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08章:关门,放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新房之中,高璞君云尚岚以及颜玉淙等几女陪着新娘吃茶说话解闷,反正董芙蓉是江湖儿女,又是直爽性子,素来没那么多讲究,不会象别人家姑娘似的独坐洞房等待着新郎到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云尚岚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抿嘴轻笑道:“也不知外边那帮爷们喝成什么样了,新郎也真是的,还喝什么酒,偏让咱们芙蓉妹妹这么等着。”

    董芙蓉脸红了红,说道:“这么些年都等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颜玉淙笑道:“怕是新郎喝多了,可就不是等一会儿的事了。”

    高璞君淡淡地道:“新郎未必喝多,但徐子桢必定已醉得跟头死猪一般了。”

    颜玉淙眼珠一转,提议道:“这么等着也不是法儿,要不我出去瞅瞅?顺便趁着无人提醒下新郎倌。”

    云尚岚起身道:“我也去吧,万一徐子桢醉了我还能扶他回房。”

    高璞君也站了起来:“我不扶人,就去看看他醉酒的德性。”

    ……

    外边果然已经喝翻了一大片,院里几乎没几个能坐着的,几女一进入厅内就有些傻眼,只见新郎柳风随搂着燕赵的脖子,脑袋碰着脑袋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的眼睛都已睁不开,一副随时都可能倒在地上的样子。

    赵桓和徐子桢则是已经倒了,齐头并进趴在桌上,也不管汤水淋漓,杯盘碗盏碰翻了一地,而在赵桓另一边的桌底下则是倒着个大野。

    其他在座的那些官员武将也都已东倒西歪,知府张孝纯及其独子张彬赫然其中。

    颜玉淙的眼中闪过一道隐晦的喜色,嘴上却焦急道:“哎呀,怎么全醉倒了?我先去找人来。”说完快步往外走去。

    云尚岚走向徐子桢,无奈道:“这么大人了也不知个轻重,我来扶他回房吧。”

    高璞君则是招来秀儿,淡淡地道:“太子殿下我来安置,总不能任他在此歇息。”

    秀儿刚走到赵桓身边,燕赵却支棱坐了起来,强撑醉眼笑道:“秀儿妹子,我……我没醉,太子殿下我来扶回屋去。”说完摇摇晃晃起身,架住赵桓就要往回走,可刚要走就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高璞君无奈地道:“让秀儿陪你一起吧,莫要摔了太子。”

    燕赵咧嘴傻乐:“好,那就有……有劳秀儿妹子了。”

    门外又走进两个少年来,正是宝儿和大野,颜玉淙正要出去叫人,看了两人一眼,却并不在意,大事将成,凭两个毛孩翻不起多大的lang来,反正今天这些主要的战力都已醉得不省人事,她能很肯定这些人至少都得明日才能醒转。

    两个少年苦着小脸,李猛扶着柳风随去洞房,宝儿连拖带拽地将大野带走,现场就留个高璞君看着,另外还有这些太原城的官员武将以及知府大人。

    云尚岚半扶半拖地将徐子桢搀回了屋里,才一关上门,徐子桢的眼睛就睁了开来,脸上虽还带着些酡红,但哪还有半分醉意。

    他飞快地将身上衣服扒下,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转身将云尚岚搂了一下,轻声道:“这里交给你和高大小姐,一切小心。”

    云尚岚替他整了整衣襟,嫣然一笑:“你是在怀疑我的身手么?”

    徐子桢哈的一笑,转身推窗翻了出去,轻如落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几个起落间已消失在了远处的侧门中。

    几乎在同一时刻,柳风随、燕赵以及大野全都在瞬间恢复了清醒,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院中,秀儿和李猛宝儿则若无其事地又回到了前厅。

    ……

    戌时已至,太原城门上下一片寂静,城头上轮值的将士抱着刀枪打着瞌睡,傍晚时分张知府家的家丁抬来了几十坛酒,他们今天也沾了柳风随的光,每人被允许喝了一碗酒,只是平日里都颇有些酒量的将士今天却有点不妙,一个个都显得头重脚轻,有甚者已醉倒在地。

    从柳风随新居处离开的那道黑影已来到了城下,暗中又出现了一人,两人均以黑巾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两人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齐齐伏身窜了出去。

    两人借着夜色轻松摸到城门内,找了个无人的角落爬上城头,其中一人从腰间解下一捆绳索垂落城外,轻快地爬出内城,沿着外墙来到瓮城城门之上,这里是瓮城城门的绞盘处,另一人则摸上了内城城头,同样来到了绞盘处,四下看看无人,摸出一个竹筒来,点燃了引信朝天一指。

    “咻!”

    一道尖锐的啸叫声打破了夜空的寂静,竹筒内蹿出一道明亮的焰火,直冲天空。

    远处的黑暗中,阿普罔正静静地等待着,脸上泛着兴奋之色,今天是个好日子,僵持多日不曾拿下的太原城今天终于能破了,让他怎能不兴奋。

    他的三万前军早已列阵齐备,每个人的脸上兵刃上都抹上了一层泥尘,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哪怕刻意去看也未必能在几里外的远处发现他们。

    那道璀璨的焰火在夜色中显得那么刺眼,当这抹光亮出现的时候,三万人连同阿普罔的心都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阿普罔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轻微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用尽所有力量高喝一声:“杀!”

    “杀!”

    “杀!”

    “杀!”

    五千铁骑箭一般窜了出去,紧随他们身后的是一万步兵,在这片寂静的平原上爆发出了震天的喊杀声。

    城内的那道黑影在放出信号后已飞快地转动着绞盘,沉重的城门发出一阵格格之声后缓缓开了出来。

    城头瞬间便炸开了锅,值守的将士揉着睡眼惊惧地爬起身来,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城外滚滚而来的金兵大军。

    “快来人,金人杀来了!”

    “不好,有细作!”

    “城门怎么开了!?”

    几里路的距离须臾即至,五千金人铁骑飞快地冲了过来,在宋军还未来得及关门的情况下。

    轰!

    宽阔的城门在这时完全不设防,骑兵们甚至连速度都未曾缓得一下就已全数进了瓮城,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的是同样已经敞开的内城门。

    金兵们眼前仿佛看到了胜利,他们已经将守城宋人斩杀殆尽,不费一兵一卒将城拿到了手。

    只是当他们朝着内门冲来时,却发现城头上突兀地出现了一道身影,负手而立衣袂翩翩,帅得惨不忍睹。

    月光打在他的脸上,竟赫然是早该醉生梦死的徐子桢,他笑吟吟地看着脚下那五千金骑,嘴皮一碰吐出四个字来:“关门,放狗!”

    格格声连响,内外城门忽然同时关闭了起来,将五千骑兵与尚未赶至的一万步兵隔绝了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