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30章:为报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看着赵楦脸上的盈盈笑意,徐子桢的心猛的一跳,这一刻他恨不得什么都不管不顾将她揽入怀中。+,

    容惜容惜,你这么善解人意,叫我怎么舍得放弃你?

    卜汾的心结终于打开,众人也不再逗留,毕竟卜汾重伤方醒,精神兀自萎靡,只是徐子桢刚要走时却见卜汾对他使了个眼色,于是落在了最后,等所有人走后关上了门,来到床边坐下。

    “卜大哥,现在天大的事都不如你养伤要紧,什么话非得现在说?”

    卜汾沉默了片刻,神情严肃地说道:“兄弟,我……对不住你。”

    徐子桢失笑道:“就为跟我娘那点事?放心吧,我娘可没那么小心眼,我更不会把这放心上。”

    卜汾摇了摇头:“并非此事。”

    徐子桢一愣:“那是……?”

    卜汾缓缓说道:“兄弟,你可曾想过,为何我与你初识不久,便甘愿领众兄弟投入你麾下?”

    徐子桢道:“我想过,不过没想明白,我以为你们这年代的人都这么豪侠义气……”

    “这年代?”

    “哦,我的意思是你们西北道上的好汉。”徐子桢说完偷偷抹了把汗,一不小心又差点说漏嘴。

    卜汾轻笑道:“我便再义气也不会将数百兄弟的性命随意交与一个陌生人,我这么做,为的只是……报仇。”

    “报仇?”徐子桢顿时愕然,张口结舌片刻后豁然开朗,“我明白了,你想找我师父武松!”

    卜汾点了点头:“正是,那时确实如此想来着,不过不光武松,当时我想的是,所有梁山余孽我都要一个个寻到,并亲手宰了,以慰我父在天之灵。”

    徐子桢倒吸一口冷气,他当初还暗中取笑过卜汾的单纯,原以为这年头的人都是一根筋,几百兄弟说帮就帮,忽悠起来太容易了,没想到不是自己忽悠别人,反倒是别人把自己蒙在了鼓里。

    卜汾勉强抬手拍了拍徐子桢肩膀:“我承认,当初跟你回兰州确实是我动机不纯,但随后我却发现,跟着你一同闯天下未必便不是好事,至少兄弟你有颗胸怀天下之心。”

    徐子桢苦笑道:“所以你就没急着跟我打听我师父的事?”

    卜汾道:“你以为当初我父亲率众起义为的是什么?难道为自己当皇帝快活么?呵,还不是被那些狗官逼的,你在兰州一心抗夏,当时我便为你的英雄之气折服,千骑挡数万,这等豪气在如今的大宋天下可寻不出几人来。”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所以当时我便决定先随你拒敌,无论如何家仇与国恨相比还是该先搁置的。”

    徐子桢由衷赞道:“卜大哥,你果然是个分得清轻重的汉子。”

    卜汾笑道:“所以我要向你告罪,一直以来我都瞒着你,这不是兄弟间该有的事,况且现如今我已将报仇之念抛开了,也想明白了,我两家之仇皆因朝廷所致,即便我要报仇也只会寻赵佶老儿,与梁山再无关系,就不知你师父他们可会还惦记在心。”

    徐子桢哈哈大笑:“别人我不敢说,但我师父我还是了解的,他看着是个爽直的武夫,其实脑子比谁都好使,这些事咱们都能想明白,更何况是他?所以这点你大可放心,他就算心伤兄弟们也不会来找你报仇,你看我娘不也是么,知道你是方太子后也没抄刀子捅你吧?”

    卜汾将心中的秘密说出来后人也显得放松了许多,和徐子桢相对大笑了几声后又正色道:“兄弟,我知道你乃人中龙凤,康王殿下甚至当今太子都对你青睐有加,将来必不可限量,所以我方家大仇只怕还是该有赖于你才是。”

    徐子桢大奇:“怎么又赖我了?”

    卜汾笑道:“简单,你将来使劲当官,当个大官,把朝廷好好整治,只要把那些贪官赃官都灭了,百姓们都有好日子过,这便是等于替我报了大仇!”

    当官?徐子桢愣了一下,说实话他压根就没打算过要做官,现在他一心辅佐赵构,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从开始就将赵构的性情改变,而这个目的是根本无法对别人说的,包括卜汾。

    “行了行了,你赶紧歇着吧,三天后你要能起得了床就过来喝酒。”徐子桢不再多说,打了个马虎眼后就此离去。

    回去的路上徐子桢一直低着头沉思着,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卜汾与梁山众的恩怨算是暂时解开了,这是能让他高兴的地方,但是赵楦……面对赵楦的温柔与体贴,他再一次为即将要做的事感到深深的自责与愧疚。

    可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三流大学的学生,对眼下这段历史只知道一些皮毛大概,完全做不到能改变历史扭转乾坤。

    回到自己的屋外时他才猛然回过神来,自己屋里可还躺着个金国女间谍颜玉淙,还有一出重要的戏码要演。

    他收拾起心神推门而入,脸上又挂起了那种得意嚣张的笑容。

    颜玉淙依旧躺在床上,酷暑的温度让她的脸颊有些泛红,但却没有出汗,萧弄玉刚替她沐浴过,现在只穿着件亵衣平躺着,单薄的衣料将她的身材凸显无遗,一见徐子桢进来她原本睁着的眼睛就闭了起来。

    徐子桢坏笑着走了过去,俯身在她脖颈间深深一嗅,满脸享受地道:“好香……颜姑娘,看见我回来是不是有点儿失望呢?”

    颜玉淙并不睁眼,却冷冷地答道:“若你死了我才会失望。”

    徐子桢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笑道:“哦?难道你已经爱上我了?”

    颜玉淙猛的睁眼,一字一顿地道:“因为我要亲手杀了你!”

    徐子桢哈哈大笑,毫不介意地道:“只要你有那能耐,反正我是舍不得杀你,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可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哦对了,三天后的庆功酒你跟我一同去,到时我让你见识见识旁人对我究竟有多崇拜,或许你就会改变主意从此死心塌地跟着我,其实我对你的身手和身材还是很欣赏的,哈哈哈……”

    颜玉淙咬牙切齿地道:“你……休想!啊!”

    一声惊呼,徐子桢已脱去衣裳轻笑着扑上了床来,颜玉淙习惯性的咬着牙闭上了眼,但是她没见到徐子桢眼中藏着的那一抹无奈与黯然。

    对不起了,你就当老子是坏人吧,反正将来也不止你一个人这么认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