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76章:今冬明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知道自己这新宅子很大,但没想到会这么大,云尚岚带着他转了好久都没将整个宅子转完。

    这里不是新建的,也不知以前是哪位大佬建了准备享受的,现在归了徐子桢,宅子里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应有尽有,若是不知底细的人进来,或许都会以为这是在江南,而不是荒凉的大西北。

    徐子桢对此很满意,也许是因为穿越来这年代后首先到的苏州,所以对这样的风格情有独钟,只是宅子太大了也不好,对此徐子桢就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这屋也太大了,老子要半夜起来撒个尿都不知得走多久才找得到茅房。”

    不过吐槽归吐槽,他的心里其实还是很美的,想想刚才吩咐徐玄把这儿换小点就有点后悔了,大就大吧,谁爱说谁说去,留这么一套超大别墅,以后没事带全家来度假都挺不错。

    又逛了一会后徐子桢停了下来,他实在舍不得让云尚岚再走了,这宅子估摸着全部走完都差不多赶上去顺州的路程了,现在小岚岚可是有了身孕,别走出点意外来。

    众人回到正厅,各自坐了下来,徐子桢这一趟走下来才发现徐玄果然是个人才,从云尚岚嘴里得知,整个耀德城从外围的规划到城墙的修葺,全是他一手包办的,云尚岚说是这里的主母,可实则没动什么心思。

    更让徐子桢感到满意的是宅子里现在的布置,徐玄已经早一步布置完毕,从门窗到家具,再到被褥碗盏器具全都换成了新的,看着就是个奢华的新房。

    众人就此住进了这座宅子里,这晚徐子桢没有睡好,人生头一次当爹,虽然云尚岚才刚怀孕不久,离孩子出世还早得很,但他已经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天在李公公的催促下徐子桢无奈地回了兴庆府,公主出嫁非等闲之事,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了,才刚回宫徐子桢就被叫进了一间屋里,上了整一天的课,教课的还是李公公,说的是那些繁冗的大夏礼节。

    直到日沉月升,徐子桢才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那间小黑屋,李公公带着他来到一个小院里,说是在成亲之前他都不得乱跑,这让生性属猴的徐子桢难受之极。

    接下来在熬过了又一个百无聊赖的日子后,婚期终于到了。

    这天大清早徐子桢就被叫了起来,一群太监宫女围着他给他打扮,披红挂彩,绣球白马,和寻常新郎并无两样,徐子桢虽然已成过两次亲,但这次是他人生第一回正经当驸马,也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

    只是这次的婚礼在他看来殊无新意,因为上次为了剿灭萧家,牟迪英就曾假娶过李珞雁,徐子桢虽没看全整套过程,但也看了有一小半。

    老规矩,先是接了公主去祭祖,那座高塔前的礼台上站着今日的唱礼官,却是枢密使牟先亭,这个面子可算是给得太足了,因为如今的大夏国除了把持朝政的二皇子李仁孝外,牟大人的身份算是最尊贵的,可见李氏王朝对徐子桢的看重。

    一应礼节全走完,已是午时都过了,仪仗将徐子桢和李珞雁接回宫里,一路上竟然不乏有百姓沿路欢庆。

    徐子桢虽然在金城关一战斩杀了不知凡几的西夏儿郎,但那时的情况不同,百姓们都知道那些儿郎是被萧家指使而去,只能算是冤死,徐子桢虽然算是宋人,是敌人,但随后为大夏百姓铲除了萧家这颗大毒瘤,实在是功德无量的举动。

    ……

    河北路,真定府,金军右路大帅府邸中。

    完颜宗望靠坐在椅中,脸色苍白,并不时伴有剧烈地咳嗽。

    兀术面有担忧地站在一旁,看了看兄长,暗叹一声,又看向了下方站着的一人。

    下方站着一个年轻的军官,俊美儒雅,神情却冷峻之极,赫然是一怒之下投奔金营的柳风随。

    宗望端起茶盏浅啜一口,微笑道:“柳公子,本帅准备挥军南下,直取汴京,不知你可有何高见?”

    柳风随站在那里,眼皮都没动一下,只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好。”

    兀术追问道:“柳兄,你在徐子桢身旁时日颇久,不知他可曾说过什么?”

    柳风随不答反问道:“你可知徐子桢为何留在应天府?”

    兀术道:“这我倒是知晓一些,不是被王黼李邦彦等人逼去的么?”

    柳风随用一种讥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徐子桢狡猾如狐凶狠如狼,他真不想走谁能逼得了他?”

    宗望与兀术对视了一眼,两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答案。

    “哦?那又是为何?”

    柳风随道:“因为徐子桢说过,汴京必破,留之无益。”

    宗望和兀术眼中同时闪过一道异彩,齐声问道:“徐子桢可曾说过何时被破?”

    柳风随嘴里吐出四个字来:“今冬明春。”

    宗望沉默了下来,屋里静得只有他的咳嗽声,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四弟,替我传各军头领,商议南征!”

    柳风随忽然抬起眼皮,认真严肃地说道:“攻汴京之日,让我领前军。”

    宗望兀术均看着他不语,柳风随顿了顿又补充道:“以我项上人头担保,届时取赵佶赵桓来见。”

    “好,一言为定!”宗望眼中露出一抹喜色,拍案而起。

    柳风随走后,屋里又恢复了宁静,片刻后兀术问道:“二哥,你真决定要南征么?可是你的身体……”

    宗望摆摆手:“为兄也知自己时日无多,所以才要趁早将汴京取下。”

    兀术慌忙道:“不不不,小弟并非这意思。”

    宗望笑道:“你我兄弟,自幼便是最亲近,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意思,不过我意已决,待拿下汴京后我便告病休养,到时右路军便交由你掌管吧。”

    “二哥,我……”兀术语塞了,不是因为他感动或是伤感,而是因为宗望这么相信柳风随的话让他联想起了别的事来。

    柳风随的投奔不象是假的,因为不光是颜玉淙的回报,连天罗其他人报来的消息都是这么说的,由此可见徐子桢与柳风随的反目不是假的,只是对于徐子桢半仙之说他一直都抱以怀疑。

    直到柳风随说了一句话,那是投奔见到他时说的。

    “徐子桢说过,右帅将有大病,活不过明年此时。”

    柳风随投奔来时宗望尚未有病,直到半月之后才忽然被诊出患了痨病,当郎中战战兢兢说出这事之时,兀术终于彻底相信了,徐子桢,真的是半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