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42章:天下兵马大元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赵构和徐子桢均一愣,面面相觑之下赶紧开门迎出,刚出屋门就见赵桓穿着一身便服远远而来,两人赶紧在门口大礼迎接.

    赵桓笑着扶起二人:“子桢贤弟也在?那可正好。∽↗,”

    赵构奇道:“皇兄去而复返,莫非有何机密要事?”

    徐子桢正在站起身,忽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问道:“官家是来给七爷封官的吧?”

    赵桓顿时停住了脚,愕然道:“子桢贤弟你……你怎知道?”

    徐子桢笑笑:“我猜的。”说着对赵构道,“七爷,赶紧预备接旨吧。”

    赵桓只愣了片刻就哑然失笑,他想起徐子桢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能猜到他的来意自然不奇怪,赵构将信将疑地等着赵桓发话,只见赵桓神色一整,随身的小太监从身后踏出,朗声道:“康王赵构接旨!”

    赵构一惊,赶紧跪下,徐子桢也只得再跟着跪了下来,这次赵桓没阻拦他的跪拜,显然事情不小。

    小太监声音清亮吐字清晰,但是念的东西徐子桢实在听不懂,只有少数几个词算是勉强明白了,什么河北山西诸府州守军,什么疾驰救援,最后一句让徐子桢大吃一惊。

    “命赵构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总领各军!”

    赵构显然也被吓到了,呆滞了片刻才想到叩头谢恩,等他接过圣旨后赵桓才低声说道:“德基,兹事体大,金人恐不日便将兵围汴京,千万莫要负了朕对你的期望!哦对了,你可亲去联络山西河北义军,朕知你素与他们有往来。”

    “臣弟遵旨!”赵构神情严肃地应了,这才站起身来。

    徐子桢听得傻了,什么意思,赵桓要抗金?他封赵构当兵马大元帅这事他是知道的,可没想到赵桓居然要玩真的,联络义军干嘛?真要跟金人开打?这怎么不按历史的脚本演了呢?

    德基是赵构的字,徐子桢是知道的,赵桓这次直接称呼他的字,显然在暗示他自己选择他赵构当这个大元帅而没选赵杞等人,是因为和他更亲近一些。

    可是当赵桓再说下去的时候徐子桢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单纯了,又他妈被骗了。

    赵桓将小太监屏退,屋里只剩下他和赵构徐子桢三人,这时他低声说道:“德基,朕已在与金人商议和谈,若义军势大或能使金人惧之,届时和谈便能省些钱粮……”

    徐子桢只觉一股怒火猛的蹿到头顶,赵桓再说什么他已经听不到了。

    王八蛋,本还以为他好歹有些赵家的血性,总算还知道抵抗一二,没想到让赵构联络义军为的只是让义军去当炮灰,什么给金人造成压力,中国历史上那么多起义军,有几个是能成功抵抗正规政府军的?就算有成功的,那也是在不知死了多少人的情况下成的。

    徐子桢彻底冷静了下来,赵桓果然还是赵桓,跟历史上没有一点变化,既然这样就不必再为他悲哀同情了。

    赵桓交代完之后看向了徐子桢,几次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匆匆离去了,徐子桢忽然明白了,赵桓这次封了赵构而没封他任何职位,为的就是知道他徐子桢是个暴脾气,生怕一时怒起跟金人翻脸,到时坏了他的“大事”,而他想说又没说可能就是想先跟自己打个招呼,可又怕自己发飙。

    想明白了这节徐子桢倒不郁闷了,现在也不错,至少他能硬下心肠来做自己本来就想做的事。

    赵桓走后,赵构忽然关上了门,神情凝重地对徐子桢道:“子桢,今那三门炮是何时制成?为何我从未听说过有此大杀器?若是多铸造些需要耗费多少钱银多少时间?”

    徐子桢哪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反问道:“七爷,您相信那炮真有那么大威力?”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今天您看见的都是假的。”

    赵构愣了,今天那三门巨炮给了他极大的震撼,从演武场出来到现在他一直在幻想着,如果抓紧铸造,再多几十门这样的炮必能守住汴京,不仅如此或许还能凭着这样的杀器北上,将失去的河山慢慢收复,可是现在徐子桢却告诉他,这炮是假的。

    徐子桢苦笑道:“今天您看见的那六里外的爆炸只是我让人预先埋了炸药,再加多些硫磺木屑,这边点炮那边让人点燃引信,所以您看着就象是这炮能打出那么远,其实那炮压根就没填炮弹,纯粹是个热闹罢了。”

    赵构回想了一下,好像当时炮声将所有人都震得头晕目眩,谁都看不清炮口是否真有炮弹飞出,他还有些不死心地再问道:“这炮……果真是假的?”

    “我临时造这三门炮为的只是震慑,求的是个效果,不光打不了那么远,要再开几炮还铁定会炸膛,那就成废铁了。”

    赵桓只觉浑身无力,扑通坐回到椅子上,心中无比的失落。

    徐子桢笑了笑低声劝慰道:“七爷,炮是假的,可真货却还是有的。”

    赵桓猛的抬起头来:“真货?在何处?”

    徐子桢道:“别急,现在还不到亮相的时候。”不等赵构追问他却转移了话题,问道,“七爷,您现在是大元帅了,打算怎么做法?”

    赵构定了定神,沉吟片刻道:“官家之意似乎并不想真的抗金,子桢,你说我该怎么做?”

    徐子桢听出他话中的无奈与失落,笑道:“当然按官家的话去做,联络义军,收拢山西河北各处守军,您都是大元帅了,没兵还叫什么元帅?”

    赵构盯着他的眼睛,象是想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来:“若是收拢后再怎么做?”

    徐子桢笑笑:“等您收拢估计差不多能派上用场了,到时候不用我说您也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就是。”

    赵构终于没再问他什么,徐子桢告辞后回到家,进了后院中抬头叫道:“十七。”

    屋顶上飘下一个身影,正是徐十七,躬身抱拳:“主子。”

    徐子桢道:“多找几个兄弟去学院,守着那三门炮,没别的,来一个给我逮一个。”

    “是,主子!”

    徐十七应了一声刚要离去,徐子桢又叫住了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别伤了性命,那可都是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