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35章:一步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割袍断义?

    在场众人无不大惊,柳风随与徐子桢的关系如何他们都很清楚,可是今天却竟然会闹到这般地步。∈♀,

    董寒书率先按捺不住,冲过来对董芙蓉喝道:“小妹,你……你这是在做什么?还不快去劝止妹夫?”

    董芙蓉冷笑一声:“我劝他?我与他自小青梅竹马,可苦苦等待了他十数年,到头来换得他一句只要徐子桢想要便让与他,他既未曾将我当个人看,我又何必管他死活?”

    “你!……唉!”董寒书一摔手,恨恨地扭过头去。

    刚赶进院子的卜汾挣扎着过来拉住柳风随,劝道:“兄弟,子桢这事是做得不地道,但你看梁山与方家的如此血仇咱们都能放到一边,这些事你又何必看不开?”

    柳风随摇了摇头:“卜大哥不必多说,我将徐子桢看作最可信任的兄弟,可他却将我一片拳拳之心踩于脚底,人知羞耻,如今他不知耻,便只有我走!”他说完来到琼英面前,撩袍跪倒重重磕了三个头,等抬起头时已是双眼通红泪落满襟,“娘,请恕孩儿不孝,待孩儿闯出一番天地时定会回来接娘,若不能……便只当未曾生过孩儿!”

    这番话重重地落在众人心里,每个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琼英更是愣在了当地,直直地看着柳风随,直到他起身飘然离去消失了踪影,她才猛的回过神来,大呼道:“节儿!你……”话没说完她已眼前一黑往前栽倒,还好扈三娘在她身旁,手疾将她扶住。

    柳风随就这么走了,没有丝毫预兆,那么突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徐子桢身上,而作为当事人的徐子桢却一脸轻松忽然没有半点忏悔之意,只是随意地耸了耸肩:“我都说了是酒后乱性,一个意外而已,他既然想不开就让他走吧,或许过些日子他就会想开的。”

    说完他笑嘻嘻地看向董芙蓉:“芙蓉妹子,你也别不高兴了,回头我选个好日子给你重下份聘礼,保证风风光光地把你娶过门怎么样?”

    谁知董芙蓉却一把将他手拍开,冷冷地道:“我说了,我如此做只为报复他而已,你莫以为我当真便是喜欢你,明日我便回鬼头峰去,继续当我的山寇,告辞。”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好好的一场婚礼却弄成这样的结局,这是谁都没想到的,水琉璃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怔怔地看着徐子桢,徐子桢笑嘻嘻地迎上前去,浑没有半点做错事的自觉。

    “你怎么也来了?这儿已经闹完了,走,咱们回房休息吧。”说完扭头对众人说道,“行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我还得去洞房呢,就这样。”

    伏在暗中的颜玉淙饶有兴致地看完这一切,眼珠一转轻手轻脚地往后退去,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中。

    柳风随走了,董芙蓉也走了,现在连徐子桢都走了,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可是没人留意到徐子桢在临走时偷偷对角落里的萧弄玉使了个眼色,而接着萧弄玉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了这里。

    燕赵狠狠一拍巴掌,说道:“这混帐小徐,怎么就干出这种事来了!”

    李猛已经哭红了眼,哽咽道:“师父怎么说走就走了?叔不是那样的人,肯定有误会,再多问问也好啊。”

    云尚岚胡卿苏三等人都各自沉默不语,她们打心底里不信徐子桢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高璞君微微皱着眉想着整件事,如果从表面上来看根本没什么奇怪的,就是徐子桢喝多了,然后色心大发做了错事,可是高璞君忽然间想起那日徐子桢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来。

    “如果我又无耻卑鄙下三滥了,你千万别当真,因为那一定是假的。”

    高璞君心中一动:莫非这也是徐子桢的一步棋?

    ……

    月白如洗,柳风随踉跄着在街上走着,微凉的夜风一吹将他的酒意彻底激了出来,看他现在走路的样子,恐怕只要是个孩童轻轻推他一下都可能把他放倒在地,可是他没有找地方歇下来,而是依旧固执地往前走着。

    他的牙关紧咬着,双拳紧握着,眼中满是愤怒,砰的一声他不小心脚下一软摔倒在地,但很快又挣扎着爬起身来,继续前行。

    颜玉淙将身形隐在暗处,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半个多时辰后柳风随来到了城门边,只是现在为时尚早,城门还没到开启的时候。

    柳风随没有立刻过去,而是找了个角落,也不顾地上肮脏潮湿就这么坐了下来,双眼通红抬头看着月亮。

    四下一片寂静,守城的将士离这里还有不少距离,颜玉淙再次确认了一下四周无人,这才缓步上前,来到柳风随面前站定。

    “柳公子,你要出城么?”

    “谁?”柳风随霍的站起身来,满脸戒备,月光下一张苍白俏丽的脸庞显露眼前,他皱了皱眉,“怎么是你?你……是趁乱逃出来的?”

    颜玉淙道:“不错,柳公子可是要叫人来将我送回去?”

    柳风随眉头一挑:“你逃不逃与我何干?”说完闭起双眼养起了神。

    颜玉淙低头看着他,说道:“今日之事我已全看在眼里。”

    柳风随神情似是一动,但依旧不睁眼,淡淡地道:“那又如何?”

    “不知柳公子欲往何处去?”

    “与你何干?”

    “柳公子可是想寻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日后再徐图复仇之事?”

    柳风随猛的睁开眼,冷冷地道:“仇自然要报,但我所为的并非徐子桢,而是我张家的血海深仇,这一点我并未搞混。”

    “张家之仇?”颜玉淙不解。

    柳风随冷笑道:“呵,看来你还不知,我本姓张,与我有仇的并非徐子桢,而是当今大宋朝廷,原本我以为跟着徐子桢能有一番作为,到时能改变某些事,但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若要报仇,靠不得旁人,还是须得凭自己,我这么说,你可听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