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40章:借你俩高手使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完颜昌现在生吞了徐子桢的心都有,没想到一不小心又被坑了,什么女院第一美女,居然是自家的小公主,要知道这可是当今圣上的亲妹妹,连左帅和四王子都得称她一声小姑,自己不过是旁系的纨绔出身,凭着会来事能拍马才借着国师的线攀到这个位置。》,

    他倒是听说过小公主不乐意圣上给她选的驸马而赌气出走,可怎么都不会想到她会出现在应天学院,想起刚才自己还说要带她回去调.教,额头上的冷汗又忍不住渗了出来。

    赵桓和百官俱都吓了一跳,台下众学子更是惊得目瞪口呆,阿娇来学院有些日子了,用的名字叫徐娇,她长得娇俏可爱,性子活泼开朗爱交朋友,和院内诸多女学都关系匪浅,就连儒生中也已有不少暗中仰慕她的。

    可谁都没想到这个非常好相处的小美女居然会是金国公主,连这个嚣张跋扈的金国使节在面对她时也大气不敢出。

    阿娇似笑非笑地看着完颜昌:“怎么,还要带我回去调.教么?”

    完颜昌伏低脑袋不敢抬起,连声称道:“公主恕罪,微臣该死!”

    阿娇偷偷看了一眼徐子桢,见他微微摇了摇头,顿时会意,冷笑一声道:“这次便饶了你,滚吧,还有,我只想在这里好好学上一阵,莫来烦我。”

    “多谢公主开恩,微臣这便告退!”完颜昌只觉后背凉飕飕,那是被冷汗浸的,脸颊火辣辣,那是被徐子桢打脸打的,他已经没心思再闹什么花样,忙不迭的就要离去。

    段琰在一边看得兴起,拍手笑道:“好玩好玩,桢哥哥果真厉害,把那金人使节整得一点脾气都没了。”

    段琛无奈地叹了口气,偷望了一眼台下的阿娇和温娴,用只有他们俩听得到的声音问道:“小妹,你不会真想嫁给徐子桢吧?”

    他担心的不是别的,徐子桢的红颜知己实在不少,而且这里头还有好几个别国公主,自家妹妹真要嫁他的话,那大理郡主的名头可不占多大优势。

    “哼,不告诉你!”段琰的小脸难得一红,忽然转移话题大声说道,“哥,我也想来这里入学。”

    段琛哪会不懂她的小心思,可是金人如今大举南侵,谁知道应天府会不会被破,他哪敢冒这个险把妹妹留着?

    可是没等他开口阻止,赵桓已笑眯眯地道:“朕准了,蒋卿,此事交于你了。”

    蒋院长应了下来,这下段琛无法再说什么了,只得求助地看向徐子桢,徐子桢耸了耸肩,给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他也不愿意段琰这时候来应天府,可皇帝都开金口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小白菜风驰电掣般奔入演武场,才来到台下就猛的停了下来,前蹄扬起一阵长嘶,马背上的林芝如穿花蝴蝶般掠下,手里抱着十几幅卷轴,快步奔到台上,小脸红扑扑的将卷轴递给徐子桢。

    一场参观就此结束,赵桓万分满意地起驾回汴京,带着徐子桢呈上的十几幅字画,虽然这次诸国来贺他费了不少金银,可有大半都流到了徐子桢口袋,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并且在学院里他的面子可撑得十足。

    诸国使节也已完成了此行任务,各归各路,徐子桢给学子们放了半天假,自己也匆匆离去,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近两个时辰后才见他笑眯眯地回了家中。

    徐子桢是去和鸟羽上皇见了一面,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用忽悠把鸟羽稳住,汴京被破在即,等赵构继位登基后就是他徐子桢大展拳脚的时候,挥军北上收复失地时他可不想日本再出来挤一脚。

    他不愿意见到日本出手相助金人,也不希罕日本人助他去攻金,这个民族出了名的反复无常无讲信义,他懒得跟他们打什么交道,而避免日本参与其中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引起他们的内乱,让他们无暇顾及别的事。

    想到刚才鸟羽的脸色徐子桢就想笑,因为他跟鸟羽说了一句话:“你儿子不是你儿子,是你爷爷跟你姑妈的儿子。”

    这话听起来混乱之极,可却偏偏万分真实,这事在历史有记载,鸟羽的皇后是他爷爷硬塞给他的,问题是这个皇后正是他爷爷的养女,说起来就是他姑妈,而且皇后和他爷爷早就有些不干不净,当然,他的儿子究竟是他亲生的还是他爷爷的,这事就无从考究了,徐子桢为的只是忽悠,说就说了,反正鸟羽也正怀疑着,肯定会就此当真。

    鸟羽在听到这话后脸上忽青忽白,眼神闪烁不定,徐子桢恰到好处地又说了一句话:“上皇阁下,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爷爷已经准备再立一位天皇了,现任天皇将会成上皇,而你将会被逼出家,以后我再见你就该称你法皇了,当然,那时候你再要把持朝政就没什么可能了。”

    其实真实情况是鸟羽的爷爷白河法皇再过两年就会去世,鸟羽正式接手朝政,废除现任天皇,逼着他禅位给他的另一个儿子,就象当年他爷爷逼他做的那样,可是徐子桢不想再等,为免意外发生还是胡说一通,让小日本内讧去再说。

    鸟羽沉思了良久,终于忍不住疑惑地问道:“徐君,你为什么会帮我?我不信只是那一箱金子就能打动你。”

    徐子桢道:“因为我知道你能执政很久,而且我想跟你做一笔买卖,一笔长期的买卖,不知上皇阁下有兴趣么?”

    鸟羽对买卖不感兴趣,但是徐子桢那句他能执政很久的话让他动了心。

    “请指教。”

    徐子桢笑了:“上皇阁下谦虚了不是?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该怎么做。”

    鸟羽讪笑一声:“白河法皇平时深居寺院中,四周护卫重重,要想刺杀他绝非易事,我倒敢做,可实在是……”

    徐子桢翻了个白眼:“就这点破事?简单,借你俩高手使使。”

    鸟羽明显有些不屑:“徐君,我府中可也不都是吃白饭的。”

    “那你府中有这个么?”徐子桢笑吟吟地从腰后摸出一把火铳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