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09章:晚矣,晚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原本死气沉沉的城墙上瞬间灯火通明,无数守城将士手持着长弓出现在城头,徐子桢随意地摆了摆手:“宰人,留马.”

    步兵面对冲刺的骑兵时就只能等死,而骑兵在无法冲刺的情况下还不如步兵,现在瓮城内城两扇城门已禁闭,他们变成了被困在笼中的五千头待宰的绵羊,箭如雨下,一瞬间城池内血流成河,只剩下几千匹惊慌的战马蹦跳嘶鸣着,却无路可逃。

    水琉璃从瓮城城头绞盘边走下,手中提着个黑衣人,来到内城城墙边,玄衣道长已等在了那里,脚边同样有一个黑衣人。

    玄衣道长望着城头徐子桢的身影,由衷赞道:“子桢果然机敏,竟猜得到金人何时来偷城。”

    水琉璃听师父夸奖徐子桢比夸奖她自己都要高兴,抿嘴轻笑道:“他能猜得到金人所想,金人却猜不到他的出手,我在想这时那金人主帅的脸色该有多难看。”

    阿普罔的脸色确实很难看,原本信心满满地准备闪电般拿下太原,可没想到局势瞬间逆转,反倒是他的五千铁骑闪电般被吃了。

    他手一挥,身边待命的大军又分出一万来,咬牙切齿地迸出一句话来:“传我将令,便是死绝了也得给我把城攻下来!”

    刚才一万,现在又一万,总共两万步兵铺天盖地地朝太原城墙涌去,阿普罔不信这个邪,整个太原城就没多少守军,况且城内传来的消息绝不会有误,这当口城内的大半将力已该是醉得不省人事才对,那么城头上留守的充其量不过数千兵丁而已。

    不知刚才是谁早早发现了自己的意图,才临时设计将那五千骑兵诱入城中困杀,但兵力上的绝对优势摆在这儿,再加上现在滔天的怒火,阿普罔已经顾不得完颜宗翰说的要保留兵力,他一定要将太原拿下,然后血洗城池,以泄心头之恨。

    无数云梯飞快地运向城边,阿普罔已经决定用人海战术强攻,身边的前军主帅大旗高高竖起,一个个火把将帅旗上那头猛虎映得面目狰狞。

    先前的一万步兵已经逼近城墙,一架架云梯早早地竖起,眼看着就要搭上城头,可奇怪的是城上守军竟然不发一箭一石,只倚在箭垛边看着,临得近了,城下的金兵分明从宋军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戏谑。

    阿普罔紧攥马缰死死瞪着远处的城墙,就在这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阵骚乱,随即有人惊声大呼:“有刺客!”

    帅旗旁的一众战将与护卫全都愣了,即便主力都出去了,可这里依旧还有五千人马,居然有刺客敢杀进来?莫非是来寻死么?

    可是紧接着他们就发现自己猜错了,刺客果然来了,而且人还不少,粗一看去至少有数十人,他们每人手中均持着一柄匕首,速度奇快朝着阿普罔而来,而且身形每每闪动间总有人惨呼落马,或咽喉,或胸腹,几乎都是一击毙命。

    阿普罔已经暴怒,这是宋人派来的刺客?难道真当我这前军大营为虚设么?他手一挥,立时分出五百护卫包抄过去。

    那些刺客并未骑马,只是他们脚下的速度竟然快逾奔马,兼且身形诡谲,在人海中穿插自如,五百护卫速度也很快,不多时便形成包围,可当他们刚起步冲刺时,却发现那些刺客竟然会飞。

    没错,真的会飞,刺客们在面对来势汹汹的骑兵包围时脸上没有半点惊慌之色,而是在骑兵即将冲至之时蓦的腾身跃起,如一只只大鸟般从他们的头顶飞跃而过,脚下甫一落地又朝着阿普罔而来。

    这下金兵们终于彻底慌了,阿普罔身边最后的那些护卫慌忙举起强弩,但那些刺客狡猾之极,行进间总混在那些金兵之中,他们能边走边杀人,可阿普罔的护卫们却不敢放箭,人这么密集,只怕未伤到几个刺客,自己人却会被误伤不少。

    只这么一迟疑间,已有小半刺客临近了身旁,阿普罔总算颇有大将风度,很是沉得住气,只是淡定从容地准备迎战。

    可是让他再一次没想到的是那些刺客竟然视他为无物,而是四散杀出,专找那些手持火把的开刀,只眨眼功夫,阿普罔身旁的火把已暗了大半,他这才恍然大悟,这些刺客原来并非要刺杀自己,而是要弄出自己被刺杀的假象好让正在攻城的大军自乱。

    “接着点火,我倒不信点火的不如灭火快!”

    可阿普罔的冷笑还未停,挂起的嘴角就僵在了那里,因为那些刺客忽然间又转了方向,将那杆高高竖着的大旗放翻在了地上,一个火把丢去,大旗瞬间燃起。

    “给我杀!一个都不准放过!”

    阿普罔几乎是嘶吼着叫出了这句话,这些刺客也不知是宋人从哪里找来的,身手竟然强悍至此,所以他一定不能将这些人放回去,必须杀尽!

    场中都是久征惯将,且配合默契,在阿普罔的一声令下之后迅速拉开了距离,数千人快速后撤,不多时已形成了一个圆,将那些刺客暴露在了中央。

    阿普罔看清楚了,刺客共有四十人,清一色劲装短打手持匕首,可让他奇怪的是这些刺客并不象宋人,而全都是一头寸许长的短发,显得格外干净利落,更让阿普罔奇怪的是,这些刺客虽然被围,脸上却不见一丝惊慌,反而只见一抹戏谑。

    为首一名刺客偏头对身旁伙伴嗤笑一声:“家主说若到这一步,金人必将自己缩成个蛋,还真的一点没说错。”

    那伙伴哈哈一笑,对阿普罔一扬下巴喊道:“喂,你爹没教过你打仗的时候别把屁股留给别人捅么?哦对了,这话也是咱们家主让我告诉你的。”

    “什么?”阿普罔盛怒之下刚要下令乱箭射杀这些刺客,可第二句话却让他悚然一惊,脑子里一个念头闪电般转过,突然脱口而出叫道,“不好,快快列阵!”

    刺客们齐声大笑道:“晚矣,晚矣!”

    一阵沉闷急促的马蹄声忽然出现在不远处,落入阿普罔耳中却如惊雷滚滚,没等他看清是哪路人马,就已听见一声声既熟悉又陌生的巨响。

    “砰!砰砰砰……”

    两侧杀出了一彪人马,人数不多,也就几百人,只是马上骑士全都手持着一柄让阿普罔和所有金人闻风丧胆的东西——火铳。

    一团团刺眼的火光闪过,外围的金军护卫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已成片成片的落于马下,阿普罔只觉眼前一黑,不敢置信地喃喃道:“神机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