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98章:徐先生讲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发现自己的思路错了,一开始他建议赵桓将应天书院改成文武学院,为的是从根基上先慢慢影响大宋如今的以文治天下的概念,但是他没想过这样做的效果如何,其实不用多想也知道结果不会怎么好,因为祖宗赵匡胤就是靠造反起家的,自然不会给武将多大的机会。∑,

    要不是高璞君提醒他,他还没意识到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一个可以让自己亲自来影响这个学院内所有人的好机会,高璞君说得没错,学院里千余号人呢,而且在他跟雍爷建议扩招生源后这里的学生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宋金开战,真要用人的时候还不是大把的学生供自己选?想想都美得很。

    他心里真实的想法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但是高璞君聪明绝顶,从起初的书院结识到后来的太原之战,她竟然从徐子桢的所作所为中大概揣测到了他的意图,因此才会在这节骨眼上提醒他。

    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徐子桢真想抱住高璞君好好地亲上几口,这老婆得娶,一定得娶!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自信,不就是讲课么?老子就算当初上学成绩不好,教这些八百年前的书呆子总是绰绰有余的。

    才子才女又如何?知道银河系么?知道光合作用么?知道仓井空么?

    徐子桢从学子转任业师并将授课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学院了,光眼前就有一千多学生,还有不少没在现场的,包括学院内各学科的先生,在听得消息后都在极短的时间内赶了过来。

    每个人都很好奇,徐子桢是个出了名的布衣名将,战计高人,最擅长的就是以少打多,几百破几千的神话都演出了好几回,但是他讲课能讲什么?教打仗?教刀法?

    徐子桢就在状元桥边的凉亭里坐了下来,琢磨着讲课的内容,燕赵钱同致和苏三林朝英如临大敌,将凉亭四面守住,不让闲杂人等过来打乱他的思维,不大工夫后,辰时已到,徐子桢站起身来抖了抖衣襟,背着双手昂首阔步朝大观礼堂而去,嘴边挂着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大观礼堂在学院偏后些的位置,但随着武院的扩建现在反倒成了最中央,当徐子桢来到这里后先是吓了一跳,眼前是一片人山人海,礼堂的地上坐满了人,来得早的抢到了好位置,晚些到的只能挤在后排,甚至有不少都只能站着,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徐先生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唰一下集中到了门的徐子桢身上,一个个眼中全都流露着好奇。

    事到如今已经来不及打退堂鼓了,徐子桢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去,礼堂最前方有个高台,是平时有典礼之类活动时所用,而现在偌大块空地上只有一把椅子,椅子背后有块大大的木板,这是徐子桢刚才临时吩咐顾仲尘去准备下的,台上没有案几没有文房四宝,整个课台简单之极,却又是别人从未见过的风格。

    徐子桢来到台前,也不走侧面的楼梯,单手一按台沿飞身跃上,半空中还来个前空翻加转身,最后稳稳落在台上,微笑着看向台下,动作干净利落,简直帅到没朋友。

    这一举动顿时博了个满堂彩,书呆子们哪曾见过这样的上台动作,这哪是来教课的,再上个大姑娘简直就是个比武招亲了,每个人都眼冒红心大声叫好,连那些素来矜持的女学也腮染桃红目露异彩,直勾勾地看着他。

    徐子桢露齿一笑,右手大拇指回挑指着自己鼻尖,说道:“我是徐子桢,从今儿起给你们教课,你们可以管我叫徐先生,但我更喜欢你们叫我徐哥。”

    底下又鼓噪了起来,燕赵大声喊道:“不害臊,我比你年纪大还叫你哥?”

    徐子桢傲然道:“能教你东西,我就是你哥!”

    钱同致也起哄道:“光说不练假把势,先露两手瞧瞧嘿,真让我服的话我就管你叫哥!”

    底下齐声笑道:“对,让咱们服就管你叫哥!”

    “好,废话不多说,那咱们就开讲了。”徐子桢笑眯眯地从怀中掏出炭笔来,先在身后木板上贴上张大大的白纸,然后说道,“各位都知道前朝诗仙李白的静夜思吧?锄禾日当午……呃,不好意思记错了。”

    底下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蒋院长与顾易先生愕然相对,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紧张。

    这小子,让他上去讲课不会真是个荒唐的决定吧?

    徐子桢也不着急,等底下笑够了,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别急着笑,一会儿我问的问题你们谁能答得上来,我就反过来管你叫哥。”说完他转身用炭笔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不多时那首脍炙人口的诗一字不错的写了出来,字体很是古怪,谈不上好看,但刚劲有力别有一功,学子们对各种字体都熟悉,偏偏从没见过这样的字,只片刻工夫,刚才热哄哄的笑闹声不见了,一双双眼睛全都盯着木板上那首诗在看。

    学子们包括那些夫子都不明就里,这首诗可说是连三岁孩童都会念的,徐子桢在这应天书院的大礼堂上写出来是什么意思?难道这诗里还有别人不知道的典故不成?

    四句诗之间空着不少距离,徐子桢写完后站在木板边,手中捏着根不知哪里拣来的树枝,轻点着那张纸,笑吟吟地道:“今天第一课,先给大家讲讲这首诗。”

    又是燕赵忍不住跳了起来,大声道:“这诗就连我老燕都能倒背如流,你就没新鲜点的东西说说么?”

    徐子桢嗤的一笑:“是么?那好,我就顺着这诗一句句考你,如何?”

    燕赵一挺胸:“来就来,谁怕谁?”

    徐子桢道:“好,先是第一句,床前明月光……老燕我问你,这明月为什么会发光?这光又是来自哪里的呢?”

    燕赵想都不想就说道:“当然是月亮自行发出的光,还能是哪的?”

    徐子桢哈哈一笑:“错!月亮本身不会发光,咱们肉眼所能看到的月光,还有星光,全都是他们折射的,说明白点就是借来的光,而且都是借的太阳的光。”说到这里他在第一句诗最后三字上画了个圈,转头说道,“这第一句中隐含的意思,便是——天文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