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16章:李清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满场唧唧喳喳的声音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几百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徐子桢.

    刚才直接问人姓名就已是极失礼的了,不过徐子桢毕竟是典学使,知道学生的名字也算无可厚非,可现在直接开口问人有没有成亲,这就不是寻常先生该问的问题了。+,

    卓雅撇了撇嘴没说话,但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高璞君一直都在旁没说话,这时却忍不住在徐子桢身后低声说道:“莫胡闹,清照早已许了人家了。”

    就连高璞君身后跟着的林芝都捂着嘴吃吃笑道:“花心的哥哥,又要给我娶一房嫂子了么?”

    徐子桢话说出来才意识到自己二了,果然,李清照的脸颊瞬间红了个透,眼神也变得警惕了起来。

    “我不是那意思,我……”他说到一般自己都说不下去了,这事没法解释,但很快他眼珠一转想出个辙来,对高璞君说道,“她现在只订亲还没成亲是吧?”

    高璞君不解其意,点头道:“是,清照是我密友,她夫家我也认识,你最好莫要去招惹她。”

    “你想哪儿去了,我是那么色的人么?”眼看高璞君就要点头,徐子桢赶紧接着说道,“我是算到她的将来不怎么好,既然是你的闺密我就先给她打打预防针,免得她后半辈子孤苦。”

    他这么一说高璞君顿时起了兴趣,徐子桢的先知本事她早就知道,不管真假,但每次都被他算得很准,毫无错漏,可是徐子桢从来只预知天下事,却没算过谁的命格,这次居然破天荒给李清照算了一卦,不管他将要说什么,高璞君都很想听一听。

    满堂的古怪气氛总算在徐子桢的胡扯打岔下暂时消除了,今天是卓雅教的第一课,是关于急救的专业课,在场的女子都是大户人家出身,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但说到施救疗伤却是新娘子上花轿头一回。

    女人的好奇心强于男人,更何况这里都是些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卓雅刚摆出一副银针来她们的眼睛就全亮了,瞬间将徐子桢刚才那个古怪的问题抛到了脑后。

    徐子桢悄悄擦了把汗躲到了一边,当他知道眼前的漂亮姑娘竟然就是李清照时,他的心都差点要跳出嗓子眼来,说实在的,当他知道自己穿越到的这个年代是北宋末年时,他心里最想见见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偶像武松,而另一个不是岳飞不是秦桧,正是李清照。

    李清照被后人称作千古第一才女,第一女词人,可惜正应了一句老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她嫁的第一任丈夫家境倒是不错,公爹是前任宰相,而小夫妻俩起初倒也甜蜜恩爱如胶似漆,不过徐子桢记得好像她丈夫在出任哪地的知府时下属闹起了叛乱,结果他竟然完全不管不顾临阵脱逃了,这事让李清照从此就鄙夷起了丈夫,并越来越冷淡,后来她丈夫又转任他处,临别后没多久就病死了,让李清照当了个年轻的小寡妇。

    徐子桢以前不爱读书,但为了泡妞不得已去背了不少诗词,其中就有不少李清照的作品,而且闲时还曾特地去搜过李清照的故事,因此对这位大才女反倒比当今权势赫赫的六贼以及秦桧之流要熟悉不少。

    想起上次和刚才李清照咄咄逼人的连续发问,徐子桢不禁又擦了擦额头,心中暗道:这妞的嘴够凶,果然是山东大妞的本色,啧啧……对了,要不他老公怎么会被她一首诗挤兑得郁闷而死呢?那首诗他还记得,好像是什么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不过这个丈夫好歹对他情义是真的,她的第二个丈夫张汝舟就有点不是个东西了,为了贪图她的财物娶了她,可结婚后发现她已经没传说中那么有钱了,顿时尾巴就露了出来,对她不止态度极其恶劣,更甚至对她拳脚相加,最后李清照忍无可忍将他告了,并要求离婚,结果张汝舟发配广西,而她也因为当时的律法而坐了牢,因为大宋律例,妻告夫要判三年。

    徐子桢喜欢李清照的词,鄙视李清照的男人,要是没来这年代倒也罢了,现在既然来又碰见了,他是怎么都不想看见自己的偶像遭这份罪的。

    一个多时辰后卓雅暂时停了讲授,让女学们休息一下,高璞君趁这机会将李清照拉到了旁边,徐子桢早已等得哈欠连天。

    李清照还没从刚才的羞恼中解脱出来,扭捏又不情愿地跟了过来,瞪了一眼徐子桢:“不知徐先生找小女子何事?”

    徐子桢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他还真的没有过把李清照也追到手的想法,开玩笑么,她第一个男人是早死的,第二个男人是发配的,老子泡她的话是当她第一个男人还是第二个男人?

    他想来想去最终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开门见山地道:“李姑娘,你订亲的那位是不是姓赵?”

    李清照以为高璞君已将这事告诉了他,也不觉得奇怪,只又瞪了他一眼:“是又如何?”

    徐子桢叹了口气:“你不用对我这么防备,我又不是大灰狼,哥是好心,只想告诉你这男人你嫁不得。”

    李清照不由一愣,但很快羞恼变成了鄙夷,语带讥讽地道:“莫非小女子嫁于你徐先生便能嫁得么?”

    徐子桢无奈,竖起三根指头对着天,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徐子桢对天发誓,这辈子要是对李清照姑娘心怀不轨,便让我五雷轰顶,五肢齐断!”

    “什么五肢……呸!”高璞君听得这么新奇的誓词不禁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红着脸啐了一口,李清照毕竟未经人事,只茫然看着徐子桢,不过大体意思她却明白了,徐子桢真没有对她起什么歪念头。

    这就奇了,难道他真有什么天机要说与自己听不成?

    徐子桢见她依旧将信将疑的,又说道:“李姑娘,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

    李清照也好奇起来:“怎生赌法?”

    徐子桢神秘一笑:“我会把你的将来写在一张纸上交给璞君保管,等事情发生时你再去查证我说得对不对,如果不对你大可抽我,可如果我说对的话……以后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

    “说什么听什么?”李清照顿时又警惕了起来,徐子桢究竟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