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96章:徐大才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有种调戏小姑娘的恶趣味,本不想就此放过墨绿的,可刚踏过状元桥就见前方黑压压到处是人,他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钱同致嘿嘿笑着推了推他:“走啊,停下来干嘛?”

    徐子桢这时候才看清,那黑压压一片的全是学院的学子,前边大半都是男的,让他惊奇的是在左侧靠女院方向的小半竟都是女的。

    这可是希罕了,他在应天书院也算混过一段日子的,除了社日之外就没见女学们有这么正大光明走出来的时候,而现在居然都凑在一起象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似的。

    他糊里糊涂地跟着众人往前走,刚过桥来到那片平地上,只听有人惊喜地叫了一声:“来了来了,果真是徐子桢来了!”

    徐子桢有点发懵,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象是小时候看的黑白片里的英雄,腰间挎着双枪,外套披在肩上,英姿飒爽威风凛凛,走到人前大手一挥:“乡亲们,我来了!”然后乡亲们一拥而上,酒水猪头肉连番端上来……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才惊觉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人都没了,高璞君温娴连同燕赵钱同致等人全都闪到了一边,连林芝也被苏三捂着嘴拖到了身旁。

    徐子桢还没开口,就见那一群学子忽然呼啦一声全都长身一揖拜了下来,顿时把他吓得差点跳起来。

    “哎你们……”

    话刚说个开头,就见那些女学也同样裣衽作礼亭亭下拜,这下徐子桢彻底晕菜了。

    应天书院是个什么地方他再清楚不过了,要说以前凭他在社日时作的那首曲那阕词忽悠到了一批粉丝的话,已经算是书院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卖弄风骚之举了,可今天放眼望去不知道多少人,差不多该是全书院都来了,怎么才会让这些心高气傲的骄子们竟然对自己行这么整齐恭谨的礼呢?

    “哈哈哈!徐子桢,你可算是回来了。”徐子桢正在手忙脚乱不知所措间,书院院长蒋济与老夫子顾易一同出现了。

    徐子桢对这二位长辈还是极为尊敬的,赶紧上前见礼,然后心有余悸地低声问道:“蒋院长,顾先生,这场面闹得……干嘛呀这是?”

    二人相视一笑,顾易先生笑呵呵地道:“你还不知么?如今你徐子桢已名列应天书院新五大才子,且位列其首!”

    徐子桢又惊又喜,自己有多少分量自己还是清楚的,就这水平还能当才子?而且还是个首?老子要去当山贼倒能当个匪首。

    他赶紧回身对那群学子们还礼,忙不迭地说道:“诸位兄弟姐妹,咱们都是同学,别动不动行礼,我胆小经不得吓,有话好好说哈。”

    站在人群之前的顾仲尘笑着叫道:“徐兄,你如今乃是应天才子之首,如何受不得我等一礼?”

    徐子桢气急败坏地叫道:“胡扯!谁给我安的才子名头?站出来,看我不打他屁股!”

    底下女学们红着脸吃吃偷笑,可是接下来发生了一幕让徐子桢目瞪口呆的情景,所有学子不论男女全都往前站了一步,连同蒋院长和顾易先生也不例外。

    “你……你们……”徐子桢已经语无伦次了,这帮书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居然把老子安上个才子名头,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蒋院长走上前笑呵呵地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子桢我问你,何为才子?”

    徐子桢茫然,才子这个词究竟什么意思他也不懂,他想了想回道:“至少坑蒙……哦不对,是琴棋书画四样都得精通?可我达不到这标准啊喂!”

    “谁说你达不到?”蒋院长难得有这样好的兴致,掰着手指说道,“先说琴,那次社日你所奏之曲不知你自己可还记得,不过院内诸学子可都不曾忘记,要知道开院至今能以一曲动人听闻催人泪下且几近过半的,你属第一人。”

    徐子桢挠了挠头,那天的梁祝让一半的人都哭了么?老子拉琴拉得入神,都没细看,早说嘛,要是当时偷偷去找几个漂亮女学谈谈心,那不就是顺水推舟的事么?浪费时机浪费时机!

    顾易先生接过话头:“若说到书,在场或有才气不低于你者,但若论才思敏捷出口成文,老朽至今未见能及子桢你者!”

    这话把徐子桢说得老脸着实一红,顾易先生当初在苏州就见识过他的“本事”,脱口而出一首藏头诗,看起来是挺吓人,可才思敏捷那是因为他念的都是抄来的,可偏偏说穿不得,只得忍着臊默认。

    这时高璞君也站了出来,眼中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道:“本来无人知你徐子桢能画,但那日我无意中见到温妹妹闺房中所藏的一幅佳作,笔意画风均是我见所未见,追问之下才知是你徐子桢所作,不过我不小心漏了消息,如今全女院都见识过了你那副美人图……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怎么,徐公子你自己反倒忘了不成?”

    徐子桢恨不得把高璞君抓过来按在膝盖上狠狠打她屁股,这妞明的在赞自己的画好,但暗的却在挤兑自己到处留情不知给多少姑娘作了画,让其他女学提防自己,哼!果然最毒妇人心!

    蒋院长洋洋得意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的哑口无言很满意,但徐子桢却不这么认为,他打心底里不想当那劳什子才子,还特么是个首,所谓枪打出头鸟,以后动不动来俩书生跟自己讨教,还活不活了?

    不对,琴棋书画才说了三样,还有一个!

    想到这里他顿时又高兴起来:“不对吧蒋院长,我这辈子除了飞行棋就不会别的什么棋,这四大件我学不齐,不能算才子哈。”

    蒋院长也不知飞行棋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并不在意,反倒是笑呵呵地转向学子们:“你们说,徐子桢可会下棋?”

    底下轰然应道:“会!”

    徐子桢愕然:“我什么时候会下棋的,老子自己怎么不知道?”

    一个声音从旁边的月洞门中传来,朗声笑道:“你在太原以数百破万余金兵,如此大手笔的棋盘,还说不会下棋?”

    徐子桢回头看去顿时大喜:“七爷?”

    来的正是康王赵构,昨天徐府家宴他没能去,没想到今天却一早来了书院,只是他走到近来忽然站定身子,沉声喝道:“徐子桢接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