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41章:抓捕徐子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不在乎这些,只要有得吃就好,他拖着腿进了店里一屁股坐了下来,现在他已累得不想动弹了.

    店堂很宽敞,桌椅也很干净,但就是整个店堂里没什么人,看着很是冷清,苏三扫了一眼四周,眉头微微簇了起来。◇↓,

    王侍卫刚点了两个菜,忽然捂着肚子站起身来,和徐子桢告了个罪后急匆匆往后边跑去,徐子桢嗤笑道:“我说怎么急着找店,原来他自个儿想撇条。”

    话音刚落,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接着十几人从后边出现,每人手里拎着个大大的水桶,徐子桢虽然累极,但反应还是很快,伸手将苏三扯到了身后,一脚将身前桌子踢得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桌子摔得四分五裂,徐子桢还没来得及拔刀站起,就见那些人齐齐提桶泼了过来,瞬间将徐子桢和苏三泼得浑身湿透。

    徐子桢不顾眼睛睁不开,慌忙拉着苏三往后急退几步,一抹脸,发现泼来的只是清水,这才松了口气。

    “哈哈哈!久闻徐战神身怀唐刀火铳两大利器,不过看来你那火铳是点不起火了吧?”

    一个得意的笑声从堂后传来,接着刚离开的王侍卫又重回了进来,而那些拿桶的已全都将桶扔下,换上了一把黑沉沉的强弩,弩箭的箭头闪着寒光,稳稳地指着徐子桢和他身边的苏三。

    徐子桢心里一沉,暗骂自己还是大意了,这架势摆明了早有准备,可笑自己还一心想着赵佶会给他什么好东西。

    不过输人不输阵,徐子桢从不会让对手太得意,他瞥了一眼王侍卫,浑若无事地脱下衣衫绞了把水,问道:“排场这么大,至于么?不过哥们儿你胆子不小,敢造假圣旨糊弄我,也不怕掉脑袋。”

    王侍卫道:“圣旨自然是真的,不过你若是不去面圣,便是你忤逆圣意,掉脑袋的只怕是你。”

    徐子桢点点头:“想得挺周到,不错不错,只要我活不到见圣上,他自然不会管我是不是活着,只知道我没遵旨……看来今儿我不管说什么你都不会放我了是吧?”

    王侍卫道:“徐战神果然是聪明人,既然如此那便不要废话了,乖乖束手就擒随我走吧。”

    苏三不顾浑身湿漉漉,手攥熟铜棍跨前一步挡在徐子桢身前,喝道:“谁敢?!想抓他先把姑奶奶弄死!”

    王侍卫一声冷笑:“如你所愿。”话音未落手已抬起。

    徐子桢猛的将苏三拉到身后,瞪眼怒喝道:“她要伤一根毫毛你们就别想从我嘴里问出一个字来!”

    王侍卫的手僵在了半空,片刻后才笑道:“伤不伤她也要看你合不合作。”

    徐子桢把刀随手一扔,嗤笑道:“就知道这儿不是什么好地方,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欺就欺吧,赶紧的。”

    王侍卫眼看大功将成,也顾不得徐子桢的话里带刺了,强按着激动让人过去将徐子桢绑了,在绑成之前那些强弩依旧指着他,如临大敌,直到徐子桢被捆得再也无法动弹,连苏三也被绑了起来,他们这才欢呼出声。

    徐子桢早在苏州时就曾因杀了王黼的外甥沈宗维而被通缉追捕,可到头来却被他在天罗地网下逃脱,并且数日后在夔州城内出了桩血案,城内富商黄员外横尸家中,另有多名家丁同样身首异处,而杀人者竟又是徐子桢,并且还在墙上公然留字。

    这是对王法的挑衅,公仇家恨并起,王黼立刻又派人追查徐子桢下落,可是当他再出现时却已经到了西北兰州,还成了赫赫有名的战神,只是当徐秉哲领钦命前去抓捕时竟然又被他逃脱,堂堂少宰,国之右相,抓捕一个白身草民而已,竟然多次失利,这让王黼气得暴跳如雷。

    等他再听到徐子桢消息时,徐子桢却居然大摇大摆回了汴京,只是王黼怎么都没想到,这时候的徐子桢竟然有个神秘的身份,说是什么大金国少王爷密使,而且连开封府尹徐秉哲都言之凿凿地说那是真的。

    王黼是坚定的亲金派,这么一来他自然投鼠忌器不敢再动,于是放任了徐子桢又逍遥了好一段时间,只是前几天他忽然收到了一封密信,那是大金国右路元帅完颜宗望的亲笔,信中说了什么旁人无从得知,但是在王黼看完信后却立即给心腹下了一条密令,那就是——抓捕徐子桢。

    王侍卫脸上带着狞笑,提着一个布袋走了过来:“徐战神既然累了,不如先歇息片刻,到了地方我再叫你便是。”接着不由分说将布袋套上徐子桢的头。

    徐子桢想挣扎也挣扎不了,眼前一黑已被套了个结实,他刚开口要骂娘,却觉得后脑一记巨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三又惊又怒,她很想用力挣扎绑缚然后救出徐子桢,可是刚有动作就强忍了下来,现在不能惹恼这些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先乖乖认命,争取和徐子桢关在一起,然后一旦有机会能脱身时再说。

    王侍卫看了苏三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手间苏三也被蒙了头,和徐子桢一起抬出了这家小酒肆。

    ……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桢才从昏迷中悠悠醒转,在恢复神智的那一刻他只觉得后脑处剧痛难忍,他的双手被反绑着,摸不到痛处,但他能感觉到从后脑到后颈有一片微潮,明显是出血了。

    妈的,有种别让老子脱身!

    徐子桢暗骂了一声,然后细细辨别现在所处的环境,耳边传来阵阵车马辚辚声,身子也在微微摇晃着,看样子自己是在一辆车上,他又深吸了一口气,鼻端好像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嗯?这是……

    徐子桢低声轻唤:“小苏三,是你么?”

    耳边立即传来苏三焦急的声音:“是我是我,你醒了?没事吧?”

    徐子桢还没答话,却发现车停了下来,接着车厢被打开,有人进来将他抬了出去,徐子桢顿时住了嘴,凝神听着四周的声音,希望听出些蛛丝马迹来。

    抬他的人似乎进了一座宅子,走了半盏茶的功夫忽然又停了下来,耳边响起王侍卫的声音:“启禀相爷,徐子桢带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