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93章:补请喜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直到徐子桢走到了院子里,秦桧才如梦初醒,紧追而出大声叫道:“徐子桢,你便如此就走么?”

    徐子桢停下脚步回头道:“秦大人还有什么指教?”

    秦桧显然是不死心,咬了咬牙说道:“方才还有些话我未说明,舍弟之死其错在他,但其罪还在徐公子你,我虽可不理会此事,但秦家上下两百余人却未必肯就此放过你。↑,”

    徐子桢眉头一挑:“威胁我?”

    秦桧只当没看见他的不快,接着说道:“会之想与公子做个交易,若徐公子愿入京劝说太子殿下,那会之便允诺秦家从此不提此事,如何?”

    “不如何。”徐子桢根本不买他帐,秦家怎么了,不就是靠个李邦彦么?赵桓登基后六贼一个个都没好下场,早晚的事情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他背着双冷冷地注视着秦桧,说道:“秦大人,太子那里我不会去说,你秦家爱怎么就怎么,老子若是怂一下就是你秦家的种。”

    秦桧眯起眼睛咬牙道:“你当真以为有康王殿下保你便能肆意妄为么?”

    徐子桢淡淡地道:“我没把秦家当回事,是因为秦家的气候已尽,包括你家妹夫,至于你秦大人,将来必定会视我为眼中钉,咱俩早晚都是敌人,所以我更没必要跟你客气,言尽于此,没酒我就闪了。”话说完他转身就走,只是走了两步想想又停下来转身道,“秦大人,有句话送你,不知你爱不爱听。”

    秦桧强忍怒意道:“愿闻其详。”

    徐子桢笑了笑:“现在的你很不错,希望你能保持初心,虽然我知道这不大可能。”说完再不多说半句,大笑着离开了这里。

    秦桧的眉头紧紧皱起,徐子桢与他没谈多少话,但是几个关键词却被他记在了心里。

    历史的轨迹,真实的秦桧,保持初心……

    徐子桢,他究竟在预示着什么?

    ……

    徐子桢回到家里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算算从离开到回来也就过了一个时辰,刚一进正厅就见厅里早已坐满了人,除了跟他回来的扈三娘卓雅林家姐妹之外,原本在应天府的高璞君莫梨儿寇巧衣水琉璃等人也全都等急了,让他感到诧异的是温承言和温娴也来了,另外还有顾仲尘和钱同致等人,整个大厅已经坐了个满满当当。

    “少爷回来了!”

    “徐大哥!”

    “子桢!”

    众人见他回来纷纷凑了上来,七嘴八舌问他刚才的情况,徐子桢赶紧一一安抚,按着礼数先向扈三娘报了安,然后来到温承言面前行礼:“岳父大人,小婿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温承言听他叫自己岳父大人,又自称小婿,一怔之下欣喜万分,温娴则是俏脸羞了个通红,阿娇忽然在人群中冷不丁来了一句:“徐子桢什么时候这么懂礼数了,太阳莫非打从西边出来了?”

    众人无不哈哈大笑,紧张的气氛也随之烟消云散。

    徐子桢故作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但很快自己也笑出了声。

    扈三娘这才开口问道:“子桢,方才秦家唤你过去所为何事?可有不妥?”

    徐子桢道:“没什么不妥,好得很……大家都还没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我快饿扁了。”

    莫梨儿慌忙吩咐下人将酒菜端上,刚才她回家已经张罗起来了,这时刚做好不久,菜都还热腾腾的。

    不多时就在这正厅里摆下了酒菜,都是自己人,也没那么多讲究,男的女的都坐着,开了几个大桌。

    徐子桢象是饿鬼投胎似的大口吃着,众人也不催他,就这么静坐着等他,没一个人动筷子,徐子桢吃了片刻后抬头发现这一幕,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得讪笑着停了下来,抹了抹嘴说道:“真没事,秦家找我不是为讨命,而是想讨好我。”

    “讨好?”众人无不愣神,他们已经知道这次来找徐子桢的是御史中丞秦桧,秦家如今的主心骨,被徐子桢宰了的秦松正是他的亲弟弟,可怎么会是来讨好而不是讨命,徐子桢有什么值得他去讨好的?

    徐子桢想了想,将秦桧与他的对话拣精要的说了些,反正在场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可避讳的。

    他说得很轻松,但别人却是越听越心惊,劝说太子抗金是正事,是大事,可是他们谁都没想到徐子桢竟然会拒绝,在他们的认知里徐子桢可绝不是这样的人。

    徐子桢从大家的表情上猜到了他们的想法,笑着说道:“抗金是必须要抗的,但和太子没什么关系,和他秦桧更没关系,别的不能再说,再说就泄露天机了。”

    所有人都知道徐子桢有预知天下事的能耐,虽然都对这事好奇,但徐子桢这么说了他们也不敢再追问,只有林芝睁着一双天真的眼睛问道:“哥哥,那个秦大人主张抗金,不是好官么?为什么你不肯搭理他呢?”

    徐子桢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因为搭理了也没用,首先赵桓就算答应了也不会卖力抗金,其次……秦桧将来必定投金卖国,我没趁今天这机会宰了他都算客气的了。”

    众人无不愕然,秦家虽然恶迹累累,但秦桧的名声却一直不错,至少在朝中是强硬的主战派,与王黼之流截然不同,可是徐子桢今天却这么说,让他们觉得难以置信。

    接下来无论他们再怎么追问,徐子桢就再不说半个字了,只说些在吐蕃西夏的见闻和一路上的趣事,正说得热闹时徐子桢话风一转,说道:“那个……我在吐蕃已经和卓雅订了亲,另外在西夏也接了两门亲,一个是玉屏公主李珞雁,还有一个是西夏望族云家的千金云尚岚。”

    众人愕然,随即大声鼓噪了起来,徐子桢又成亲又订亲的,可是他们却都不知情,更别说喝喜酒了,钱同致燕赵之流是闹得最欢的,纷纷跳起来叫着要徐子桢补请他们喝喜酒。

    徐子桢站起身笑着道:“别急着闹,喜酒自然少不了你们的,趁着今天人齐,正好我说个事。”他说到这里离开座位来到温承言身前,认真恭谨地行了一礼,说道,“岳父大人,我与娴儿订亲已久,想于近日与她完婚,不知岳父大人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