的语气认真地说道:“娘,我一定会把那王八蛋抓来,让您慢慢剐了他,相信我!”

    扈三娘伸手抹了抹眼角,勉强对他微微一笑,但却已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埋在心底这么多年的仇恨终于在今天吐了出来,她能坚持到现在不哭出声来已经算很不错了。

    徐子桢咧嘴一笑,拉着扈三娘的手道:“这几天咱们先休息着,等人到齐后我会陪粘没喝那王八蛋好好玩一玩,娘您好好养精神,到时候先给您杀几个解解气消消食。”

    扈三娘还没答话,高宠先跳了起来,咬牙切齿地道:“别忘了算上我,小爷若不让金狗知道我高家枪的厉害,我就……”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声冷哼:“你就怎样?”

    高宠怒容满面的小脸顿时象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来,眼中闪起惊慌的神色,一转身溜到了徐子桢背后。

    屋门被打了开来,满面寒霜的高璞君跨进了屋里,先是对扈三娘琼英福了一礼,接着走到徐子桢身前站定,只是她在看徐子桢时俏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一红,显然是想起了上次主动吻他的事。

    徐子桢脸皮厚,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反而饶有兴致地故意看了一眼高璞君的朱唇,并嘿嘿一声坏笑。

    高璞君一咬牙只作未见,看着徐子桢身后的高宠冷冷地问道:“谁让你来太原的?”

    高宠明显对他这位姐姐又敬又怕,原本不可一世的样子荡然无存,现在的他就象一只俯首帖耳的小猫似的,垂着头象做错了事一般讷讷地道:“是姐夫带我来的。”

    “什么?”

    “什么?”

    徐子桢和高璞君同时跳了起来,只是有所不同的是徐子桢满脸不爽,而高璞君则是满脸羞怒。

    高宠没多想就脱口而出的理由,却没想到招来两人这么大的反应,顿时把他吓得脚下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徐子桢一伸手揪住他的耳朵,没好气地道:“明明是你小子死活赖着跟我来的,怎么倒成我带你来了?”

    高璞君同时伸手揪住了高宠另一只耳朵,紧咬银牙恶狠狠地道:“你方才叫他什么?”

    高宠彻底慌了神,慌忙叫道:“是我自己来的,是我自己来的……姐夫救我!”

    这下高璞君彻底爆发了,手指用力一拧,恨不得将高宠的耳朵直接揪下来才好,可徐子桢却放了手,而且还顺手抓住了高璞君的柔荑,贼忒嘻嘻地道:“哎呀,你弟弟已经认错了,你就放手吧,这儿人多,就算他毛没长齐也是要面子的嘛。”

    他这话明着象是给高宠求饶,但却避过了那声姐夫的罪责,高璞君哪会听不出来,她现在已经几欲暴走,可那只手却又被徐子桢紧紧抓着,怎么都挣不脱,又气又羞之下狠狠瞪了徐子桢一眼,咬牙道:“你……无耻!”

    就在这时徐子桢忽然手上一用力,将高璞君往身前一拉,同时另一只手抄了过去揽住了她的纤腰,高璞君猝不及防之下被拉得身子向前一扑,正跌入徐子桢的怀中,不等她回过神来,徐子桢的嘴已经重重盖在了自己的樱唇之上。

    “唔……!”高璞君浑身一震如遭雷殛,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和自己近在毫厘的徐子桢,这一刻她的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但是身体却在不经意间渐渐起了微妙的变化。

    高璞君的身子软了,软得如一滩春水,这一刻她忽然有种冲动,想就此永远地依偎在徐子桢的怀中,任由这个轻薄无耻的男人吮着自己的樱唇和香舌,这是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

    满屋子的人全都傻了眼,包括刚踏进屋里的燕赵和秀儿,每个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看着这对旁若无人拥吻着的男女。

    可就在高璞君意乱情迷之时,却忽然感觉嘴唇微微一痛,顿时让她清醒了过来,她在羞恼之下狠狠推开徐子桢并退后了几步。

    徐子桢仿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接着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说道:“瞧见没?又白又亮,吃嘛嘛香,你老说我无齿,刚才给你证实了吧?”

    如果眼神也能杀人的话,徐子桢现在恐怕已经被高璞君千刀万剐了好几遍,这位名扬大宋的才女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紧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道:“太原之围解后,我定要杀你!”

    “呃……”这回轮到徐子桢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