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86章:用哄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雍爷满不满意?简直太满意了,虽然这份信物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更兼有些奇怪,可却是别出心裁。◎,

    据他所知徐子桢虽然能文能武,但却极少作画,以他手中那股强大的情报网也只知道徐子桢曾画作一幅给温娴,此外再没有听闻。

    所谓物以稀为贵,徐子桢的诗词已经有了名声,画作却是寥寥,现在特地给他作上一幅那可是极有面子的事,并且画旁还注着岳父泰山小婿等字样,可说是绝无仅有的。

    而最让他激动的当属那阕词,短短数十个字,完全说出了他现在的心境,前半阕让人读之心潮澎湃激动难捺,后半阕又让人为英雄垂暮而感伤,雍爷明知这是徐子桢的马屁,可这个马屁拍得太贴心了,让他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可是徐子桢接下来那句话却让他差点跳起来,不满意就添两撇老鼠须?臭小子竟敢威胁我?

    雍爷一瞪眼就要发作,眼前却自行脑补了一下自己脸上多两撇老鼠须的样子。

    不行,伟岸瞬间变成了猥琐,这绝对不行!

    “你敢!”雍爷压低声音道。

    徐子桢佯装从怀里摸炭条,悠悠地道:“那你表个态呗。”

    雍爷憋着气道:“满意,老子满意,行了吧?”

    徐子桢朝他身后努了努嘴:“那就行,开工吧。”

    “你……臭小子,算你狠!”雍爷表面上恶狠狠的样子,其实心里终究还是得意的,画让他满意,词让他满意,最满意的是徐子桢已经答应回去就提亲了,于是他兑现承诺,转身对那帮看呆了的书生笑道,“诸位,本王这贤婿选得如何?”

    书生们终于回过神来,满腔情绪瞬间爆发,一个个激动万分地过来给雍爷道喜,给徐子桢行礼,他们都是大宋朝读书人之中的尖子,要把他们折服不是件容易事,但徐子桢这幅画和这阕词却将他们全都震得五体投地。

    徐子桢挂着笑脸一一回礼,只觉脸颊都快僵了,赶紧暗中踢了踢雍爷。

    雍爷回瞪了他一眼,这才轻咳一声说道:“诸位,本王有几句话要说,不知可愿一闻?”

    “自然自然!”

    “晚生洗耳恭听!”

    “雍王爷请!”

    雍爷脑中快速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正色问道:“国难当头,不知诸位愿捐三尺之躯抑或是独善其身?”

    书生们顿时炸了起来,纷纷叫道:“晚生愿投笔从戎,哪怕战死沙场也好过当亡国之奴!”

    “正是正是!”

    雍爷抬手虚按了按:“我大宋从不缺少热血儿郎,你们就是,本王自然是知道的。”

    这话一出众书生才安静了下来,雍爷接着话风一转说道:“可是你们投笔是简单,从戎又能干什么?冲锋陷阵跟金狗玩命?”

    书生们面面相觑,有人说道:“我……我可以去军中参谋。”

    雍爷嗤的一笑:“参谋?你读过多少兵法?打过多少次实仗?”

    那人顿时没声了。

    雍爷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说道:“如今国势危急,我大宋天下如今缺的不是治世能臣,而是御敌勇将。”说着他指了指刚才说话那书生,“你说得没错,你们是能去当参谋,可这参谋绝不是读过几本圣贤书就能当的,你得学过!”

    书生们又面面相觑了,大宋朝各州府有学馆有武馆,却没见过有专教兵法的,如今大宋那些会打仗带兵的将领要么是武将世家,要么自学兵书,可随便是谁都是从无数次实战中慢慢琢磨而来的经验。

    雍爷见时机差不多了,正色说道:“尔等可听闻应天书院改作了文武学院?”

    书生们一个个点头,但有人提出了疑问:“应天书院非我等想去就能去的。”

    雍爷回脚踹了徐子桢一下,低声道:“该你了。”

    徐子桢暗骂了一声老狐狸,脸上却挂起一抹亲和力十足的微笑,拱手说道:“现在是,但将来就未必了,我回去就找太子殿下喝茶去,跟他谈谈书院的改制,想来不用多久你们想去就能去了,只不过我估计一场考试还是要的,你们去的话早做准备的好。”

    书生们发了一会呆,随即齐声欢呼,应天书院他们向往已久,可那里是正经的国子监,哪是寻常人说去就去的。

    如果换作是别人说刚才那番话,恐怕早被他们喷了一脸口水,但徐子桢不是一般人,他和康王赵构甚至太子赵桓关系菲浅,坊间传言他把右相王黼的外甥炸成了焦炭也照样没人拿他怎么样,所以他们现在已经深信,可能不需要多久他们就能进这间他们梦寐以求的学堂。

    读书人都是牛脾气,用硬的不行,只能用哄的,徐子桢和雍爷一搭一档将这几十个书呆子哄了回去,而且他们互望了一眼,都决定了回去就用这样的办法再哄其他书生,总之要保汴京城内的读书人越少越好。

    书生们退去了,徐子桢他们也已酒足饭饱,雍爷知道卓雅和阿娇的身份,本不想再打扰她们休息,不料徐子桢却没打算放过他,把他单独拉到了自己的房里。

    刚关上门徐子桢就一脸不快地说道:“雍爷,您不厚道。”

    雍爷奇道:“老子哪儿不厚道了?”

    徐子桢道:“我问你,我刚进京兆府你就摸来了,就算老猫找咸鱼都没你这么快吧?说,你的情报网布置了多少?有多少人手?”

    雍爷愕然:“你小子,居然在惦记我这个?”

    徐子桢不说话,只用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雍爷嘿嘿笑着也没立刻回答,同样看着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就这样看了半柱香时间,忽然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徐子桢想都不想吐出四个字:“韬光养晦。”

    雍爷又追问:“然后呢?”

    徐子桢沉吟了片刻,眼中闪过一道坚毅之色,这回只说了两个字:“灭金!”

    雍爷眼睛瞪得如铜铃,张着嘴巴呆滞了半晌,猛然间一拍桌子:“好。”

    徐子桢道:“好什么,给不给您倒是表个态啊。”

    雍爷嘿嘿一笑,走到窗边屈指在窗棂上轻敲了三下。

    笃笃笃!

    徐子桢不解其意,正要开口,却见窗子忽然从外被推开,一个黑影如幽灵般钻进屋来,单膝跪倒在雍爷面前。

    “罗吉拜见主子。”

    雍爷摆摆手:“来,见见你的新主子徐子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