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14章:我没打算问你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赵桓足足愣了有半盏茶的功夫才回过神来,他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张孝纯,不知说什么才好,按理说通敌叛国该当满门抄斩,哪怕张彬已死也改变不了结果,但是张孝纯为官清廉耿直,更是一力坚守导致太原未失,怎么都不该问罪到他头上.

    律法与人情该论哪一个?赵桓下意识地看向了徐子桢。

    徐子桢也没想到张孝纯会这么激动,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他为了国家大义竟然连亲生儿子都一刀砍了,这样的好官上哪找去?见赵桓的视线投来,倒是正合他意。

    他轻叹一声说道:“殿下,这些时日太原城被围,都赖张大人不分日夜身先士卒率众守城,要不是他,太原城内数十万军民怕是无一幸免,可惜虎父偏生了个犬子,竟做出通敌叛国的勾当,按大宋律法,张大人此番该当问罪,可眼下有个大问题,那就是金人刚退,咱们这儿就忙着砍知府脑袋,那不是让金狗看笑话么?而且看笑话事小,万一金人趁这机会又来强攻,到时候民心都散了,谁领大伙守城?太原一失,整个大宋北线将全面告急,这口大大的黑锅又该谁来背?”

    这话说得简单直接粗俗易懂,虽然在场的人都对徐子桢用黑锅这种形容词颇为不齿,但话糙理不糙,现在全太原军民只服张孝纯,哪怕是徐子桢在百姓心中恐怕也只是个客卿长老的位置,张孝纯一被撤,太原必乱。

    赵桓胆小归胆小,却并不笨,哪会不懂这理?当即顺水推舟点头道:“子桢所言极是,既如此,依你之见该当如何处置?”

    徐子桢暗赞赵桓够意思,张孝纯的处置办法他心里早有了数,既然太子发话,他赶紧接着说道:“我只是个草民,没什么见不见,不过太子看得上我让我说,那我就给个建议吧,张大人在太原时日久远很得民心,有他在城就在,既然如此那就罚张大人三年内不得升迁,殿下你看如何?”

    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三年内不升迁?那就是说张孝纯只要不犯大错,这三年内还是继续当他的太原知府?这怎么看都有点不问罪的意思啊。

    赵桓微一沉吟,竟真的点头应了下来:“好,此事孤准了,回京后孤自当向官家禀明,朝中若有异议孤一力承担。”

    张孝纯本就跪着,听见这话当即磕下头去,泪如雨下,颤声高呼:“罪臣张孝纯,叩谢殿下隆恩!”

    徐子桢等他磕完头过去将他扶起,招手叫来个护卫,让他把张孝纯先送回府里休息去,另外把张彬的尸首也敛起另行安葬。

    一场风波歇了下来,徐子桢将目光投向一旁的颜玉淙,这位金国女间谍此时正安静地窝在角落,萧弄玉在旁看守着,她的手脚都被琼英打伤,虽没断但一时走动不得,想逃也没法逃。

    徐子桢走到她面前站定,冷笑一声道:“颜姑娘,到了这份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么?”

    颜玉淙面无表情淡淡地道:“你想要我说什么?”

    徐子桢俯下身去托起她下巴,扫了一眼她的脸,嘴角忽然挂起一丝笑意:“我有很多话要问你,不过现在没空,回头我自会去找你。”说完对萧弄玉道,“把她绑上,找个屋让她呆着。”

    萧弄玉应了一声,将颜玉淙提起往后院而去,三绝堂手段众多,就算不用绳绑也跑不了她。

    天边渐渐亮了起来,说话间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徐子桢走回赵桓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赵桓连连点头,等徐子桢说完后咳嗽一声,高声说道:“尔等好好歇息半日,今晚孤亲摆酒宴以贺大捷!”

    底下一阵欢呼:“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场漂亮的守城大战落幕,以宋军极小的伤亡为代价就吞灭了金军的三万人,太原城外血流成河,尸首堆得遍地,百姓们无不欢欣鼓舞,纷纷带着吃食酒水涌去城头犒军。

    金军大营内的完颜宗翰却正在发着雷霆之怒,他不能不怒,这次的攻城在他的计划内不说万无一失,但也是胜算很大的,可没曾想到头来竟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当阿普罔发来求救信号时他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想都没想就派人去增援,只是当援兵赶至时却发现为时已晚,宋人已经撤离,速度很快,并且撤得井然有序,一千多看着象山贼似的骑兵先行,神机营将士个个倒骑战马缓速后退。

    金人都吃过神机营的苦头,见着他们手里端的火铳就止住了脚步,就算援兵有五千骑兵加一万步兵,可就这么贸贸然追赶上去肯定没他们的好果子吃。

    完颜宗翰很想杀人,几个时辰前战意昂然的三万前军说没就没了,统军副帅阿普罔和一众将领无人生还,打扫战场时没发现尸首,想都不用想,一定是被宋人掳去了。

    砰!

    整张案几被完颜宗翰踢翻在地,他的眼中怒得能喷出火来,几个随军参谋互望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左帅,宋人积弱已久,偶得小胜不足为惧,不如大军尽起全力攻城,必定……”

    完颜宗翰怒道:“还攻个屁!宋人新胜,士气正旺,若此时再攻必败无疑!”

    参谋们还待再说,完颜宗翰暴怒而起:“滚!都给我滚!”

    ……

    完颜宗翰在发怒之时,徐子桢却慢悠悠地晃到了后院,轻轻推开一扇房门。

    嘎吱……

    清晨的阳光斜斜地照射进了屋里,角落中蜷缩着的一个女子缓缓抬起头来,花容黯淡云鬓散乱,正是那个金国女间谍颜玉淙。

    见到徐子桢面带着邪笑站在门口,她的心中忽然一跳,有种不安的感觉升腾而起,她想不顾一切逃跑,可惜她现在根本动不了。

    那个扮作丫鬟的女人不知给她吃的什么东西,现在她浑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有,就连这么坐在地上也是极其勉强。

    “不必白费心思了,我什么都不会说。”颜玉淙强装从容,可声音中的颤抖还是把她出卖了。

    徐子桢抬脚走了进来,嘴边挂着诡异的笑容,回手将门关了起来:“我没打算问你什么。”

    颜玉淙一惊:“那你来做什么?”

    徐子桢嘴角扬起:“你猜?”

    一只大手在颜玉淙的瞳孔中渐渐放大,最终落在了她的脸上,并顺着脸颊缓慢轻柔地向下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