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20章:将军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和温承言闲聊了几句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徐子桢本想去后院找温娴说说话,可想到这妞实在脸皮太薄,平日里就罢了,今天肯定是不给他开门让他见面的,到时候还得被墨绿挤兑几句,于是也就作罢。︽,

    出了温家后徐子桢没立刻回家,而是一个人出了城,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只是他在一个多时辰后回到家时满脸红光,眼中有藏不住的得意之色,但任凭阿娇卓雅等人怎么问他都只是摇头,摆明了打死都不说。

    第二天徐子桢起了个大早,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赶去了学院,来到学院后悄悄找到了李清照。

    “你……你要干什么?”李清照兀自没从徐子桢那天的惊人言论中回过神,见到徐子桢这么早来找她,而且将她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心里就有点发慌,一双大眼睛警惕地瞪着他,手也有意无意地捂着衣襟。

    徐子桢初时一愣,但很快就明白过来,顿时哭笑不得地道:“你至于防贼似的防我么?哥长这么帅……好吧好吧,我这么早来找你是有事想请你帮忙,这事非你不可,而且我想你也应该会答应。”

    李清照看他的样子不象说假话,心里松了口气,但还是没放松警惕:“要我帮忙?为何不当别人面说?”

    “笨,我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徐子桢索性加快语速一气说完,省得这妞再疑神疑鬼的,“过些日子是我跟璞君的喜日,我想请你带些女学练个曲子,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而且也算是添点喜庆。”

    李清照眼睛一亮,她到现在还清楚记得徐子桢曾拉的那首嵇琴曲,从小到大那是唯一能让她感动到流泪的曲子,直到现在她都没机会问徐子桢这是什么曲名,现在终于能趁机问了出来。

    “是上次社日时你所奏之曲么?”

    徐子桢瞪眼道:“哥是拜堂不是摆灵堂,奏那首曲子?能吉利点么?”

    李清照吐了吐舌头,自知说错了话,赶紧改口道:“我是想问那首曲子叫什么名目,你能教我么?”

    “那曲名叫梁祝,想学就教你……咦?你会嵇琴?”在他概念里嵇琴,也就是二胡都是老头玩的东西,没见过有大姑娘喜欢这个的。

    李清照不满道:“当然会,筝琴瑟箫琵琶嵇琴都是我自小精通的。”

    徐子桢本打算让一帮姑娘合奏一曲改编版的结婚进行曲,到时候十几个漂亮姑娘穿得花里胡哨往院子里一坐边弹边唱,光场面就铁定吸引人,可李清照这么一说顿时让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女学之中象你这样精通多种乐器的多不多?”

    “不出意外几乎每人都会数种,但琴箫琵琶几乎都会,你问这何来?”

    “太好了!”徐子桢忽然使劲一拍巴掌,把李清照吓了一跳,只见他眉飞色舞地说道,“这么着,你赶紧帮我去选五十个女学,要漂亮的,筝和琵琶耍得好的,最好个头要差不多高。”

    李清照皱了皱眉头:“你要干嘛?”

    徐子桢转头就走,边走边说道:“呆会儿你就知道了,赶紧的,给你半个时辰,让她们带着乐器到西跨院等我。”李清照刚哎的一声徐子桢已跑得没了影。

    “这人……也不说清楚,哼!”李清照气恼地跺了跺脚,还是回去女院替徐子桢选起了人来,女学的人不多,她几乎都认识,要按徐子桢的要求选人还是不难的。

    半个时辰不到她就选好了人,带着古筝琵琶箫等乐器来到了西跨院,这里是学院的偏僻处,本来是用作从外临时请来的学究讲课之用的,平时不会有人来,今天也一样,几十个女学来了后发现就她们在,好奇之下唧唧喳喳地讨论猜测了起来。

    不等她们讨论几句徐子桢就来了,让女学们奇怪的是他还带来了五十个男学子,看穿着打扮都是原文院中的儒生。

    一众男女打了个照面,都不觉有些尴尬,李清照越众而出问道:“徐先生,你把我们召集在此不知有何吩咐?”

    徐子桢打眼扫了一圈那些女学,心里十分满意,李清照果然按他的要求精挑细选,这些姑娘全都貌美如花,而且站在那里身高都差不了多少。

    他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抬手虚按了按,一众男女顿时静了下来。

    “过几天官家就要来了,不光是他,还有诸国使节也会来,这些你们都知道了。”徐子桢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忽然变得深沉了起来,“我去过金军的真定大营,守过兰州保过太原,你们知道金狗对我们宋人是怎么看的么?在他们眼里宋人就是懦弱无能之辈,光是他们大军压境就能吓得咱们腿软了。”

    “混帐!”

    “胡言乱语!”

    “金狗可恶,竟敢如此小觑我大宋!”

    徐子桢话刚说到这里,底下学子们的情绪就爆发了,就连那些女学都面带恼怒银牙紧咬,显然很是不服气。

    “对,所以当时我就用事实证明给他们看了,老子见到他们非但没腿软,反而把他们打成了狗。”徐子桢说到这里冷冷一笑,“几天后那些使节要来参观,当着官家的面揍是不可能揍他们了,但咱们得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大宋的血性。”

    “好!”

    众学子一阵鼓噪,纷纷拍手叫好,然后全都眼望徐子桢等他继续说下去。

    徐子桢摆了摆手,让人在院墙上搁了块木板,他掏出炭条转头问道:“谁会弹将军令?”呼啦一下,在场几乎所有女学全都举起了手,这是前朝大唐时的皇家乐曲,在场的大多是书香门第出身,这样的名曲自然都学过,徐子桢满意地点点头,“好,谁来奏一曲?”

    李清照当仁不让,来到中央坐了下来,手抚古筝略一沉吟,一首威严庄重振奋人心的曲声响了起来。

    徐子桢清了清嗓子凑着节拍唱了起来:“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象那红日光……”

    他的歌声不算好听,甚至有点走调,但底下男女学子却越听越亢奋,情绪渐渐随着歌声激荡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