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06章:弄死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众衙役吓了一跳,开中门?这儿可是开封府南衙,能值当开中门迎接的放眼朝中也没几个人,这位爷究竟是何方神圣?

    徐子桢却摆了摆手:“不必了,别闹得满世界都知道我来了这儿。≥,”说完带着宝儿上了台阶,从侧门走了进去。

    班头毕竟是个聪明人,徐子桢既然戴着偌大个斗笠来这里,自然是为了隐藏踪迹,于是不再多说,紧走几步头前带路,不多时来到内堂,书桌后端坐着一个白净面皮的中年官员,朱袍襟前是从三品补服,不用说,这就是新一任的开封府尹了。

    见到徐子桢进门,府尹站起身来从桌后迎了过来,脸上满是笑意,拱手道:“徐兄弟,久仰久仰!”

    徐子桢将斗笠摘下交给宝儿,也拱手作礼,笑眯眯地道:“大人太客气了,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府尹故作不快道:“此地并无外人,老弟为何还称我为什么大人,这岂不是太过生分了么?愚兄姓聂名山字德庐,若蒙老弟不弃,称我一声聂大哥便是。”

    徐子桢愕然,这位府尹大人怎么说话跟自己一个调调,老弟大哥的,没点开封府尹的派头,反倒更象是个江湖中人,不过想想也是,他是赵桓的亲信,自然知道赵桓对自己的态度,奉承些也在理中。

    他顺口接下,笑道:“是小弟不对,改天有机会请聂兄喝酒赔罪。”

    聂山哈哈一笑过来拉住徐子桢的胳膊,显得极为亲热:“何必改天,天色将晚,不如便今日可好?”

    徐子桢道:“喝酒不忙,小弟今天过来是有件要紧事想请教大哥的。”

    聂山点了点头,对班头使了个眼色,班头立时会意,告退了下去,并顺手将门关了起来。

    “贤弟此来不知所为何事?你我自家人,不妨明言。”

    徐子桢本对赵桓没什么好印象,因此连带着对他的人也不放在心里,可这聂山却颇为爽直,倒博得了他的一些好感,话都说明了,他就索性直说道:“小弟想问问,王黼一案如今审到哪个地步了?”

    聂山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惊奇,显然是猜到徐子桢此来的用意了,他点点头说道:“今日已审结,查王黼之罪确实,革职贬返原籍。”

    果然跟高璞君猜得一样!

    徐子桢又问道:“其他的呢?没了?”

    “没了。”

    “没抄了他家?”

    聂山苦笑道:“贤弟有所不知,王黼门生遍地,更与太师蔡京有姻亲,能将他革职已是愚兄最大极限了。”

    徐子桢听懂了这话的潜台词,无非是在劝他别做得过火,要不然把蔡京又惹出来,徐子桢自然知道蔡京是谁,也是当今朝中权倾一时的大拿,不过他也知道蔡京的日子也快到头了,不用怕他什么。

    他沉吟了片刻又问道:“那王黼老贼现在离开汴京了么?”

    聂山吓了一跳,赶紧低声说道:“贤弟切莫莽撞,王黼虽被贬但功名仍在,你……”

    徐子桢笑道:“大哥想哪儿去了,虽然我跟他有仇也不至于去弄死他。”

    聂山疑惑道:“那你问这……”

    徐子桢也压低声音道:“小弟只是想到,王黼曾为人上人,如今一朝掉落尘埃会不会心有不甘,会不会报仇,报仇的首要目标又会是谁,这些东西大哥可曾想过?”

    聂山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也是个聪明人,自然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这回王黼被贬虽不是他奏言弹劾的,但审理却是有他一份,而且更是由他提议的革职贬返,王黼若真要报仇,他是首当其冲的。

    徐子桢见他意动,趁热打铁接着又说道:“聂大哥,王黼老贼为官多年,你也知道他门生故旧遍地,到时候一堆人在朝中挤兑你,你还有好日子过么?”

    聂山强笑了笑道:“那倒未必,所谓人走茶凉……”

    徐子桢打断他的话头道:“他不在位不打紧,可他的家财还在,到时候他用交情加上银子,还怕没人给他报仇?况且你怎知他将来还会不会官复原职?到那时他要弄死大哥你可是分分钟的事。”

    聂山又不说话了,徐子桢的话句句在理,而且他自己其实也都想过,只是没想到这么深而已,现在被徐子桢这么一说,心中顿时升起了一念头:王黼必死!

    他咬了咬牙做出决定来:“好!老贼三日内离京,愚兄吩咐人半路截杀了他就是。”

    徐子桢笑道:“不妥不妥,他前脚刚出汴京,后脚就死在路上,哪怕没人看见别人也会将这事划到您头上,到时候黄泥掉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聂山道:“那可如何是好?贤弟莫非有好计策么?”

    徐子桢神秘一笑:“好不好不敢说,但大可一试。”

    聂山顿时来了精神:“贤弟请说。”

    徐子桢低声道:“老贼收拾当家还得两日,那咱们就趁这两日先传些消息给他,然后……”

    聂山的眼睛越来越亮,等徐子桢说完后一拍手:“好!愚兄这便准备人手,只等贤弟的好消息。”

    徐子桢露齿一笑:“小弟预祝大哥马到成功。”

    ……

    汴京,王府。

    这里曾是显赫一时的少宰王黼的府邸,朝中无数官员曾在此恭候等待着王黼的接见,但如今那扇朱门前却是一片萧条门可罗雀,连昔日威风凛凛盛气凌人的门房都不知缩去了哪里。

    时已入夜,本该是掌灯的时候,院子里却是一片漆黑,不见人影,府中原本热闹的场面不复存在,自从王黼被弹劾后府中便人心惶惶,而今天日间审理结果一出,便开始有下人陆续悄悄离开了家中。

    王黼独坐在书房中,紧闭着房门,府中的情形他自然清楚,可现在已经顾不得计较那些了,荣华富贵一朝成了泡影,好在蔡太师念在姻亲一场保全了自己的性命,连家产都没被充没,这已是最好的结果,还能企求什么不成?

    不过他并不灰心,只要保得性命在,将来未必便没有机会重返朝堂。

    刚想到这里,忽听管家在门外轻唤,他收起心思沉声道:“何事?”

    管家推开门急匆匆走了进来,神色间带着慌张,进屋后带上房门,低声说道:“小人收到消息,有人要在半路截杀老爷。”

    ——————————ps:为书友春林数码设了个角——大理寺卿马春林,希望你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