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10章:王黼去哪儿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时已傍晚,河南府的城门口开始忙碌了起来,临近关城门,出城的进城的都赶在这时候。》,

    值守的官兵正靠在门边闲聊着,顺便看看有哪个大姑娘小媳妇能入眼,忽然视线中出现了三匹骏马,左右二人头上戴着皮帽脑后垂着狐尾,竟是金人,而中间那乘却是一个气度非凡的老者。

    城门统领很有眼色,慌忙跑过来行礼:“三位爷台,这是要出城么?”

    其中一个金人瞪眼骂道:“废话,不出城还留你这儿过夜是怎么的?没看见爷有要事?快让道。”

    统领再不敢多话,赶紧侧开身子让道:“爷台您请。”

    三人看也不看他一眼,从他身边而过,这时那统领只听另一个金人说了一句:“王相爷辛苦,再赶半个时辰路到得良符关便有我家王爷的车马候着了。”

    中间老者点点头:“无妨,只走便是,莫让王爷久候。”

    三人已走得不见了踪影,那统领兀自目瞪口呆没能回过神来,旁边一个守军好奇之下轻声问道:“大人,您怎么了?”

    统领咽了口唾沫,喃喃地道:“那是王……王相爷,王黼?”

    ……

    这日,汴京朝堂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当朝太师蔡京与尚书左丞李邦彦以及吏部尚书王时雍联名上书,状告开封府尹聂山私下追杀前少宰右相王黼,杀人劫财,除管家王忠外无一幸免。

    赵桓已经登基当了皇帝,聂山正是他从龙的旧人,自然是要护着些短,当即就将聂山叫上对质。

    聂山早得了他开封府秦班头的回报,一切经过已经了然,在暗呼侥幸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后怕,要不是秦班头聪明忍着没把那些金银带回来,只怕现在就说不清了,反正当时没一人露脸,现在说也说得清。

    于是朝堂上开始了一轮激烈的对质。

    蔡京李邦彦等人自然是王黼管家王忠来报的信才知道的经过,只是王忠只说听见是开封府的,却没能亲眼证实,再说就算那些山贼没蒙面他也一个都不认识,这下就说不清了。

    聂山自是大喊冤枉,更说王忠的述说有个漏洞,那就是两个金人的出现究竟干了什么,又将王黼带去了哪里。

    赵桓只是软弱,却不是糊涂蛋,无奈之下将河南府尹宣进了京,结果一问之下得知,事发那日傍晚守城官兵看到了王黼,而且是被两个金人带出了城,瞧方向该是往北而去,又说有什么王爷在等着云云。

    吏部尚书王时雍不死心,又追问王黼当时说了什么,河南府尹将那天值守城门的统领正好也一起带了来,当即宣上殿来盘问,那统领战战兢兢地形容了一番王黼的长相,并学了一遍当时他说的话,结果满朝皆愣,因为他学的话里明显一股闽南口音,而王黼正是闽南人氏,口音易辨得很。

    这下蔡京李邦彦等人面面相觑再说不出话来了,一来不可能真去开封府搜查有没有劫来的脏银,京城的守军也没人见过开封府衙役带着银子回来过,二来有人证见到王黼还活着并与金人随行,如今虽然连赵桓都想与金和谈,但不代表能公开叛国,连蔡京都没这胆子。

    于是一场闹剧就此收场,王忠这个老管家也没人再理会,被蔡京打发了之后第二天就不知了去向。

    而作为这场事情的始作俑者徐子桢,这时候已经回了应天府,王黼当然死了,他亲自下的手,亲自将尸首丢进了山坳中,宝儿是猎户家的孩子,没费多大功夫就寻了个野狗野狼出没的地方,这时候只怕连骨头都剩不下几块了。

    河南府守军看到的金人和王黼自然也都是假的,徐十七和徐二九办完了差押送着银子回去了,这次的金人是王中孚和马三假扮的,而那个假王黼则是他们找了个戏子扮的,河南府看城门的官从没见过相爷,这事自然也就穿不了帮。

    一场瞒天过海的复仇计划就此完美收官,王黼满门皆死,连管家王忠都被王中孚的手下悄没声息地弄死了,王家多年的积蓄财产全到了应天府徐子桢的家中,满满的十几箱金银珠宝,折算下来竟有将近三百万两雪花银。

    “我赚钱啦赚钱啦,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

    徐子桢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嘴里哼着小曲,正得意间忽见宝儿匆匆跑了进来。

    “叔,蒋院长让我来请你过去,开系的事儿定下了。”

    徐子桢一骨碌爬起身,喜道:“真的?走,看看去。”

    ……

    大名府城外,金国左路军大营中。

    在兀术身前不远处摆着两具尸首,白布蒙着头脸,身上血迹斑斑,象是死了不久,在旁边还垂手恭立着一个护卫。

    半晌后兀术悠悠开口道:“天下会匪党就死了这一个?”

    那护卫神情惶恐地回道:“殿下恕罪,颜重山自知身份泄露拼死抵敌,属下无能,只伤得一个,余人皆没能留下。”

    兀术点点头:“这事怪不得你们,颜重山的功夫不是你们能敌的,至少现在他死了……天下会,本王早晚会将他们连根拔除,也不急在这一时。”

    那护卫扑通一声单膝跪倒,面带感激地道:“谢殿下恩典!”

    兀术摆了摆手:“起来吧,颜重山毕竟为我效力了多年,去找口象样的棺木来吧。”

    那护卫应了一声刚要退下,兀术忽然叫住了他:“对了,去把白七给我叫来,此间之事先莫与她说知。”

    “是。”

    那护卫应了一声退了下去,过不多时帐外传来声音:“殿下,白七来见。”

    “进来。”兀术淡淡地开口,脸上神情忽然起了些变化,眼神看起来有些忧郁伤感。

    帐帘一动,从外走进一个女子来,脸上不施脂粉素面朝天,却依旧艳丽动人,竟赫然是曾在太原府当过细作的颜玉淙。

    “白七拜见殿下。”颜玉淙进帐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地上的尸首,心中悚然一惊,虽然两具尸首被盖着脸看不出是谁,但她的心却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兀术静静地看着她,这是他苦心培训出的精英,可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