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48章:太行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路青大吃一惊,这当口也顾不得悲伤愤怒了,俯身用力一掐苏三的虎口,嘤的一声,苏三悠悠醒转,一睁眼看见血泊中的鲁英,她眼睛一红又要哭,路青喝道:“金狗来了,要哭晚点再说。+,”

    苏三猛的回过神来,一伸手从路青手里接过徐子桢来,咬着牙道:“我来背徐子桢,你带上鲁英。”说完一掀车帘跳了下去。

    车外呼叫示警的也是熟人,是当初在真定一起救人的糜棠,他冷不丁看见车上出来了人,再一看竟是徐子桢,而且看他的样子萎靡之极,且浑身是伤,一怔之下随即勃然大怒,冲过来叫道:“谁把徐兄弟伤成这样的?老子宰了他!”

    路青也从车里跳下来,手中横抱着已然咽气的鲁英,冷冷地道:“自然要宰,不过现在没功夫,老棠你带路,进山。”、糜棠一转眼看见鲁英,顿时惊得呆若木鸡,竟愣在了那里,路青情急之下窜过来对他当胸一脚,砰的一声将他踢得倒飞了出去。

    “快走!有话呆会儿说!”

    糜棠摔在地上弄得很是狼狈,但也因此清醒了过来,他年纪比路青还长,自然分得清轻重,于是硬生生咬着嘴唇忍住了悲伤,红着眼跃上了马背。

    这时那些去追捕莫景下的好汉也飞快地退了回来,路青年纪虽小但显然比糜棠更冷静,只略一思索就有条不紊地分派着各人的任务,在场总共十几人,被他分成了几个小队四散而走,并且故意不将速度提起,为的就是吸引金人的注意,从而给徐子桢留个安全撤退的时间。

    一声呼哨后各人开始散去,糜棠就是本地人,对附近的山路没人比他更熟,于是由他带着路,路青苏三各抱着鲁英徐子桢跟在后边,一头扎进了茫茫太行山,就在他们刚消失在山峪内时,金人的马蹄声已经远远响起,出现在刚才他们逗留的地方。

    追来的金兵足有五百人之众,急速的冲刺将这片平原踩得尘土漫天,领队的是个谋克,在他身边的一匹马上赫然就是刚才退去的莫景下。

    莫景下的脸色惨白如纸,鲁英功夫不弱,那一脚至少踢断了他三根肋骨,并受了不小的内伤,他来到那辆被弃下的马车边,微微眯眼看了看各个方向,官道两个方向都能远远看到有少许烟尘飘扬,他当机立断地道:“兵分两路,你往东,我往南。”

    那谋克显然有些惧怕他,试探着问道:“莫先生,可要分些人入山去寻?”

    莫景下冷笑一声:“徐子桢的伤我比谁都清楚,山路难行,他若从南北两端逃出便回到了官道,自然又到了咱们眼下,可若沿山路西行……哼,除非有人抱着他步行数百里,不然他便要死在马背上。”

    “是!”那谋克不敢多说,立刻分出一半人来,交到了莫景下手里,一声呵斥后朝东追去,莫景下也不再停留,强忍着伤痛往南追去。

    徐子桢是四王子指名要拿的人物,绝不能让他逃去!

    ……

    糜棠不愧是地头蛇,带着路青苏三疾驰在狭窄难行的山路中仍不见减速,太行山巍峨绵延,地形极其复杂,后世的蒙古人就曾因这里的地形而延缓了吞灭南宋的脚步,包括再后来的日本侵华也没少在这里吃苦头。

    徐子桢没来过这里,现在终于能体会到蒙古人和日本人的痛苦了,这里简直就是一座天然的巨大屏障和迷宫,要不是糜棠带路,恐怕让他自己走的话不多会就得摔死在哪处山涧或是悬崖下。

    可是糜棠对这里的熟悉度还远不止于此,在几处眼看着没路的情况下他带着几人钻了进去,三拐两拐又绕上了另一条小路,就这么连走了大半个时辰后,众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幽静之极的山坳内。

    “先这里歇息片刻,金狗追不到此处。”

    糜棠说着话跨下马来,小心翼翼地从苏三背后接过徐子桢来,路青和苏三也下了马,四处望了一眼后没有说话,糜棠从小就在太行山里长大,他说安全就一定是安全了。

    这里说是山坳,其实是几座山峰中央的某个小谷,糜棠抱着徐子桢小心地往一旁走着,不多时来到一处山壁前,然后将徐子桢平放在地上,伸手撩去山壁上一片纠葛缠绕着的老藤,一个深邃幽暗的山洞出现在了眼前。

    糜棠又抱起徐子桢,说道:“这里是我自小玩耍的地方,从不会有野兽来,徐兄弟的伤不能再赶路了,须得赶紧歇息为好。”

    说话间他已走进了山洞,徐子桢还清醒着,强打精神看了看,果然是个好地方,进了山洞后是一片开阔地,洞顶很高,而且难得的是远端居然有个豁口,有光线从那里渗了进来,将洞内照得很是亮堂。

    路青和苏三也跟了进来,将鲁英的尸身平放在一块大石上,这时四人的神情都黯了下来,尤其是苏三,刚才就没能恸哭出声,满腔悲伤都被憋着,这时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徐子桢被放在另一块大石上,他侧过头看着鲁英依然如生的面庞,默不作声,只是眼中渗出了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

    糜棠路青眼睛通红陪在一旁,鲁英和他们是过命的交情,昔日好友忽然间殒命,这让他们都接受不了。

    苏三这一哭直哭了个昏天黑地,其间险些哭晕过去,小半个时辰后她渐渐收起悲声,抹了把眼泪咬牙道:“我问鲁英,是谁害他成这样的,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就……你们知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糜二人互望一眼,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拳头,最后路青沉声说道:“我来说吧。”

    他看了一眼鲁英被毁了脸,缓缓说道:“那次河北路义军商谈大事,不料却被人出卖,此事你们知道了吧?”

    苏三点了点头,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爹苏正南就死在那次事件中。

    路青接着说道:“鲁兄的脸就是在那次被烧成了这等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