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84章:读书人能干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屋外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雅间的门被砰的一声推了开来,两个满脸酒气的书生正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拧着眉头往屋里扫视,最终将视线落在徐子桢身上。¢£,

    一个清瘦的书生戟指喝问道:“方才那话是你说的?”

    徐子桢听出来了,这是那个哭完了笑的,好像是姓李,他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紧不慢地道:“是我说的,怎么,觉得不爽进来找我打架?”

    “你……”姓李的书生顿时被噎住。

    另一个书生象是喝得更多,摇晃着走进屋来,打量了一眼徐子桢,却见他头无冠带身穿一件皮袍子,长得倒是清秀俊俏,却看不出是哪里人,他迟疑了一下问道:“这位兄台,我等兄弟闲谈可未惹到你吧?未何出言辱我?”

    徐子桢抬起眼皮看了看他:“我说了个事实而已,怎么就辱你了?”

    这个书生也噎住了,而姓李的却回过了神,怒目喝道:“你是哪国人?不穿儒衫着皮衣,莫非是金狗同党?”

    徐子桢嗤笑一声:“老子是宋人,怎么,穿个狗皮袄子就是金狗了?何况这是狼皮。”

    门外已有越来越多的书生聚集了过来,雅间门小挤不进,他们就堵在门外,一个个恶狠狠地瞪着徐子桢,苏三二话不说抄起棍子跳了起来,当的一声将棍子杵在地上,喝道:“吵什么?要放屁轮着来!”

    乱哄哄的场面瞬间静止了下来,那些书生何时见过这么剽悍的漂亮姑娘,顿时全都傻了眼。

    徐子桢慢悠悠地站起身来,指了指最先进来的两个书生:“嫌我说话不好听?你们连狗皮狼皮都分不清,好话歹话都辨不明,不是幼稚是什么?”

    也许是那根熟铜棍黄灿灿的太耀眼太吓人,书生们没人再敢大声喝骂了,最多只是拿眼神瞪着徐子桢,那个姓李的书生顶在最前头,壮起胆子喝道:“那……那你倒说说,我有何幼稚?”

    他一开头,身后的读书人又有了胆气,三三两两喝问了起来,但那声音总归还是比之前弱了一线。

    “就是就是,难道精忠报国便是幼稚么?荒谬!”

    “你若说不明白今日便别走了!”

    “你说你是宋人我们便信么?谁知你是不是金狗……”

    苏三再次将大棍子朝地上一墩,啪嚓一声,坚硬结实的一块青砖竟被砸出了几道裂缝,那些书生再次禁声,脸色发白面面相觑。

    徐子桢朝苏三摆了摆手,回头对那些书生笑道:“你们要去汴京见圣上是吧?好,那你们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么?”

    几个书生兀自嘴硬:“无论是何结果,我等是必得见到圣上才罢休的。”

    徐子桢嘿然一笑:“得了吧,不出意外圣上都不知道你们这么回事,你们就稀里糊涂地死了。”

    “你胡说!”

    “怎么可能?”

    徐子桢不理他们,继续说道:“然后你们到了地下见着你们的祖宗,他们问:‘孙子,你娃不好好念书下来搞毛?’,你们只能回答:‘孙子想见圣上,想上言抗金,然后就来这儿了’。”

    众书生愕然,全都住了嘴。

    徐子桢嗤笑一声手指虚点着他们:“抗金?见圣上?你们以为你们是谁?朝里也不是没个正经好官,连他们都无能为力,你们能干嘛?嫌我说得难听?老子那是心疼你们的小命,一群书呆子跑去皇宫,门都没进就被王黼他们那帮鸟人宰了,抗金?金狗现在就是他们的爹,你们让圣上去干他们爹,他们能不宰你们?也不拿脑子想想。”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挤在门口的书生们全都默然了,他们是书呆子不假,可当今朝堂上那些佞臣奸贼他们不是不知道,徐子桢说的这些话虽然粗鄙不堪,却字字在理,原本他们说那些话都是凭着酒劲与一腔热血,可现在被徐子桢一盆冷水当头浇下,顿时让他们清醒了过来。

    徐子桢也是趁着酒劲说了这么一番话,这时见书生们都冷静了下来,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你们想抗金这是好事,可你们是读书人,读书人能干嘛?将来是可以当官为百姓谋福祉的,打仗那是武人的事儿,凭什么用你们的命去顶?”

    姓李的书生抬头抗辩道:“难道我等读书人便视国难于不顾么?”

    徐子桢道:“谁说不顾?抗金终究是会抗的,仗还是会打的,所以眼下你们该做的不是去找皇帝谈心,而是该想想自己能为国家做点什么,光凭热血冲动去抗金?恐怕连金狗的腿毛都没见着一根就下去见祖宗了。”

    有书生忽然大声道:“当初太祖陛下言愿与士大夫共天下,且大宋律法又有不杀士之规,你说我等去求见圣上会遭不测,我不信!”

    徐子桢笑了:“不信?你当六贼名头是假的?苏州知府温大人公正廉明爱民如子,最后落得个撤官查办,雍王爷高家满门忠烈武勇过人,现在也被六贼排挤得天天在家遛鸟抠脚丫子……”

    林朝英听到这里忍俊不禁扑哧笑了出来,徐子桢一本正经地说着说着就会蹦出些希奇古怪粗鄙不堪的形容词,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着这么说话的。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喝:“放屁!你小子才天天在家抠脚丫子,你全家都在家抠脚丫子!”

    众人无不愕然,齐齐转身,只见大厅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老者,须发花白,但是精神矍铄,这时正吹着胡子瞪向雅间里的徐子桢。

    林朝英一阵无语,果然还是自己见识少,世间竟然还有和徐子桢同样说话风格的,而且还是这么一把年纪的。

    徐子桢一愣,随即又惊又喜地迎出门来:“雍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来的老者赫然是雍爷,不过他对徐子桢的迎出还是没什么好脸色,别过头哼了一声。

    徐子桢拍了拍手大声道:“各位,这就是我大宋朝的中流砥柱雍王爷,赶紧过来见见哈。”

    众书生大惊,慌忙过来恭敬地行晚生礼,雍爷本想给徐子桢摆个脸色,没想到这小子来这招,无奈之下只得强打笑脸挥手示意,可那些书生行完礼还没完,一个个围着他七嘴八舌问起了当今朝廷抗金之事。

    雍爷大感头疼,回头瞥见徐子桢正偷笑着,不由得被气得笑了出来,眼珠一转大声说道:“抗金之事你们与其问我不如问……他!”说着手指一抬点向了徐子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