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92章:历史的轨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回过了神,背着手环顾一圈,问道:“秦大人就打算在这儿跟我聊人生谈理想?”

    饶是秦御史才思敏捷学富五车,也对徐子桢的说话方式有点跟不上趟,好半晌他才明白过来,轻咳一声侧身相引:“徐公子,请屋内看茶。+◆,”

    徐子桢也不客气,大喇喇走进屋坐了下来,不多时秦管家奉上一杯香茶,随即转身退了出去,并将屋门关了起来。

    四下寂静,屋里只有秦桧与徐子桢两人,徐子桢啜了口茶水,抬头说道:“秦大人这次来找我是要我给你家兄弟偿命么?”

    秦桧摇了摇头,脸上不见丝毫愤怒之色,只是淡淡的说道:“舍弟任性妄为行事莽撞,死在徐公子手里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徐子桢没想到这大奸臣会这么客气,又问道:“那是……替王黼给他外甥索命?”

    秦桧道:“沈宗维掳劫民女讨好金人,徐公子将他除去实乃大快人心之举,会之钦佩之至,更不须说什么索命了。”

    徐子桢这下按捺不住了:“那秦大人让人等着逮我是为了什么?总不会真的只请我喝酒这么简单吧?”

    秦桧笑了:“徐公子说笑了,会之诚心邀约公子一谈,又何谈那逮字?”

    徐子桢不再问了,甚至索性挪了挪屁股坐得更舒服些,翘起了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桧。

    和读书人说话就这点不好,文绉绉的太不爽快,要等他把话引入主题真得急死,还不如不说话,等着他着急,让他先入题。

    果然,秦桧在片刻的冷场后有些按捺不住了,干咳一声问道:“听闻徐公子与太子殿下私交颇深,不知可有此事?”

    徐子桢点点头:“对。”

    秦桧本还等着徐子桢再说些什么,可是徐子桢只说了一个字,然后依旧是看着自己不说话,脸上的神情分明是带着几分戏谑的,象是猜透了自己的意图一般。

    他眉头微皱,象在考虑一个极重要的问题,良久之后一咬牙说道:“徐公子,会之有一事相求,望公子能应允。”

    终于入题了!

    徐子桢心里暗笑,其实他也迫切地想知道秦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脸上还是装作一副淡然的样子,点了点头道:“秦大人太客气了,说不上求不求的,我能帮一定尽力帮你就是。”

    这话说得很滑头,能帮的一定尽力帮,至于能不能这个概念还不是他徐子桢自己说了算?

    秦桧却象没听出个中玄机,反倒是眼睛一亮,站起身来先是长身一揖,徐子桢被吓了一跳,大奸臣忽然行这么认真的礼,这是要闹哪样?

    只听秦桧极其严肃认真地说道:“金人无信,擅自撕毁盟约再度南侵,想我大宋泱泱大国,若举全国之力相抵,区区女真蛮夷部落又怎会是敌手?”

    徐子桢在脑子里努力将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脸上还是不动声色。

    秦桧忽然叹了口气:“公子当初力拒夏兵于兰州,威慑金兵于太原,热血壮怀铁骨铮铮,实乃我大宋男儿之楷模,只是如今朝中百官无一人能比公子之气节,金人已将兵临城下,竟无人思量御敌,反倒是一片求和之声,不思保家卫国,甘愿委身为奴,可悲,可悲!”

    说到这里他一把抓住徐子桢的双手,诚恳热切地说道:“会之厚颜,请公子谏言太子殿下,金人区区部落贼寇而已,若全力击之,彼必败退。”

    徐子桢听得瞠目结舌,眼睛瞪得如铜铃,嘴巴大张着,不可置信地看着秦桧。

    这段话的意思他算是听明白了,先是一大番马屁劈头盖脸而来,接着话风一转装可怜,最后居然是让他去劝说太子赵桓,为的竟然是……抗金?

    这是秦桧?这真是史上第一奸臣秦桧?这小子居然主张抗金?难道是因为老子的出现而导致历史有了变化,秦桧成了好人,岳飞当了奸臣?

    秦桧见他不语,还以为徐子桢在考虑,赶紧又说道:“若公子应允,会之当再求见康王殿下与开平王高王爷,请他二人于朝中首领主张抗金,到时必然……”

    徐子桢一抬手打断他的话:“你的意思是叫我去让赵桓抗金?”

    秦桧听他直呼太子名讳,不禁吓了一跳,但随即又面露喜色,这不正说明徐子桢和太子的关系不一般么?

    “正是!”

    “你还想去找七爷和雍爷在朝堂上主张抗金?”

    “正是!”

    “哦。”徐子桢连问两句后就没了声音,坐在那里低头摆弄着手中的茶盏。

    秦桧等了一会见没有后文,忍不住又问道:“徐公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徐子桢一口喝干杯中茶,将茶盏放了下来,干脆直接地回了两个字:“不干!”

    “这……”秦桧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答案,一时竟傻了眼。

    传闻中徐子桢虽是西夏驸马,但身为宋人一直与金人相抗对敌,而且热血铁骨从不妥协,秦桧本想着来找徐子桢谈这事,本应该一谈即合,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回绝了,而且回绝得这么干脆直接,不带半点回旋余地。

    徐子桢心里冷笑,找赵桓谏言?老子吃饱撑的,赵桓是什么德性他早就清楚了,懦弱无能经不得吓,就算暂时硬着头皮答应了抗金,到时候哪里被破了城他还得找金人和谈去,那又有什么必要呢?

    再说了,赵桓和他爹赵佶一样,除了皇帝什么都能做,这样的人要是再掌控大宋天下,迟早还是一个败落,与其这样不如还是按原计划,汴京该破还得破,靖康该难还得难,如今的天下已经烂得不成了样子,索性让他烂下去,到时候重建一个崭新的南宋……哦不,是强宋就是了。

    徐子桢站起了身来,拍了拍秦桧的肩,语重心长地说道:“秦大人,谢谢你让我见识到了一个真实的秦桧,但是要知道,历史的轨迹是无人能改变的,你不能,我,也不能,告辞!”

    说完他转身出了屋,扬长而去,丢下一个满头雾水的秦桧站在原地,嘴里喃喃地重复着:“真实的秦桧?历史的轨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