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35章:厨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完颜昌道:“徐公子盛意拳拳,本帅自然还得见识见识你学院的高明之处。△,”

    徐子桢侧身指向女学方阵:“那就选吧,反正你们也就这点出息,只敢挑咱们学院的大姑娘比划。”

    完颜昌气得肺都快炸了,咬着牙冷冷地道:“徐子桢,本帅乃大金国使节,你却三番两次以言语辱我,今日你若不给我个交代,本帅便让你见识见识大金铁骑!”

    可是他话刚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果然,徐子桢嗤笑一声,鄙夷道:“多新鲜,你们大军早就毁约南侵,现在都快打到咱们官家鼻子底下了,你还拿这事吓唬我?你不害臊老子都替你害臊,再说了,大金铁骑怎么了?我又不是没见识过。”

    “你……”完颜昌腾的站起身来,怒目横眉,却再说不下去,可不是么,徐子桢岂止是见识过,当初太原城外八百破三万的故事如今全大宋的茶馆都编成了书在说。

    “好!”

    完颜昌说不下去了,台下众学子却大声喝起彩来,他们都正值年轻热血之时,本来赵桓就在台上高坐,他们不敢放肆,可随着每场比试以绝对压制的气势收尾后他们的血就了起来,而徐子桢这几句话霸气绝伦,更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这下他们再也压抑不住,震天般的叫好声响了起来。

    赵桓心里说不出的痛快,泥人都有三分土性,何况他虽然懦弱但总归是个皇帝,徐子桢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虽然有失礼节,但却等于替他出了口气,但是场面话总还是得说,要不然闹下去对徐子桢不利,对他更不利。

    他脸色一沉,故作不快地喝道:“徐卿,不得放肆!”

    徐子桢自然明白赵桓这是为他好,顺势一揖假惺惺道:“微臣失礼,官家恕罪。”说完扭头又对完颜昌一笑,“完颜大帅,您大人有大量不会跟我计较的哈?”

    他这次称呼了完颜大帅,又正儿八经的赔了罪,完颜昌一肚子气没地方出,只得闷哼了一声坐了回去。

    徐子桢笑嘻嘻地又道:“完颜大帅,这骑术还比么?要比的话台下学子随您选。”

    完颜昌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应下,可话快到口边时又忍住了,徐子桢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这里头绝对有问题,完颜昌不由得想起刚才输的那几场,心中犹豫了,看着徐子桢得意的样子,他还是决定先放弃这一阵。

    小不忍则乱大谋,徐子桢,现在先放过你,别给我找到机会!

    他故作大度地摆摆手道:“不必了,我女真儿郎自游在马背上长大,与你们比试未免欺人。”

    徐子桢心里暗松了一口气,他故意这么说就是让完颜昌心里发怵不敢应战,其实他心里着实紧张,大宋的马没那么好买,整个学院里会骑马的屈指可数,也就一个大野是精通骑术的,可也不能总拿他出来亮相吧?

    比试暂时停了,徐子桢一挥手,台下女学们的琴音又响了起来,在乐声鼓点中武举们又动了起来,队列迅速转动,每两人为一组,这次练的是徒手搏击术。

    这是徐子桢教给他们的套路,每招每式都不见花俏,简单迅疾实用,十分适合军中所用,再配上激荡人心的鼓声琴音,竟有另一番激昂的景象。

    赵桓从没见过这样的拳招,坐在台上看得津津有味,看到一半时徐子桢领着个婢女上来,将一碟不知什么东西摆在了面前。

    “这是何物?”赵桓好奇之下尝了一口,顿时连声赞叹,盘里的东西比鸽蛋大些,黄灿灿香喷喷的,表面撒着白糖淋着奶酪,吃上去又香又糯。

    徐子桢暗笑,这是他以前常吃的芋圆,不过这年头调料少,只能用这种简单法子来作,但就算这样还是让赵桓赞不绝口了。

    不过片刻芋圆已有半碟入肚,赵桓这才停箸,高兴之下说道:“来人,将做此物的厨子宣来。”

    “是。”小太监应声而去,过不多时领了个妇人上台。

    “民妇叩见官家,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桓看了看这厨娘,见她年纪并不太大,虽然眼角依稀有皱纹,但保养得很好,而且能看得出年轻时必定是个美人,即便是现在也还风韵尤存。

    “此物叫何名?是你所做么?”

    厨娘道:“回官家,此物名唤龙珠,正是民妇所做。”

    龙珠?这名字好!赵桓愈发高兴,大喜之下便让小太监也赏了她两个金元宝,那厨娘很懂规矩,收了元宝谢恩后刚要退下,却被人叫住。

    “那厨娘,且慢。”

    赵桓和徐子桢的目光同时转去,只见开口的是那个高丽使节的通译。

    徐子桢皱了皱眉:“怎么个意思?”

    那通译脸色尴尬,吃吃地道:“车大人说……说诸位大人都试过学院风采,现在该轮到他了。”

    徐子桢看了一眼通译身后的高丽人,是个表情呆板身材干瘦的小老头,徐子桢记得从进学院大门时这个小老头就好像没睁开眼过,现在仔细看了才发现,原来小老头是眼睛太小,几乎眯成了一道缝,乍一看就象睡着似的。

    他心里冷笑一声,高丽人看来果然跟金狗穿了一条裤子,完颜昌刚没讨到好去,这会儿蹦出来要扳面子么?来就来,老子会怕你?

    “行,欢迎车大人指教,不知道你想试什么?”

    通译传过话去,车大人面无表情地说了几句什么,通译的脸色更是难看,咬了咬牙说道:“车大人说……说比功夫。”

    徐子桢忽然冷笑一声:“你把话都传完整了么?”

    通译一怔:“这……”

    徐子桢摆了摆手:“既然你不好意思说,那就我来说吧。”说着眼神森冷地望向那高丽使节,“他说,花拳绣腿有什么可比的,要么就比真功夫,无论拳脚兵刃,生死勿论,对么?”

    通译张大了嘴,不敢置信地道:“徐大人你……”

    徐子桢的语气越来越冷,接着说道:“他还说,既然老子随便他们选,那他也不客气,就选她……对不对?”

    只见他抬起手指向了那个刚要退下的厨娘。

    台上台下同时哗然了起来,反应快些的在震惊徐子桢竟然听得懂高丽语,反应慢的则在愤慨高丽人的不要脸,连一个厨娘都好意思选。

    可是让他们震惊的还在后边,只见徐子桢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不见,转身对那厨娘一笑:“娘,棒子求虐呢,要不您就成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