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16章:不是当恶人的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离了院子径直来到了高璞君的屋外,门从里边栓着,他也不敲门,索性来到窗边,轻车熟路地从窗口跳了进去.

    高璞君正在床上睡着,昨夜忙了一宿,除了徐子桢还去办了点“坏事”,其他人几乎都在休息,他脱去衣衫往床上一躺,靠着高璞君的后背,顺手搂住了她的纤腰,高璞君从梦中惊醒,刚要惊呼出声,徐子桢在她耳边说道:“借你屋睡会儿,我累了。”

    “你……”高璞君扭过头刚要说些什么,却看见徐子桢满脸疲惫,已经闭上了眼睛,而且她从徐子桢的脸上看到了一种从所未见的情绪,象是颓废,象是悲伤,又象是愤怒。

    从认识徐子桢以来,高璞君就几乎没见他有正经过,而今天这样的神情更是她第一次见,以她的机敏顿时明白过来,徐子桢有一份很沉的心事。

    徐子桢真的没做其他事,只是轻轻搂住高璞君的腰,只片刻功夫他就睡了过去,睡梦中的他不知见到了什么,眉梢嘴角都绷得紧紧的,间或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高璞君就这么任他搂着,近距离地静静看着他,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忽然一疼。

    徐子桢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能看得透,饶是以她高璞君天下第一才女的名头也一样,只是她知道,徐子桢的心里一定藏匿着太多太重的事,旁人所能见到的都是他狂妄不羁粗暴无耻的一面,就如她刚认识徐子桢时一样,可是他做出的事情却往往让天下人都叹服。

    高璞君看着看着渐渐痴了,鼻端嗅着徐子桢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她的手不由自主抚上了徐子桢的脸颊,轻声道:“既然累了,那便睡吧,我陪你。”

    ……

    一觉醒来时徐子桢才发现窗外日头已经渐渐西斜,算了算已经睡了四个多时辰,也就是八小时还多,他伸了个懒腰,却发现怀里还抱着高璞君,自己的脑袋兀自搁在高大才女的玉臂上,难怪这么舒服。

    “醒了?”高璞君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倒是柔声问了一句。

    徐子桢倒有些尴尬了起来,毕竟早上的时候就这么风风火火闯了进来,话也不说几句就躺了下来,还拿人家的胳膊当枕头。

    想到这里他赶紧坐起身来,讪笑一声道:“不好意思,早上有点儿神智不清。”

    高璞君也坐了起来,轻轻揉着胳膊,摇了摇头道:“无妨,以你那时的情绪确实不宜让人看见。”

    徐子桢愕然半晌,苦笑道:“真不愧是才女,我都没说什么就被你看出来了。”

    高璞君白了他一眼:“别以为长得帅就能挤兑我。”

    徐子桢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这话是当初他拿来调戏高璞君的,可今天却被她反调戏了,高璞君也在强忍了片刻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晚上还有一场赵桓设的庆功宴,算算时间已差不多,徐子桢起身就在高璞君屋里洗漱了一番,刚要趁着外边没人偷偷离开,却忽然想到个事,转身问道:“你有香粉吧?”

    高璞君不解道:“自然是有的,怎么?”

    徐子桢道:“往身上弄点儿。”

    高璞君虽然奇怪,但还是依言照做,刚在衣襟上洒完,徐子桢就忽然抱住了她,双手环着她的腰,低着头看着她的眼睛。

    “你……你要做甚?”高璞君心中一阵猛跳,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徐子桢忽然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如果我又无耻卑鄙下三滥了,你千万别当真,因为那一定是假的。”

    高璞君猛的抬起头看着他,良久之后认真地说道:“莫非在你心中我真不如水姑娘云姑娘那般信任你么?”

    徐子桢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放开了她:“跟你说话就是省事,好吧,是我的错,等事情消停了任你处罚。”说完转身离开了屋里。

    ……

    这一次他回的是自己的住处,里屋的床上正静静地躺着一个人,是颜玉淙,萧弄玉已经替她将衣衫穿好送了过来,虽然不知徐子桢究竟要做什么,但是萧弄玉却没问,因为她相信早晨时分徐子桢眼中流露出的那种哀伤与无奈是不会假的。

    徐子桢在推门的刹那脸上又挂起了那种邪恶的笑容,进了屋关上门,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轻笑道:“我这屋不错吧?通风透气采光好,关键还安静,不会有人来打扰。”

    颜玉淙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房梁,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徐子桢也不理会,一偏身坐到床边,伸手轻抚着颜玉淙的脸,笑道:“你就放心在这儿呆着吧,不会有人来为难你,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自然会护着你,当然,作为报答你只需陪我些时日便可,等我离开太原时便放你回去,你看如何?”

    颜玉淙还是不说话,但是眼中分明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她没想到徐子桢竟然真的会是这样的恶贼yin徒,表面上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私底下却是这般肮脏无耻。

    一股浓浓的脂粉味钻入鼻中,颜玉淙的眉头不禁皱了皱,这恶贼,早间轻薄了我还不够,竟又……

    她一直不做声,徐子桢也不在意,竟当着她的面脱起了衣服,等脱得赤条条后擦着身,随后慢腾腾地换了身干净衣裳,接着又来到颜玉淙身边,伸出手掌从她的脸颊缓缓向下,抚过胸口、腰腹,最后在她的翘臀上拧了一把,低笑道:“要不是太子和那么多人在等着,老子真想再办你一次。”

    徐子桢说完放lang地大笑几声,转身离去,只是当他出了屋关上门时,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而那种无奈的神情又出现了。

    妈的,老子真不是当恶人的命,演个戏都这么累。

    他狠狠地甩了甩头,大步出了宅子,来到上一次与神机营众人喝酒的那座酒楼,还没到门口时就见门外站了一大堆人,正翘首以盼地等着什么人,而那些人之中为首的竟然是赵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