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59章:修得正果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卓雅苍白的脸上升起一抹晕红,显得格外娇艳动人,但是她没有真的扑过来抱住徐子桢,依着她的性子就算四下无人都不会这么热情,更何况苏三和林芝都在这里。⊙,

    她无力地瞪了徐子桢一眼,看上去恍若无事地说道:“你醒了就好,我再去给你准备一副药汤。”

    “等等。”徐子桢叫住她,然后挣扎着站起身来,苏三和林芝慌忙扶住他走了过来。

    卓雅本已转身欲走,见他过来顿时一急,迎上去嗔怪道:“你才刚醒,又瞎动弹什么?还不快去睡下?”

    徐子桢脸色一垮:“我饿了。”

    卓雅象哄孩子似的哄着他:“好好好,你先回去躺着,我这就去给你拿吃的来。”

    “不要,这里一股药味,倒胃口。”

    “那去外边吃。”

    “外边风大。”

    “那你想去哪儿吃?”

    卓雅快抓狂了,她从没见过徐子桢会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徐子桢道:“去你屋里吃,要不我就不吃了。”

    “你……好吧。”卓雅被打败了,面对徐子桢的无赖她只能投降。

    卓雅的住处就在院子的另一侧,走过去也没几步路,徐子桢跟着她进屋后好奇地东张西望着。

    这就是吐蕃长公主的闺房?也太素了吧?整个房间不大,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摆设极其简单,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另外在窗边有张椅子和一个小茶几,此外再无别物。

    卓雅让徐子桢坐在了唯一的椅子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这里通常没人来,所以椅子都没多的。”说着她就要去外边再拿椅子。

    苏三止住了她,说道:“我回去睡觉了,好困。”说完打了个哈欠往外就走,并顺手将傻乎乎看着热闹的林芝也拎了出去,徐子桢的伤显然是治好了,又开始泡妞了,自己还留着碍眼干嘛。

    卓雅的脸又是一红,她自然看得出苏三的用意,可是不等她挽留,苏三已经和林芝跑了出去。

    “都是你!”她狠狠地瞪了徐子桢一眼。

    徐子桢也知道苏三为什么走,卓雅为什么害臊,不过他脸皮厚不觉得什么,只嘻嘻一笑。

    不多时下人敲门进来,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东西,卓雅接过来一一摆在茶几上,徐子桢看了一眼,没一样认识的。

    卓雅没地方坐,就这么站在一旁,舀了一碗看上去灰不溜丢的粥递给徐子桢:“这是雪莲粥,对你的内伤痊愈大有脾益,快趁热喝。”

    徐子桢纠结道:“没肉么?我都素了好些天了。”

    卓雅正色道:“我虽治好了你的内伤,也除去了你身上的毒,但你还是太过虚弱,近些日子吃不得荤。”

    徐子桢苦着脸道:“没荤没腥的……这么多我是吃不光了的,你跟我一起吃吧。”说完不等卓雅拒绝,猝不及防地抓住她一只小手往怀里一带。

    卓雅惊呼一声,却不敢挣扎,怕打翻了手里的雪莲粥,那可是她珍藏很久的上品雪莲。

    徐子桢一手搂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捉住她拿勺的手凑过去喝了一口,赞道:“好喝!”接着又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卓雅嘴边。

    卓雅哪肯轻易就范,可试着站起来时却发现已经动不了了,徐子桢的胳膊就象在她肚子上生了根似的,自己又不敢用力太猛,怕挣得他伤势发作,一咬牙只得忍了下来,就着徐子桢的手喝了口粥。

    徐子桢大乐,伤员果然有特权,于是趁热打铁,和卓雅你一口我一口的将盘中的食物一样样吃着。

    “这个好吃。”

    “咦?这是羊奶做的么?”

    “我靠,这东西怎么咬不动?”

    卓雅已经没了脾气,将徐子桢嘴里一块东西拿了出来:“这是给你擦嘴的布……”

    徐子桢愕然,随即哈哈大笑,卓雅忍了片刻也终于笑了出来。

    一顿甜蜜的午餐终于吃完,卓雅又挣了挣,无奈地道:“现在可以让我起来了吧?”

    徐子桢点点头,却忽然双臂环抱住她站起身来,卓雅又是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抱住徐子桢的脖子,紧张地道:“你……你伤还没好。”

    “那你答应我现在就去躺着,不然我就抱你过去。”徐子桢低头看着卓雅笑嘻嘻地说着,但是显然他的伤势还没恢复,只这稍一用力额头上已挂出了冷汗来。

    卓雅慌忙点头答应:“好好好,我答应你,快放我下来。”

    徐子桢这才将她放了下来,甫一松手自己也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喘着粗气道:“还好你够苗条,要换成是阿娇那小肥妞我估计就撑不住了。”

    卓雅奇道:“阿娇是谁?”

    徐子桢对床努了努嘴:“躺下,我给你慢慢说这阵子发生的事。”

    卓雅逃不得,也不敢逃,只得乖乖地挨到床边躺下,一张俏脸早已如红布一般,她躺下后就拉过被子盖着,两只手死死揪住被角,紧张万分地看着徐子桢。

    徐子桢不禁哑然失笑,搬了椅子坐到床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都伤成这副德性了,你还怕我怎么你不成?”

    卓雅低头不语,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徐子桢心中暗乐,这位长公主心性单纯,调戏她有种难言的快感,他想了想,或许这就是当初自己时不时会欺负她一下的原因。

    可惜现在不是时候,身体不争气……徐子桢暗叹一声,轻轻说起了和卓雅从大名府外分别后发生的那些事。

    卓雅本还困倦万分,但这时的困意早已一扫而空,徐子桢又本是听评书长大的,讲故事自有一套本事,讲到惊险处时卓雅不时发出惊呼,讲到好笑处又惹得她咯咯娇笑,其中包括太原城外的几战,有自己被赶到绝路落入河里又侥幸不死遇见扈三娘,然后就此认了个娘,还多了个小肥妞妹妹阿娇。

    再往后就说到了徐子桢向水琉璃求婚,这件事徐子桢没瞒她,反正日后总会知道。

    卓雅起初听见时眼神略微一黯,可慢慢的越听越好奇,最后说完时轻叹一声,嘴角却挂着微笑,轻轻地说道:“琉璃妹妹也算修得正果了。”

    徐子桢忽然说道:“你何必羡慕她,你不是也修成了么?”

    卓雅愕然,脸颊又刷一下红了个透,吃吃地道:“我?我什么……什么修成了?”

    徐子桢一本正经地道:“昨天我让芝儿念的那诗就是在当众向你求婚,你不理我就是拒绝,可你开门了,那不就是答应我的求婚了么?喂,你是公主,不能赖皮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