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07章:河南府有山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如果徐子桢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惊讶,从上次平阳府一见到现在不过区区几十天,王黼就变得憔悴了许多,鬓边白发丛生,连皱纹也横空多了不少,就象是老了十几岁一般。︾,

    他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并没有感到吃惊,而是抬了抬眼皮淡淡地问道:“是谁想收本……我的命?消息又是从何处得来?”

    管家道:“闻说是河北路义匪,将在陈留城外拐子山下设伏,京西安抚使闵大人无意间探得了消息,一早差人来告知小人的。”

    王黼眉头一挑,冷笑道:“河北路义匪?此事绝无可能。”

    管家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闵大人该不会……”

    王黼摆了摆手:“闵先安必不敢欺我,想来不知是谁与我有过节,又怕事后露风,这才假借名头罢了。”

    “是是是,老爷明见。”管家唯唯诺诺,随即又小声问道,“那老爷之见……不加理会么?”

    王黼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奈,轻叹道:“罢了,改道吧,明日一早出京后便西行,由河南府转水路,此事你知便可,莫要先传下去,以免走漏了消息……那日徐子桢说过,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想到今日竟欺到了我头上。”

    “是,老爷。”管家眼中也浮起几分悲哀,跟着老爷风光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眨眼就落魄至此,堂堂右相竟然连区区蟊贼都只得绕道避让。

    管家退了出去,院子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王黼自然不会知道,屋顶上一直有个身影藏匿着,在管家退下后黑影也动了起来,仿佛一个幽灵,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闪了几下就消失了踪影。

    ……

    夜已深,这里是汴京城中某个不起眼的宅子,后院某间屋子里有两人正对坐着喝酒,旁边还有一个少年和一个大汉作着陪,桌上已有十几个空了的酒壶,但这两人的眼睛还是很亮,不见一点醉意。

    “王兄,传消息那个闵什么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闵先安府中多有江湖中人充作门客,要传他些消息还是不难的,况且他与王黼有同年之谊,由他去通报消息乃最合适之选。”

    这两人正是徐子桢和汴京九爷王中孚,从傍晚到现在他们喝了几个时辰,也聊了几个时辰,旁边的宝儿年纪小,已经睡眼惺忪忍不住哈欠连天了起来,在他身边的马三也有些熬不住了,不时伸手搓着脸。

    王中孚眉头忽然一挑,却没再有什么动作,窗户猛的被人推开,一个黑影闪了进来,来到徐子桢身前单膝跪地,正是雍爷送给徐子桢的天机营头目罗吉。

    徐子桢不等他开口就已伸手将他拉起:“都说在我这儿别跪了……怎么样,老贼吓尿没有?”

    罗吉那张亘古不变的死人脸上也难得出现了一丝笑意:“没有,不过老贼已决意改道,明早出京后西行,至河南府再改水路往南。”

    他将王黼和管家的对话一字不差地重复了一遍,徐子桢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嘿!绝无可能?河北路义军果然有叛徒,而且跟老贼有联系,要不然他怎么能这么肯定?”

    王中孚也皱了皱眉,点头道:“看来徐兄你所料不差。”

    徐子桢冷笑了几声,忽然问道:“王兄,河南府有山吧?”

    王中孚已然会意,笑道:“自然是有的。”

    徐子桢一拍巴掌站起身来:“好!王兄,劳您驾跟我出个差?”

    “出差?”王中孚微怔,随即笑道,“与徐兄同去取那老狗性命,这可是美差,何老劳驾一说?”

    徐子桢露齿一笑,拍了拍罗吉的肩膀:“去给聂知府也说一声吧,恐怕他已经等急了。”

    “是,主子。”罗吉应了一声,身形一闪又消失在了夜色中。

    ……

    河南的秋天很冷,西风一阵紧似一阵,车夫被吹得缩了缩脖子,看了一眼前方的路,回头对车厢内说道:“老爷,不一会儿就绕进山道了,怕是有些颠簸,您几位可坐安稳了。”

    车帘一动,露出王管家的脸来,不满道:“为何要入山?没别的道了么?”

    车夫赔着笑说道:“有是有,不过老爷您要赶早走水路,若不走山道就得绕远,这一来一回恐怕得多走大半天,等您几位上船时怕得明日了。”

    王管家眉头一皱,刚要说话时却听身后传来王黼的声音:“那便走山道吧,多耽搁时日多生事端。”

    “是,老爷!”王管家无奈只得应了一声,对车夫摆了摆手,不再言语。

    车声辚辚,转入了一条幽静的山路,这里是河南府城外,山不算很高,山道也不长,从这里穿行两个时辰不到就是水路,车夫选这条路也是有道理的,因为这山从来就没什么猛兽,安逸得很,不少来往南北的行人都会为了方便走这里。

    王黼微微闭着眼,感受着颠簸的车身,这几天他太累了,不是身累,而是心累,久在高位得罪了不少人,如今也不知道多少人会来落井下石,这次所谓的刺杀想来就脱不了关系,什么义匪,哼,弄虚作假,藏头露尾!

    忽然间拉车的马猛的长嘶一声,随即车身猛烈一震停了下来,王黼的思绪顿时被打断,心也瞬间沉了下来。

    车夫哭喊着跳下车来,嘴里喊道:“大王饶命,小人只是个吃辛苦饭的,求大王爷爷放过小人!”

    车外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来:“哭什么?老爷们为的是求财,你能给几个大钱?还不快滚!”

    管家早已吓得脸色发白,浑身抖若筛糠,但还勉强抄起一把刀来,连鞘也不摘就这么对着车帘,嘴里颠三倒四地说道:“山贼,此处竟然有山贼?莫要过来,莫要过来……”

    王黼一行共有三辆车,他是头前一辆,中间坐的是家中的婆娘,曾经的诰命夫人,最后那辆则是几个长随和他这么多年来的财产与积蓄,王黼的眼角抽了抽,他可不信光天化日下会这么巧碰见山贼,而且那车夫不是说了么,这条道常年有人走动,又怎么会有山贼?

    不等他多想,车帘猛的被人扯了开来,只见车外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二十多人,全都黑巾蒙面手持钢刀,雪亮的刀锋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着光,王黼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寒意。

    这绝不是山贼,他们拿的刀……这不是衙门中的薄刃雁翎快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