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05章:好计,好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场所有人无不大吃一惊,应天府作为陪都倒算是消息灵通的,就连太子赵桓即将登基的事也已经传了过来,可却没人听说王黼死了.

    高璞君蹙眉道:“王黼?他何时死的?我怎不知?”

    徐子桢道:“还没死,不过快了,眼下三堂会审着呢。∮,”

    高璞君道:“那又如何?须知大宋律例不杀士,王黼再如何也乃进士出身,即便三堂会审也无非判个贬返原籍。”

    “靠!不是吧?”徐子桢一怔,随即冷笑道,“管他怎么判,老贼的官位被撸我还担心个屁,趁他回老家守半路宰了他不就得了?”

    “荒唐!”高璞君脸色一变,也不管众人看着,一把将徐子桢拉到旁边,低声说道,“切莫胡来!即便他没了官爵你也动不得他,毕竟他有功名在身,你若伤了他性命岂非又给自己惹来个祸事?”

    徐子桢一把甩开她的手,怒道:“难道老子眼巴巴看着他回家养老也不能动他?到时候他躺在摇椅上跟孙子讲故事说:以前有个叫徐子桢的傻逼被爷爷差点弄死也终究不敢动我……我告诉你,老子丢不起这人!”

    高璞君被他这么一甩险些没站稳,不过却也没生气,只摇头轻叹道:“我只说你莫要胡来,要取他性命不难,但你就不能另取他法么?”

    徐子桢一愣:“你的意思是悄悄把他弄死?”

    高璞君摇了摇头,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此去汴京你可如此……”

    徐子桢越听越欣喜,嘴角慢慢扬了起来,等高璞君说完乐得一把抱住了她:“果然是大才女,好计,好计!”说着在高璞君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这一下引得旁边众人都偷笑了起来,高璞君也被闹了个大红脸,又羞又恼地将他使劲推开,没好气地道:“方才不是还怒火冲天么?这一会儿功夫怎的又说我好了?”

    徐子桢这才想起刚才甩她的小手来着,自知理亏,赶紧腆着脸赔笑道:“是我错是我错,夫人恕罪。”

    高璞君的脸愈发红了起来,啐道:“谁是你夫人,胡叫乱喊的,也不知羞。”

    徐子桢嘿嘿笑着凑到她耳边道:“小亲亲,小乖乖,刚才是我的错,今晚我给你赔罪去,记得把秀儿支开哈。”

    高璞君哪会听不懂他的意思,又被他那肉麻之极的两声称呼弄得脸红到了脖根,大羞之下转身逃开,躲到了扈三娘身边再不肯抬头。

    一场小小的风波就此消散于笑声中,今天的徐子桢胃口特别好,比平日里多吃了近两碗饭,饭后坐在桌边啜了两口清茶,忽然想起个事来,抬头对一旁的卓雅说道:“上回那黑火油的地盘还是你家里管着么?”

    他说的是兰州城外芏嗣泽曾用过的石油,当时是三绝堂从吐蕃境内得来的,好像记得卓雅说过是他叔还是他什么人在掌管着那块地方。

    卓雅道:“是,你要多少?我差人给你送来便是。”

    徐子桢心中暗赞,卓雅平时看着话不多,实则却是冰雪聪明,而且跟他似乎已经有了很深的默契,有些话只起个头她就能明白什么意思。

    “这回怕是要不少,过阵子有大用处。”徐子桢想了想说道,“我让小猛去取,事关重大,派别人去我不放心。”

    卓雅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徐子桢要了黑火油干什么,派什么用处,她全不去问,而李猛则有些郁闷,一来他其实很想陪徐子桢去汴京收拾王黼,二来他现在有点害怕去吐蕃,万一碰上朵琪卓雅可就又得被粘上了。

    当晚徐子桢果然趁着夜色进了高璞君屋里,直到午夜时才悄悄地溜了出来,一转头又钻进了莫梨儿屋里。

    今天是个好日子,王黼老王八蛋终于到了这一天,徐子桢心情格外好,他的状态也变得特别好,要不是第二天一早就得出门,恐怕他还得再去寇巧衣屋里大战三百回合,饶是他已经刻意收敛,高璞君和莫梨儿也还是被他折腾得瘫软成了泥。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带着宝儿悄悄离开了家中,往汴京而去。

    ……

    开封府南衙还如往常模样一般,门前肃穆安静,现在已是黄昏时分,西斜的落日在府衙大门外的街上洒落一片金色,凭空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气,这番光景别说车马,就连行人都没有敢从门前经过的。

    可是偏偏在这时,门前当值的衙役却发现有人径直走了过来,来的是两个人,看个子一大一小,头上都戴着顶宽沿斗笠,将脸遮去了大半。

    当值的衙役手按腰刀喝道:“什么人?”

    两人来到门前站定,高的那个微微抬起头来,露齿一笑:“劳驾,敢问府尹大人可在?”

    衙役班头伸手将腰刀拔了一半出来:“大人在不在与你何干?此乃南衙,闲杂人等不得无故擅闯!再不走可莫要怪我不客气!”

    斗笠客却丝毫不在意,又是笑了笑:“呵,这开封府衙我也不是头一回来,以前倒也没人说我擅闯,也没人对我怎么不客气过。”

    “你……”衙役班头抽出刀来往前走了两步,刚要再喝骂时却终于看清了那张脸,忽然间瞳孔猛一收缩,原本傲慢的神情瞬间变得极其惶恐,连声音也变得颤抖了起来,“你……你是徐子桢徐老爷?”

    徐子桢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哟,认识我?”

    班头赶紧收刀归鞘,紧走几步赶了上来,哈着腰赔笑道:“徐老爷您忘了,上回您过来时也是小人当值。”

    徐子桢想了想,记起来了,那次他来找徐秉哲,也就是冒充金国密使那回,好像门前当值的正是他,徐子桢点点头:“既然是熟人就好办了,劳驾给我传个话,就说徐子桢求见。”

    班头赶紧答应:“是是是,小人这就进去通传,徐老爷您请稍候。”说完飞奔入内,也顾不得跑得急了连差帽都险些掉落。

    剩下那些衙役则目瞪口呆望着徐子桢,他们从没见过班头对谁恭谨过,就连前两日右相王黼……哦,该称犯官王黼,他的几个在六部中任职的门生来防,班头也爱搭不理的,可这回班头却低声下气跟个孙子似的,难道这是位大人物微服私访?可惜刚才班头跟他说话谁都没听到,猜也没处猜去。

    就在他们还在发呆的时候班头又快步奔了出来,还没到近前就叫道:“快快,开……开中门,大人有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