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46章:鲁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一刻徐子桢的思维天马行空,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死后的情景,北宋还是沿着历史的轨迹变成了南宋,赵构当上了皇帝,岳飞出现,然后又被秦桧坑死,至于自己的那些红颜知己都将回归自己的宿命,一个个或守寡或改嫁或另觅佳婿,红颜最终凋零在这片混乱的天下。☆→,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桢忽然听到车外似乎响起一声尖锐的啸叫声,车厢外传来一记闷哼,听着象是阿济善的,接着马车似乎被什么挡了一下,砰的一声巨响,车厢被弹起了尺许高然后重重落回到地面,然后停了下来。

    车后传来随行兵士的惊呼喝骂声,刀出鞘的呛啷之声不绝于耳。

    莫景下猛的脸色一变,高声喝了一句徐子桢听不懂的话,车外没有任何声音,本该赶车的阿济善竟然没有回答他,莫景下猛的拔出刀蹿出车厢来到车辕上,只见阿济善已斜躺在了那里,身子半伏着一动不动,胸前露出一截长箭的箭羽。

    “怎么回事?”

    兵士中快步而来一个领军的将领,神色仓皇地道:“有……有敌袭!”

    莫景下脸上露出鄙视的神情,宋人就是这样,屁大点事就吓得不轻,不过是阿济善被冷箭射死而已,敌人的影子还一个不见,虽说可能是有人收到风声来救徐子桢,可到现在不出来很可能只有几个人而已,自己这边这么多人,有什么可怕的?

    “你,你你你,四处查探一下,其余人继续护车前行,莫去管他。”莫景下这时已经没了以往那猥琐的样子,而是一副冷峻的神色,沉稳有序地安排着现场,最后蹿到车辕上拿起缰绳和马鞭,又看了一眼死去的阿济善,眼里没有一丝怜悯与伤感。

    这个丑怪之极的契丹人是他在半路拣来的,只是看他性子老实木讷不通汉语,想着留在身边当个听话的狗也不错,说是徒弟其实和他没半分关系,现在死就死了,算不得什么。

    徐子桢醒着,他不能动,但是耳朵能听,苏三也睁大眼睛努力看向车外,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第六感告诉她是有人来救他们了。

    莫景下一伸手刚要将死去的阿济善掀到车下,可就在这时变故陡生,就在他的手刚伸出时,明明已经死去的阿济善忽然一翻身,出手如电将莫景下的脉门扣住,同时大吼一声:“动手!”

    这两个字铿锵有力字正腔圆,分明是标准的冀鲁官话,莫景下一不留神之下脉门被扣,顿时浑身力气被封住,半边身子一阵酸软再也动弹不得,但是心中却是大惊,眼睁睁看着阿济善坐起身子,冷冷地注视着他,那支箭也落到了一边,箭头圆秃秃的,分明是拗去了箭簇的道具货。

    而与此同时道路两旁忽然杀出十数个人来,清一色全是布衣短打劲装打扮,手中有持刀的有持剑的,却赫然是一伙宋人。

    这些宋人身手极好,从路边蹿出后飞快地扑向那队兵士,那些兵士久在景王府当差,身手胆魄早不如前,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胜在人多,而且谁都知道徐子桢有多金贵,要是把他丢了回去后谁都留不了命。

    那队兵士发一声喊齐齐迎了上去,抡刀与那些劫人的宋人对杀了起来。

    莫景下心中惊怒交加,脸上却不动声色,只看着阿济善,淡淡地道:“老夫还是看走眼了,阁下的契丹语说得还真地道,不知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

    阿济善手上一用劲将他拉过来,另一只手摸出段绳索来将莫景下双手紧紧缚住,嘴里说道:“你不必管我是谁,反正今日我不死就是你死,将来不会有再见之日。”

    说话间莫景下已被绑了个结实,阿济善将他随手丢在车辕上,一闪身钻入了车厢内,先拉过苏三的胳膊将她手上的绳索割断,又来到徐子桢身边,手掌一翻摸出颗滚圆乌黑的药丸,托着徐子桢的下颚将药丸喂入了他嘴里,低声说道:“前几日对不住了,若非如此瞒不过那几个贼子。”

    苏三虽已解缚却兀自怔怔地望着阿济善,从他进到车厢后苏三忽然发现这个身影似乎有些熟悉,象是一个自己极为亲近的人,可是那张脸却让她止住了念头,只是现在阿济善一开口,那口音让她顿时如遭雷殛,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鲁英大哥?是……是你么?”

    阿济善的动作猛然停住,片刻之后轻叹一声,背对着苏三缓缓点了点头:“是我。”

    苏三满脸呆滞,怎么都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她认识的鲁英俊俏儒雅,眼前这个“阿济善”却是丑得让人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鲁英没再说话,喂徐子桢服了药后就静静地等着,片刻后徐子桢感觉到胃里出现了一股暖流,渐渐的沿着四肢百骸延伸,暖洋洋的舒服之极。

    徐子桢的神智渐渐恢复了清醒,睁开眼看着鲁英,刚才他和苏三的对话都传入了徐子桢的耳中,而他也和苏三一样不知道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车外的厮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路旁出现的那些宋人和随车送行的兵士正在激烈交战着,鲁英的神色很淡然,似乎对车外的情形很是放心。

    果然,没多久工夫车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静止,车厢的帘布一掀,又进来一人,徐子桢不由得愕然,来的是个熟人,当初在真定府助徐子桢入地道救人就有他一个,徐子桢还记得他叫路青。

    “鲁大哥,都解决了。”

    路青进了车厢先跟鲁英交代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徐子桢,当他见到徐子桢那副惨状时不由得一愣,随即双目圆睁拳头紧握,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一字一顿地道:“王黼,你个老狗日!”

    鲁英站起身来拍了拍他:“先莫说这些,速速撤离,迟则生变。”说完对徐子桢笑笑,“徐兄,你安全了,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