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93章:走火入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高璞君丢下一句狠话后揪着高宠的耳朵离开了这里,徐子桢却很快就回过神来,对这样的话他压根就不以为然。首发推荐去

    杀我?不就嘣了一个吗,至于要打要杀的么?再说当初可是你先在众目睽睽之下强吻老子的,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我徐大官人身为天蝎座领军人物,自然是要有仇报仇有嘣报嘣的。

    秀儿在瞪了徐子桢一眼后紧跟着高璞君去了,燕赵纠结了半晌终于还是留了下来。

    屋里其他人显然还没能清醒过来,徐子桢浑当没事般嬉笑着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就开溜了,琼英的安置交给扈三娘就行,他外出这几天,心里很是惦记着养伤的苏三。

    在他走的时候卜汾也跟着他一起出了屋来,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同情或是愤怒之色,有的只是平淡的神情,徐子桢有些奇怪,卜汾似乎对扈三娘有种抗拒心,并且连刚到太原的琼英他都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徐子桢忍不住又低声问了他一次,只是卜汾再一次淡然摇头,却再也不愿多说什么,没等徐子桢追问就推说守城转身而去。

    燕赵望着卜汾远去的背影,摸着下巴一脸深沉地说道:“老卜心里有事!”

    徐子桢不禁失笑:“哟,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到底是有了个聪明姑娘陪在身边,水平见长嘿。”

    燕赵黑脸一红:“老卜这是摆明的心思,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至于你这么挤兑我么?”

    徐子桢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道:“男人的心思看不看无所谓,可女人的心思就得好好琢磨了,这都好几天过去了,还没把秀儿拿下呢?”

    燕赵索性说不出话来了,吭哧半晌只是低着头。

    徐子桢勾着他肩膀边走边说道:“泡妞是个技术活,言传身教起不了多大作用,关键还得看你自己啊老燕。”

    燕赵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照你这么说我这辈子就没指望了?”

    徐子桢不满道:“这话说的,难道我徐子桢花丛圣手的绰号白给么?有我带着你什么样的妞泡不到?”

    话音刚落,忽听旁边传来一声娇哼:“就知道你去汴京不是干正事,原来偷偷泡妞去了,真不要脸。”

    徐子桢一回头就见不远处的屋门外站着个满脸精灵古怪的小丫头,正双手叉着腰虎着张小脸瞪着他,正是好几天没见的金国小公主阿娇。

    “去去去,难道我会告诉你我在汴京刚泡了十来个妞么?”徐子桢象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这府衙的地方也实在不怎么大,说话的功夫怎么就已经到了。

    “嘁!吹牛……哎哎你不能进去,喂!”

    徐子桢一把将阿娇推开,对她的大呼小叫抓挠拉拽视若无睹,大步跨进屋内,只是他刚进到里屋看见眼前一幕情景时顿时就愣住了。

    屋内摆着个大大的木盆,满满当当的不知盛了什么水,整个屋内弥漫着一股浓烈但不刺鼻的药味,而在那个木盆内竟赫然有两具白玉般的诱人端坐。

    盆内的水并不深,堪堪没到那两人的胸前,从徐子桢这角度看去能清清楚楚看到四个雪白浑圆充满弹性的玉兔随着水波轻轻荡漾着,顶端那殷红的蓓蕾在水波的微光中显得那么刺眼。

    徐子桢一下傻了眼,盆里的两人也傻了眼,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谁都忘了说话忘了避让。

    咕唧!

    寂静的屋里响起了一声古怪的响动,这是徐子桢无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盆里那两个光着身子的美人他都认识,一个是苏三,另一个则是胡卿,她俩现在全都身无寸缕,连满头青丝都未曾扎起,就这么披散着端坐水中,氤氲的热气蒸腾而起,将她们的俏脸熏得微见酡红,却是更添一抹异样的妩媚风情。

    “啊!”

    片刻后胡卿终于清醒过来,惊呼一声后慌忙将胸前捂住,苏三则要淡定不少,虽说也是同样护住胸口,但至少没有叫出声来,只是眼中闪过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尴尬。

    徐子桢也回过了神来,赶紧转过身去,掩耳盗铃似地叫道:“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这时阿娇也冲进了屋来,总算在最后关头她成功将燕赵拦在了门外,要不然可真是糗大了。

    “你……你你你个大淫贼,让你别进来你偏要进来,我这就告诉奶娘去,看她不打断你的腿!”阿娇象个护崽的小母豹,龇牙咧嘴凶狠地瞪着徐子桢,看样子恨不得把徐子桢挠下几块肉来才甘心。

    徐子桢心里有点发虚,毕竟不小心把人家两个大姑娘看了个光,他难得地不跟阿娇斗嘴抬杠,赶紧灰溜溜地钻出屋去,躲到一边的门廊下用深呼吸来平静自己那颗已经荡漾得不像话的小心脏。

    乖乖,那俩丫头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资本都那么傲人,刚才的那一幕仿佛还在他眼前,那白皙滑腻的肌肤,曼妙诱人的曲线,还有那两对丰盈的玉兔无不在狠狠刺激着他的神经,那几粒粉嫩殷红的蓓蕾更是让他有种含入嘴里吮吸一番的冲动。

    徐子桢起了反应,或者说是徐小桢起了反应,宽松轻薄的免裆裤前瞬间挺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燕赵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地问道:“小徐你怎么了?”

    徐子桢忽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腿盘膝双手合十,紧闭双眼一本正经地道:“别打扰我,我走火入魔了!”

    燕赵吓了一大跳,赶紧凑过来要搭他脉门,他是外家高手,但好歹知道些内家功夫的事,走火入魔可是大事,搞不好轻则瘫痪重则丧命的。

    只是他没想到徐子桢哪是什么走火入魔,分明就是帐篷支得太高不好看而已,就在他刚凑过来时徐子桢忽然又睁开了眼,直勾勾盯着燕赵那张黑脸看,好半晌后他才长长地吐出口气来。

    “好了没事了。”

    徐子桢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燕赵在一旁却是大感希奇。

    这是哪门子功法?不运气不吃药,看着我就能化解走火入魔?

    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徐子桢这时正心有余悸地暗忖道:“还好老燕长得丑能给老子压压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