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87章:天机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对于一个忠心耿耿的下属来说,没什么比主子将他送人更让他寒心的了,可是罗吉却没有丝毫不快,甚至没有犹豫地转身朝着徐子桢单膝跪下,恭敬地道:“罗吉拜见主子!”

    徐子桢赶紧上前扶起,然后借着灯光细细打量了一下,只见罗吉身形瘦小,脸色略见苍白,或许与常年躲在暗中有关,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偶然一抬眼皮便象有一道精光闪过。√∟,

    高手!

    这是徐子桢的第一感觉,转念一想,雍爷是何等人物,能暗中护在他身旁的又怎会是庸人?

    他双手齐伸扶起罗吉,认真地道:“我不是让雍爷把你送我,而是这阵子人手不够把你借来帮忙而已,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罗吉依旧垂眉低目恭敬地说道:“主子便是主子,规矩坏不得。”

    徐子桢张了张嘴:“呃……”

    雍爷昂着头道:“老子的人可不象你小子那么不懂规矩,你劝也没用。”

    徐子桢道:“我不是那意思,我想问……其他人呢?”

    雍爷差点呛到,气呼呼地一甩袖子:“怎么着?你还想让他们全来你这屋?也不怕把屋撑塌了,妈的,睡觉去!”说完头也不回出了门,砰的一声将门狠狠摔上。

    徐子桢刚哎的一声,就听罗吉说道:“回主子的话,夜影共有一百二十一人,分布在各处,一时难以聚集齐全,主子若想都见一面,属下可传信召来。”

    “不用不用,我就问问。”徐子桢连连摆手,说完撇了撇嘴,“夜影?这是雍爷给起的名字?”

    “是。”

    “这名字太挫了,得换换。”

    罗吉嘴角扯了扯,垂手站在一旁没有作声,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显然也对雍爷的取名本事有些不以为然。

    徐子桢摸着下巴想了想:“唔,一百多人,还是有点儿少,得扩建编制,就冲五百去吧,名字么……明面上的有神机营,你们就叫天机营吧,以后专职给我打探各路消息。”

    “天机营……”罗吉低声重复了一遍,复又单膝跪地,“是,罗吉遵命!”

    “起来起来,说了不用跪,耽误事儿。”徐子桢只得又把他扶起,想了想问道,“这样吧,你先给我说说天机营兄弟们的情况如何?”

    “是!”罗吉点了点头,垂手站着细细说了起来。

    从他嘴里得知,天机营,也就是之前的夜影那些人,是近几年雍爷暗中从各地笼络来的好手,而这所谓的好手指的是飞檐走壁暗中潜藏的那套,再说细一点,其中有过半是从各地牢营之中找来的,都是曾因偷盗犯事而被捕的。

    徐子桢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好像以前在哪本小说里见过这样的情节,没想到现在自己碰上了,一想到牢营他自然就想起梁山好汉们也有不少经历过牢狱发配等糟事,比如武松,比如林冲,比如宋小黑。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罗吉的脸,苍白却光洁,没见有刺字的痕迹,一时忍不住问道:“你们这儿发配充军什么的还刺字么?”

    罗吉的嘴角又扯了扯,回道:“此乃大宋律例,自然是要的,属下乃是孤儿,自幼蒙雍王爷收养,因此不曾牵扯过牢狱之祸。”

    徐子桢顿时大为尴尬,不过同时也放下了一颗心,刚才把雍爷气跑了,没来得及找他问问这罗吉的底细,不过现在听说是雍爷养大的,也就是养子,那就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他亲手给罗吉倒了杯茶算是赔了个不是,接着又问了问这个新建的天机营大致的情况,便让罗吉先去休息了。

    金兵连大名府还没打下来,暂时没什么用得到他们的地方,回头有机会把人聚齐了见见,顺便这些日子也能想想有什么后世的东西能教他们些。

    精兵强将攻城掠寨是要的,但暗中的情报工作也是不可忽视的嘛!

    这一夜徐子桢睡得很香,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太过疲惫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则是撞天运得到了雍爷培养多年的这么一支情报队伍,那可是千金都换不来的宝贝。

    第二天早上李猛将他从好梦中叫醒,洗漱后来到一楼用早餐,徐子桢打着哈欠坐到桌边时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昨天当着那群书生的面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虽说应该是成功劝说他们不再前往汴京,但同时也把自己的行踪暴露了,而这里是京兆府,府尹贺正彰是开封府尹徐秉哲的好友,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说起来应该也是王黼那条线的。

    按理说贺正彰知道自己在这里后应该来找麻烦的,可奇怪的是到现在也没见他有任何动静。

    “难道他把老子给忘了?还是王黼没告诉过他要拿老子的命?”

    徐子桢正在疑惑间,却见雍爷施施然从外边走进来,一屁股坐到了他身边,斜睨了他一眼道:“想什么呢?还不快吃?门外一大拨人等着你小子呢。”

    “一大拨人?”徐子桢吓了一跳,刚要发问时雍爷却把他按回到坐位上,但又不说话,闷头喝起了面汤,稀溜溜的一脸享受样。

    徐子桢心里奇怪,不过看雍爷这么泰然自若的样子他也只得闭嘴,乖乖地吃着早饭,吃完后雍爷嘬着牙花子去大厅里坐了下来,徐子桢和李猛卓雅等人回房收拾了行李,等回到大厅时吓了一跳。

    大厅里不知什么时候满满当当的站了一队官兵,全副甲胄手持兵刃,徐子桢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来到雍爷身边,刚要开口却听雍爷说道:“走吧,还等着王黼来抓你不成?”

    徐子桢指了指官兵:“那这些伙计……”

    雍爷白了他一眼:“当然是老子的人,要不然贺正彰那王八羔子昨儿晚上就来找你麻烦了。”

    徐子桢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一直以为自己的行踪很隐秘,却没想到全都在别人的掌控中,还好雍爷的消息比谁都早都准确,这才先一步赶来和自己见面,想到这里徐子桢又惭愧又感激,要不是雍爷有心,恐怕自己早就尝到骄傲自满的苦果了,或许现在已在赶往汴京的囚车里也说不定。

    他心里正想着囚车,没想到刚出客栈大门就真的看见一辆,车里有一个披头散发神情萎靡的中年人,徐子桢好奇之下凑近了一看,却惊愕万分。

    “这是……京兆府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