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38章:徐君,有何指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谁都不知道徐子桢说了什么,他们都只看见高丽使节乖乖的把金子交了出来,连护卫被伤的事也不追究了,显然是在那三门大炮下认怂了,赵桓看在眼里,只觉得神清气爽。≧,

    抱着金人大腿便能对我不敬?哼,朕有徐子桢!

    所有人的目光转向了鸟羽,高丽服了软,就剩他了,可他却明显比高丽使节沉得住气,虽然衣摆下的双脚也在发抖,但还是一脸倨傲,显然是不打算认输了。

    徐子桢居然没管他,走到赵桓面前笑眯眯地道:“官家,时辰不早,该用午膳了,微臣备下的节目也就这么多,不知官家可否满意?”

    赵桓满意之极,今天本来是做好准备要丢好大一个脸,没想到徐子桢没让他失望,不光没丢脸,反倒把那几个不知好歹的货狠狠打了脸,但是场面上他还是不能乱说话,只雍容高贵地点点头,语气平淡地道:“甚好,朕心颇慰。”但是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下给了徐子桢一个眼色,这下徐子桢终于看明白了,这是赞许,是表扬。

    一场刀光剑影的参观终于拉下了帷幕,完颜昌即便再不甘心也没了办法,不用猜都知道,今天之后应天学院不但不会被赵桓关闭,反而更将辉煌,不过他也在心里记下了,这次回去就将今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左帅和四王子,待到攻破应天府时这里的学子一个不落都得掳去,当然还有那三门惊世骇俗的新型巨炮。

    徐子桢又走到台边,对台下喊道:“林芝。”

    林芝应声而出,赵桓和众使节都不由得一怔,这个小姑娘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刚才混在女学中谁都没留意她,尤其是完颜昌和吐蕃回鹘等几个使节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比试的时候选她了,那还不是必胜?

    徐子桢吩咐道:“跑一趟小成楼,把挂在前排的那十几幅字画拿来,请官家御览品评。”他说完忽然撮唇作哨,只见场外飞快地奔入一匹马来,这马全身上下纯白,高大神骏极是漂亮,正是徐子桢的小白菜。

    “骑马过去,别让官家等。”

    “知道啦。”林芝刚应了一声,小白菜正好如风一般弛过,速度没有半点减慢,就象划过一道白色的闪电,林芝小手一伸搭住了马缰,接着身体倏忽不见。

    台上本准备起身走人的众人顿时愣住,等回过神时马已经跑出老远,这时他们才看见马鞍另一侧挂着个娇小的身躯,斜斜的贴在马腹旁,就象一片轻灵的羽毛,不论怎么颠簸都没有丝毫掉落的迹象,紧跟着众人眼睛一花,林芝不知怎么已翻身骑上了马背,身体稳稳坐着,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

    完颜昌又不后悔了,偷偷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还好刚才没选这小丫头,不说别的,若是只比骑术的话少不得又要输一阵,他眼神古怪地看了一眼徐子桢,这莫非真是上天派来与我女真作对的么?连教些学生都强悍如斯,当真不敢置信。

    徐子桢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林芝年纪太小,当然进不得学院学习,但却是由高璞君亲自教她一些基础的学识,她其实真不会功夫,可她小时候起就被那个吐蕃地主拣来当作了奴隶,每日里牧马放羊,当初为了救徐子桢,她都能独自骑马赶夜路去找救兵,她的骑术可见一斑。

    从演武场到小成楼有段距离,一来一返再快也要片刻功夫,赵桓再次落座,等着字画,台下队列中一个清丽绝伦的女学出列,端坐摆琴演奏了起来。

    徐子桢趁别人都在欣赏琴音时独自来到日本使节面前,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却不说话。

    鸟羽眼睛微眯,冷笑道:“徐君,有何指教?”

    徐子桢挥手屏退通译,用日语低声问道:“鸟羽上皇,玉藻被你收了么?”

    鸟羽顿时脸色大变,就在他临来大宋的前一天,朝中一个大臣送了他一个美得无法形容的少女,他一见之下惊为天人,并赐了她一个名字,就叫做玉藻,可惜他忙于准备这次大宋之行没来得及宠幸,甚至连小手都没摸上一把。

    他本打算这次回去就把玉藻收作妃子的,可是这件事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这次的使节团里更是无一人知晓。

    “你……你怎么会知道?”

    徐子桢怎么会知道?他连中国历史都没读熟,又怎么可能了解日本历史?

    说起来还是眼前这个猥琐的日本使节太有名,也就是鸟羽天皇,因为他有一个更有名的老婆,也就是徐子桢说的这个玉藻,据说这个玉藻长得千娇百媚妖艳绝伦,后世把她传成了妲己逃亡到日本的化身,徐子桢知道这个神话故事,自然也就顺带着知道了鸟羽这个人。

    整个日本历史上徐子桢只知道这个鸟羽天皇,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鸟羽是和靖康之难同一年代的,还正好被他见着。

    神话故事是编出来的,但这个人物却是存在的,徐子桢一直对历史上那些红颜祸水的真实容貌很好奇,比如妲己,比如貂蝉,比如玉藻,没想到这次来大宋的日本使节居然就是鸟羽,既然是这么巧,依着徐子桢的性子不忽悠几句是说不过去的。

    “我不光知道玉藻,还知道上皇阁下年纪轻轻就禅位是迫不得已,你心里其实是想着要重持朝政的,对不对?”

    鸟羽终于再也坐不住了,刚才的沉稳瞬间消失不见,他腾的站起身来,脸色煞白眼神惊恐,死死盯着徐子桢,颤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没有否认自己的心思,在徐子桢开口说出玉藻这两个字时他就不打算否认了。

    徐子桢瞥了一眼远处的完颜昌,淡淡一笑:“我怎么知道你先别管,找个机会跟你单独聊聊,我能完成你的心愿。”

    鸟羽呼吸急促,眼神闪烁不定,直直地盯着徐子桢,不知过了多久才象下了决定似的重重点了点头:“好,你有什么条件?”

    徐子桢笑了:“简单,当着完颜昌的面把金子还我,并且,大礼参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