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34章: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马春林忽然咦的一声:“那不是顾夫子之孙么?”

    众人尽皆一惊,顾易是当今鸿儒,门生满天下,朝中不少人都受过他的教诲,当下就有无数目光看向了静立一旁的顾易,却见他脸上没有一丝紧张,好像站着当靶子那个压根不是他亲孙子一般。¢£,

    顾易认识宝儿,但不知道他会射箭,只是他相信徐子桢,既然他敢应战自然有他必胜的把握。

    顾仲尘已站好,枣子稳稳地顶在头上,侧身将铜钱咬在嘴里,竖起拇指给了个手势,宝儿二话不说拉弓就射,铮的一声箭已离弦,紧接着又一箭搭了上去,前后追着飞出。

    噗的一声枣子被射了个对穿,飞到顾仲尘身后的树上钉住,另一箭则正中他嘴里的铜钱中央方孔,箭簇穿过只留个箭尾兀自在急速颤抖着。

    哗!

    众人皆惊!

    完颜昌更是猛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眼睛瞪得如铜铃,嘴里几乎能同时塞进几个鸡蛋去,他死活想不到选个年纪最小的居然还会选错,这箭术……就算在他们部落里也他妈没几个人比得了啊!

    宝儿收起弓瞥了一眼身边面如死灰的那个护卫,难得童心大起揶揄道:“射啊,大不了让你兄弟多俩洞,怕啥?”

    那护卫双腿发着颤,看了看远端当靶子的那护卫,又看了看宝儿,挣扎着抬手扯开弓。

    完颜昌十分适时地制止了他:“不必试了,这局……本帅认输!”

    他不得不认输,那个护卫虽是他手下出名的神射手,但他知道绝达不到宝儿这样的水平,真要勉强开弓只会射偏见血,到时在宋人面前不是更丢脸?

    宗泽兴奋地一把抓住徐子桢的手,连连叫道:“徐老弟你可说话算话,这徒弟我收了!”

    “好说好说。”徐子桢脸上笑着,心里也在笑,宗泽可是将来岳飞的师父,宝儿能拜他为师,也就是说成了岳飞的师兄,这身份档次一下就高大上了。

    宝儿回到台前将弓还给宗泽,刚要回列队中赵桓叫住了他:“张宝儿,你如此年纪竟有这般箭术,来人,赏!”

    不多时那个随侍的小太监端了个红漆盘子过来,上边摆着两个大大的金元宝,宝儿高高兴兴地谢恩收了起来,完颜昌恨得咬牙切齿,不甘心之下强笑道:“那孩童,你这箭术在这学院中怕是无人能及了吧?”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自己瞎眼选错了人,结果被徐子桢偷鸡凑巧赢了一局。

    宝儿看了他一眼还没说话,徐子桢笑着说道:“既然完大帅不服气,那就给您看个能及的。”说完又到赵桓面前抓了一把枣,数了数有五个,来到台边随意点道,“你你你你你,出列。”

    五人应声而出,徐子桢把枣子丢给他们让他们去百步外站好,这时那个小山似的身影又跳上台来扛金子,徐子桢把宗泽的弓顺手递到他手里:“大野,去,给完大帅开开眼。”

    “是!”大野也不拿箱子了,应了一声接过弓跳到台下,从箭壶里一下抽出五支箭来,同时搭到了弦上,顺手微微一捻散开,也没见他怎么瞄就拉满了弓,铮一声五箭同发,众人还没回过神来,远端五人头上的枣子已同时被射穿,钉在了树上。

    “好!”

    全场震惊,连赵桓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神技,这绝对是神技,打从他出娘胎起就从没见过这样的神射手,要知道那五人是徐子桢随手点的,高矮各有不同,大野居然还能在百步外五箭齐射同时命中,台下所有学子更是已不顾什么皇帝不皇帝了,兴奋激动地大声叫好。

    大野回到台上将弓交还,还是那副憨憨傻傻的模样,要不是远处树上那五支箭还在,怕是谁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汉子会是一个惊艳绝伦的神射手。

    徐子桢现在倒是来了兴头,他算想明白了,完颜昌今天铁定不会罢休,那他的低调谦让就没意思了,反倒会给对方穷追不舍的机会,还不如主动出击。

    他笑眯眯地看着张大嘴巴满脸呆滞的完颜昌,说道:“完大帅,你们女真精于骑射,还要不要再选个学子来跟你的人比比骑术啊?”

    完颜昌回过神来,冷笑道:“本帅正有此意。”

    这时冷不防从旁边传出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大胆徐子桢,竟敢挑衅大金尊使,该当何罪?”

    徐子桢回头望去,见是一个干瘪老头,身上官衣补服显示品阶不低,眼神阴沉,颌下无须,却从没见过,徐子桢问雍爷:“这谁啊?”

    雍爷的神情不太好看,黑着脸道:“当朝梁太傅。”

    徐子桢恍然:“原来你就是梁师成。”

    梁师成脸一沉,徐子桢直呼他姓名,分明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可是他哪知道徐子桢早就知道了他的下场,知道他根本活不了多久,哪还会买他的帐?

    可徐子桢还没完,接着又道:“咱们这正玩得嗨呢,怎么就挑衅了?他们找咱们学子试巴的时候您怎么不说话?这时候官家没吭声你倒跳出来了,嘁,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梁师成终于大怒,喝道:“混帐,来人,给我拿下!”

    徐子桢忽然转身对赵桓道:“官家,这货没把您放在眼里,该收拾收拾了。”

    百官无不瞠目结舌,徐子桢难道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跟梁师成这样说话,这还罢了,居然还对官家这种态度,简直是以太师自居的模样。

    禁军们互望一眼,终究没人敢动,徐子桢说得没错,赵桓都没说话,梁师成就敢擅自作主拿人,置官家的帝王之威何在?

    梁师成愈发恼怒,刚要发作,却听赵桓阴恻恻地说道:“梁师成,不如朕这皇位由你来坐如何?”

    他怎么能不生气,不光是徐子桢说的那样,更重要的是之前受了太多金人的鸟气,好不容易今天来了应天学院有徐子桢给自己长脸,眼看又能下一城,梁师成却出来捣乱了,而且还说什么大金尊使,完颜昌难道是你爹么?

    梁师成心中咯噔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盛怒之下在外国使节面前丢了皇帝的脸,他赶紧转身跪倒拜伏,惶恐无比地连声说道:“老臣糊涂,官家恕罪,官家恕罪!”

    赵桓哼了一声还没说话,徐子桢却摆手道:“算了官家,关门打崽子,莫给外人看了笑话。”说完转头对完颜昌道,“怎么样完大帅,还比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