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21章:姑娘,咱们在哪见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接下来的几天里徐子桢每天都有大半时间泡在学院里,除了他该讲的课之外就是在西跨院呆着,没别的,就是教那五十个男学子唱那首将军令,或者说是改编版的《男儿当自强》。¥f,

    这首歌难度其实不大,是个人都能唱,只要嗓门大就行,可问题是这年头从没有过这种风格的曲子,徐子桢只能手把手逐字逐句教他们,哪里该加重音哪里该拖调哪里又该起伏,说起来他唱歌算得上很难听,可为了达到效果还是只能赶鸭子上架。

    另外这事暂时还保密着,整个学院除了那五十个弹琴的女学和五十个唱的学子,另外他事后又追加了十个敲鼓的,此外就再没几个人知道了,就连蒋院长都被蒙在鼓里。

    总算不出三天,那些男女学子已经能将曲和歌渐渐融合在了一起,这天下午徐子桢正在督促他们练着,忽然听见院门外有人叫他,徐子桢开门一看,是个当值的守卫,见到他恭恭敬敬地说道:“徐先生,您府中家人来报,说有旧友来访,请您回府一晤。”

    徐子桢有些纳闷:“旧友?说了姓什么没?”

    守卫摇摇头:“不曾说起。”

    徐子桢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是谁来找他,索性不再去想,跟那些男女学子招呼一声,让李清照带头接着练,闪身出了跨院准备回去见见是哪个旧友,刚走没多远见到卓雅,一问才知道她今天的护理急救课讲完了,正好跟他一同回家。

    不多久回到家里,刚进门口就见门房老头跑了过来,手中拿着封书信:“少爷,有您的信。”

    徐子桢大奇,今天怎么连着有人找他,他接过来边拆边问:“谁送来的?”

    门房道:“是一个孩童,说是有人给他三个铜钱让他来送信的,人长什么模样也不知道,那孩子只惦记着买糖给忘了。”

    徐子桢浑没在意,孩子都这天性,正常,这时他也拆开了信,打眼一看却愣了,上边只有一句话——徐子桢,我在你卧房中留了件宝贝,你可敢一看?

    妈的这谁啊?敢将我?什么宝贝老子不敢看?

    徐子桢的脾气顿时上来了,抬脚就往里走,刚走没两步又停了下来,转头问门房:“说是有人找我?人在哪呢?”

    门房一脸茫然:“小人整日都在,未见有访客。”

    徐子桢眉头皱了起来,他不相信有人会把陷阱设在他自己家里,而且还是自己的卧室里,所以这事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恶作剧,有人耍他一下而已。

    不过回来都回来,总是进去看看才好,徐子桢没再多问,径直往里而去,卓雅好奇之下也跟了过去。

    ……

    后院之中,已近西斜的阳光照在屋脊上,将屋顶的另半边拉出一片阴影,而就在这片阴影中此时正趴着两个身影,其中一人看了看身下不远处的房门,低声道:“青二,你说咱们这么劳师动众的,真能有用么?”

    那叫青二轻声嗤笑道:“怎会无用,那小娘们儿中的是你何家独门的散,等徐子桢回来的时候怕是正发着浪,徐子桢可是出了名的急色,怎会按捺得住?赵家皇帝如今已是咱嘴边的肉,吐蕃内乱已久自顾不暇,西夏皇帝眼看就快死了,若是这时连大理都跟老赵家翻脸,嘿嘿……”

    先前那人也干笑了两声,又道:“莫再提我老姓,我现在叫青五,被殿下得知可少不了罚你。”

    青二明显神色一紧:“错口错口,别让殿下知道……噤声,徐子桢来了。”

    “快去找青三把大理世子带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对,快走。”

    两人借着阴影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转瞬消失在屋顶,只是他们没发现,就在他们刚才趴着的地方不过三丈开外,有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庞缓缓露了出来,嘴边带着一抹冷笑。

    ……

    徐子桢很快就来到了后院卧房门外,他没急着推门进去,而是先侧耳听了听,屋子里一片安静,听不出有什么异常,他稍一思忖对卓雅说道:“你先在这儿等着,我进去看看。”

    卓雅点点头:“若有不妥便叫我。”

    徐子桢应了一声,想也不想推开房门跨了进去,堂屋里空荡荡的不见人不见物,他翻手抽出腰间刀来,小心翼翼地往里走去,可是才一到里间门口就愣住了,嘴巴张得能塞进个鸡蛋,手里的唐刀也险些拿不住掉落在地。

    他的床上竟赫然躺着一个漂亮姑娘,看着不过二八芳华,身形窈窕玲珑,身上穿着件质地上佳的华贵丝衣,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只是现在她的情形却有点不对劲,一双眼睛微微睁着,眼中春意盎然,几欲滴出水来,一排雪白的贝齿咬着红唇,手指紧紧揪着床上的被褥,显然这时她还有几分清醒,尚在强自挣扎着。

    最要命的是她的衣襟已经大开,酥胸半露,辗转间一对颤巍巍的玉兔已呼之欲出,看得徐子桢险些连眼珠都掉了出来。

    咕唧……

    徐子桢勉强吞了口唾沫,这妞年纪不大,身材倒是发育得真不错,再加上现在这副样子,绝对是个勾人魂的妖精……

    嗯?不对!这妞中招了,要不怎么会在老子床上发浪?

    徐子桢脑中迅速恢复了清明,手指使劲在大腿上掐了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提高声音叫道:“卓雅,快来!”

    卓雅不知屋里的情况,正在门外干着急,听见徐子桢叫她慌忙跑了进去,才一进门就傻在了那里。

    徐子桢没好气地催道:“还发什么愣,这妞中招了,赶紧给看看,要不然她快顶不住了,老子也快顶不住了。”

    “啊?好!”卓雅这才回过神来,快步走到床边拿住那姑娘的脉门探了一下,又翻开眼皮看了看,接着松开手从怀中取出针包来,“还好无大碍,不过是散罢了,能解。”

    这时候她也顾不得徐子桢在旁边,将那姑娘胸前的衣襟扯开了些,露出一片凝脂般的肌肤,同时运针如飞精准快速地刺入胸口。

    卓雅的医术果然不是吹的,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后那姑娘咬着嘴唇的贝齿渐渐松了开来,眼睛也慢慢睁开,她茫然地看了一眼卓雅,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看见徐子桢时忽然愣了一下。

    徐子桢也在看她,而且看了有一会了,他总觉得这姑娘挺面熟,这时见她看过来,忍不住问道:“姑娘,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