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88章:我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雍爷背着双手走过来,冷哼道:“可不就是他么?京兆府尹贺正彰,老子说过,早晚收拾这王八羔子。√∟,”

    徐子桢隐约记得上次雍爷是说过这话,那时他还不知道这个猥琐老头是雍王爷,只以为他那句话是因为差点被贺正彰的衙役打到而发,没想到伏笔留到了现在。

    雍爷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别瞎琢磨,老子没那么小气,这王八蛋是王黼的走狗,跟徐秉哲是穿一条裤子的……哦对了,徐秉哲已经在天牢等着他了。”

    徐子桢一愣:“我出去也没几年功夫啊,怎么就弄出这么大手笔来了?”说到这里他忽然醒悟,压低声音问道,“是太子的手段?朝里有大动静了?”

    想想应该没错,这个时间点该是赵佶为逃命把皇位传给赵桓的时候,一朝天子一朝臣,赵桓再怎么废物也会提前做点准备,比如把六贼先废了之类的。

    雍爷却没搭话,嘿的一笑摇头晃脑地道:“天机不可泄露!”说着自顾自上了车,在垂上车帘的时候又回头说道,“老子得回京复命,你就自个儿回应天吧,这百人队够护得你周全了。”

    徐子桢心里忽然一松,雍爷回京了,也就是说提亲一事又能缓缓了,不然回应天他是打算先娶温娴的,忽然又多一个怎么弄?这儿可不比西夏吐蕃,两边的君主都依着自己。

    可他嘴边的笑容刚扬起,雍爷又从帘子里探出脸来:“老子去去就来,算算也就比你晚到个七八天,够你准备了,这回可不准再拿幅破画糊弄老子了!”

    徐子桢的嘴角不禁扯了扯,伸手叫道:“破画?那你还我!”

    话音刚落雍爷又垂上了车帘,扬长而去。

    徐子桢一阵胸闷心塞,七八天准备?意思是等他回应天府就跟高璞君拜堂?

    望着雍爷和囚车渐渐远去,他咬着牙恶狠狠地道:“准备个屁!妈的,把老子逼急了掉头回西夏!”

    阿娇听见跳了过来:“回西夏?好啊好啊!”

    徐子桢一巴掌推开她的脑袋,没好气地道:“好你个头,几个老婆等着我呢,你当老子是陈世美么?”说着回头喝道,“都好了没有?走了!”

    阿娇摸着脑袋喃喃道:“陈世美?谁呀?”

    ……

    数天之后终于回到了应天府,徐子桢望着不远处的城门,不由得一阵唏嘘,上次离开应天时还不过是初夏,现在却早已入秋,梨儿娴儿巧衣她们几个月不见,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想想有点后悔,都是自己太过鲁莽才会中了计,结果不小心弄死了秦松被迫逃离,所幸有雍爷赵构等人暗中护着自己,就连太子赵桓也出了力,才算将这事按了下来,其实这么想想赵桓这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比他爹赵佶会做人。

    想到这里他已经想不下去了,因为城门已到,护送他来的那一百官兵也停了下来,这些都是雍爷的府中亲兵,将来自然也是徐子桢的自己人,领队过来询问:“姑爷,咱们没有调令不得全部进城,我带十几个兄弟送您入城吧。”

    徐子桢收回思绪,回身笑道:“不用不用,兄弟们这一路也辛苦了,我要先回家看望我家娘子去,你们也请回吧。”

    领队一愣:“雍王爷说让我们送您去知府衙门,见着康王殿下小人才能回去,您这……”

    徐子桢摆摆手:“我就想先回去见老婆,要不然先去了衙门就全城都知道老子回来了,那还有屁个惊喜?你说是吧?回去就这么跟雍爷说,他不会为难你。”

    领队迟疑了一下只得应道:“这……是!那小人告退了。”

    百人小队转身离去,没有惊动城门口任何人,徐子桢看看四下无人,跳下马钻进车里,把马交给了林朝英骑,他自己则坐在车里,连同李猛也被他拉了进去。

    既然是惊喜,那自然不能被人发现,要知道他这张脸在应天府还是有些名气的。

    进了城后林朝英找路人问了问路,一行人不露声色地来到了谢馥春的店堂地址。

    现在已是黄昏,正是寻常人家准备晚饭的时候,但谢馥春却依旧门庭若市,不时有人在店内进进出出,有上了年纪的中年妇人,也有才至及笄的玲珑少女。

    林朝英瞪着双大眼睛惊讶道:“早听说应天府谢馥春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兴隆。”

    身后传来一个不以为然的声音:“就这还不够,将来我会让这名头响遍天下的。”

    “啊?”林朝英愕然,只见徐子桢从车里走了下来,头上一顶皮帽子压得很低,将脸遮去了大半,完全看不出来真面目。

    徐子桢微微掀帽,视线转向了前方,谢馥春的这家店他也没来过,当初让巧衣和宝儿帮着张罗到一半的时候他就闹出了人命官司,被逼逃离了应天府,几个月过去了,这里的生意好得连他都有些意外。

    这里是一条颇为繁华的街道,不远处是一个高高的牌坊,上边写着三个大字:凤临坊。

    徐子桢很高兴,巧衣和宝儿的办事能力不错,这地方不论从布局还是大门朝向甚至是地名都让他大为满意。

    他定了定神,复又将帽子压低,抬脚往店里走去。

    梨儿,巧衣,你家官人我回来了!

    店堂内的人比门外街上的还多,放眼望去都是些妇人女子在挑选着脂粉,而更多的则是围在一处,试着那个初现应天府不久的希罕物——睫毛膏。

    徐子桢站在门口,视线扫了一圈,才扫到一半就发现了莫梨儿。

    莫梨儿还是如以往那般穿着身寻常的衣裳,发髻上插着根碧玉簪子,这时正站在柜台内书写着什么,整个人看上去娴静温婉,就如同一朵洁白无暇的梨花,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恨不能伸手轻抚一番,却又怕惊了她。

    徐子桢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了,梨儿比之前瘦了不少,下颚变得尖了,脸颊也瘦削了,愈发显得楚楚可怜,江南女子的特点在她身上一览无遗。

    就在这时莫梨儿手中的笔忽然停住,她仿佛感受到了徐子桢的目光,浑身轻轻一颤,缓缓抬起头来,在满大堂的人群中毫无错漏地将视线落在了徐子桢身上。

    啪嗒!

    那支笔落到了柜台上,墨水溅上她胸前衣襟,可她却恍若不觉,眼中瞬间升起一团雾气,随即眼眶变得通红,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

    徐子桢只觉嗓子里象被什么噎住了似的,只勉强笑了一下,嘶哑着声音道:“娘子,我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