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47章:两小无嫌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鲁英脸上那些烧伤的疤痕处都是紧绷的死皮,笑起来比别人哭都难看。》,

    苏三终于再也按捺不住,扑上前一把搂住他,哭道:“为什么会这样?是谁害你的?”

    鲁英将脸侧开了些,柔声道:“莫哭,我没事,回去我再告诉你,乖。”说着话将苏三轻轻推开,小心翼翼地抱起徐子桢往车外而去。

    就在他刚掀起帘子时,眼前忽然闪电般刺来一道寒光,寒光直指的目标正是他怀中的徐子桢,鲁英急切间避无可避,咬牙猛一转身,硬生生用后背挡住了那记攻势,同时一脚倒踢而出。

    扑哧!

    砰!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徐子桢亲眼目睹一截刀尖从鲁英胸前透出,而鲁英那一脚也将车外的人踢得倒飞了出去,在那一瞬间徐子桢看清楚了,偷袭的人正是被绑住丢在车辕上的莫景下。

    鲁英扑的喷出一口鲜血来,可兀自单手抱着徐子桢,另一只手死死抓住车厢,坚持着不摔倒下去,莫景下受了他含怒一脚,同样身在半空喷出一口鲜血,只是他竟然借着这股力倒飞出去,并在半空翻了个跟斗,最终远远落在地上。

    他望了一眼徐子桢,情知今天取不了他的性命了,那双昏花的老眼中闪过一道恨意,冷笑一声后不等路青等人追来就甩手丢出一颗弹丸,又是一股烟雾升起,就如在汴京郓王府时的情形一样,当烟雾散去时他的身形也消失不见了。

    莫景下究竟是什么身份,对徐子桢来说一直是个迷,他只知道这个老家伙很诡异,看着很猥琐,其实身手却极高,就象现在,本来他还被绑得结结实实,可不知怎么就被他解开了绑缚,还潜在车外给了他一记致命偷袭,要不是鲁英用身体挡住,恐怕徐子桢现在已经魂归黄泉了。

    “鲁英!”

    “鲁大哥!”

    苏三和路青同时一声惊呼,双双扑了过来,一个扶住鲁英,一个接过徐子桢,再看偷袭的莫景下早已不见了人影。

    车外那些救人的好汉们在鲁英被刺时已有反应快地冲了一半出去,这时已分头去抓捕逃走的莫景下去了,余下的人全都围拢了过来。

    鲁英被小心地扶着躺在车厢内,他的后心被刺了个通透,让徐子桢最不能接受的是这把刀竟然是他的唐刀,从他失手被擒后这刀就被收去了,最后落到了莫景下手里,原本他是要将刀送去真定给兀术的,却没想让他悄悄用这刀割断绳索,最终还伤了鲁英。

    苏三已经慌得乱了阵脚,眼泪如断线的珠帘不住掉落,鲁英不住咳嗽着,一口接一口地吐着血,显然是刺到了肺叶。

    徐子桢咬牙挣扎着从苏三怀中半坐而起,艰难地说道:“鲁兄,你……你何必如此?”

    鲁英的表情很痛苦,强笑道:“我已是个废人,但徐兄你却不同,以我残躯换你一命,很值。”

    徐子桢只觉心如刀绞,这不是第一次被人用命换下,苏州城有花爷,小张家沟有张暮,他眼睁睁看着朋友一次次地舍命救他,这种感受让他连死的心都有,这一刻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力,哪怕是耗尽生命,也要助赵构平定天下,驱逐金人!

    苏三已哭成了个泪人,她的父兄已经尽丧,如今已再没一个亲人,可鲁英与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她一向都将鲁英看作自己的兄长,可现在连这唯一的半个兄长都将离自己而去,她的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除了哭已经再说不出任何话来了,只一声连一声地叫着鲁英的名字。

    路青焦急地说道:“别说了,咱们赶紧走,马上去城里找个大夫!”

    鲁英艰难地抬手止住了他,笑道:“别忙活了,我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你们……咳咳,赶紧走,莫要让那些官兵收到风声杀回来,反害了徐兄。”

    话未说完他就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大口大口的血沫喷得胸前皆是,路青铁青着脸不吭声,徐子桢也不答应,苏三更是只知道哭,死命地抓着鲁英的手不肯放。

    鲁英见他们不理会,心一横反手握住刀柄,用力一甩抽了出来,鲜血顿时箭一般飚射而出,苏三吓得啊的一声尖叫,手忙脚乱地要去捂他的伤口,可这么一道贯通伤又岂是手能捂住的。

    “听我的,赶紧……走!”鲁英这一下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挣扎着把刀送到徐子桢手里,“徐兄。”

    徐子桢强忍悲伤点头:“我在!”

    鲁英一笑:“答应我,好好对三妹。”

    徐子桢只觉嗓子里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点头,再点头。

    鲁英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但他还是艰难地露出一丝微笑,把头转向了苏三。

    “三妹,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想……就想着将来娶你为妻,可惜……”

    苏三满脸惊愕,怔怔地看着鲁英,她从小都将鲁英看作是自己的哥哥,不论自己怎么淘气,怎么闯祸,在自己的父亲和兄长要责骂她时她总是躲多鲁英身后,这种习惯性的安全感已经维持了这么多年,可是直到现在她才刚知道鲁英的真正心思。

    鲁英缓缓伸出手来,想要最后抚摸一下苏三的脸颊,嘴中轻声吟道:“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吟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轻,鲁英的头一歪,就此停止了呼吸,而这首诗也停在了那一个字上,终究没能吟完,只是他那张已被毁了的脸上还带着微笑,眼睛也阖了起来,徐子桢的承诺让他放下了心中最后一份牵挂。

    “鲁大哥!”

    “鲁英哥哥!”

    “鲁兄!”

    凄厉的悲呼声直穿云霄,路青与车外的好汉们俱已是泪如雨下,苏三更是不堪,悲怆地尖叫一声后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徐子桢没有出声,但是他的拳头捏得很紧,牙关也咬得咯吱作响,一团怒火在胸中熊熊燃烧着,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这里,把伤养好,然后,给鲁英报仇!

    远处忽然一骑快马疾驰而来,还没到跟前马上就跃下一人来,急促地叫道:“快走,金狗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