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32章:昔有佳人公孙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脸上虽满是怒意,可暗中却松了口气,这个回鹘使节老奸巨猾,没皮没脸的竟然选女学比试,而且还生怕女学中藏龙卧虎看了一圈再选,可他万万没想到选了半天还是选错了。※%,

    林朝英的身手如何徐子桢再清楚不过了,当初在京兆府外的官道上他就曾经差点死在林朝英的剑下,再说了,将来哪怕是那个名动天下独一份的中神通王重阳见了她也得认怂,眼下还会怕一个区区回鹘护卫?

    可是徐子桢不知道,回鹘使节会选上林朝英还是她自己低声叫李清照站到她身前来作保护状,为的就是给回鹘使节一个错觉,而李清照也是冰雪聪明,立即反应了过来,而且做戏做了个十足,果然让回鹘使节中了招。

    “是!”林朝英脆生生应了一声站了出来,微风拂过鬓边,几缕青丝飘扬,再配上一袭白裙,端的是风华绝代宛如天人,可就是看不出一点会功夫的样子。

    那个回鹘护卫跳到台下,弯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他望着面前的林朝英,眼中闪过一道淫秽之色,随手耍了个刀花。

    回鹘使节站了起来,看着空手的林朝英假意和气地问道:“小姑娘,可要本王借把刀与你?”

    林朝英却根本不理他,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抬头对徐子桢道:“烦请先生与我借柄剑。”今天赵桓亲临,除了护卫和使节的亲随之外没人带武器,连演武场中平时备着的兵器架都收走了。

    回鹘使节被当众驳了个面子,不禁有点下不了台,暗恨之下偷偷对那护卫使了个眼色,让他不必顾虑,好好蹂虐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娘们。

    “好。”徐子桢转身看了一圈,朝着回鹘使节右侧走去,那里是西辽使节的座位,他走到耶律符面前一笑,“符叔,剑借我使使。”

    众人被他的一声称呼吓了一跳,徐子桢和西辽耶律大石的关系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们更没想到徐子桢居然和这次来的使节会认识,而且看样子两人的关系还不浅。

    耶律符冷漠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意,回手将腰间配剑解下递过,还破天荒地揶揄道:“你小子早就看中我这柄宝剑了吧?难为你忍到了今日。”

    徐子桢嘿嘿一笑接过剑来丢给林朝英,忽然笑容一敛,淡淡地说道:“既然人家瞧不起女学,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是!”林朝英应了一声,随即转身看向那回鹘护卫,呛的一声拔剑在手,剑尖稳稳地指着前方,眼神中看不出一丝紧张,只有平静淡然。

    回鹘使节心中一紧,他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好像还是选错了,可没等他再想下去,那名护卫已动了。

    林朝英的眼神让那护卫感觉到了被轻视,顿时大怒,二话不说就扑了过去,手中弯刀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朝林朝英直劈过去,林朝英纹丝不动站在原地,直到刀锋即将临近,她才身子一侧轻巧地避了开来,剑刃顺着身体转动的方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她本就长得极漂亮,青丝如瀑再配上曳地白裙,长剑舞动间衣袂翩跹,真如仙子下凡,美到让人瞠目结舌。

    段琰看得兴奋起来,站起身拍手吟道:“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那护卫一刀劈空就知道大事不好,刚回头就见剑影如电般刺来,他赶紧提刀格挡,可剑光却又瞬间变化,一道变成了无数道,顿时让他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抵挡才好,一不小心失神之际胸前已中了一剑。

    一道血箭飙射而出,不等他痛哼出声林朝英已转到了他身后,剑柄倒转在他后脑上一敲,那护卫顿时软软瘫倒,和刚才那吐蕃护卫一样趴在了地上,状如死狗。

    全场呆滞,所有人脸上都带了不敢置信的神情,要说刚才尚桐的身手让人惊讶,那林朝英的身手就是让人惊恐了,谁都没想到回鹘使节随便选了个女学都能使出这么惊世绝俗的剑招,就连使剑高手耶律符都眼睛一亮。

    林朝英回到台下,收剑入鞘盈盈一礼,身上白裙干干净净,没染上半点血污。

    段琰满脸激动地说道:“这位姐姐好俊的功夫,我的诗都才念一句就把人收拾了。”

    这话刺激得回鹘使节脸上肌肉一抖,再也不顾风度地站起身来,转身对赵桓咆哮道:“区区比武切磋,你们竟敢伤我护卫,宋人皇帝,你今日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赵桓脸上浮现出一抹怒色,可随即又强压了下来,回鹘如今有金国撑腰,他就算不怕也不敢得罪他们,但这个使节太过猖狂,居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徐子桢冷笑道:“人又没死,急个毛?”说完对台下喝道,“医护队,出列!”

    回鹘使节被徐子桢呛了一句,刚要发怒时却见台下迅速奔出几个女学来,腰间悬着个布袋,来到那趴在地上的护卫身边,两人将他翻转身平躺在地,另两人手脚麻利的将他衣襟解开,一人捏住他伤口,另一人拿出根鱼骨针来,素手翻飞间已将伤口缝合,接着上药、包扎,不过瞬息工夫就给他止住了血。

    几个女学将那护卫血污擦净衣衫穿妥,然后回身朝台上盈盈一拜,又回入了队中。

    自赵桓以下所有人看得直了眼,这几个女学的手段实在太过高明,林朝英那一剑划得皮肉外翻血流如注,可她们几人竟然这么快就把伤口收拾完毕,动作娴熟老练如行云流水,台上不管哪国人都没见过什么学院有医术这么高明的女学。

    徐子桢脸上的怒意早已不见,转身笑吟吟地看向刚才的吐蕃使节:“努齐将军,现在知道咱们这些娇滴滴的大姑娘有何作为了么?”

    努齐的脸上阴沉之极,徐子桢这话又一次打了他的脸,却偏偏无法作声,这次连回鹘使节也栽了,这应天学院难道真有这么深不可测么?

    这场比试又是徐子桢赢了,又是一箱金子到手,徐子桢和学子们高兴自不必说,就连百官中也有大半觉得解气,不为别的,就为刚才回鹘使节胆敢对赵桓无礼吼叫。

    徐子桢将剑送还给耶律符,刚要走时却又站定了下来,斜眼瞥了瞥回鹘使节,问耶律符道:“符叔,这位大人您认识吧?”

    耶律符似笑非笑地道:“认识。”

    徐子桢点点头,看似随意地说道:“有空灭了他,我请你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