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45章:反间谍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咳咳……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徐子桢实在不知道怎么跟阿娇解释,赶紧转移注意力,抱着一堆烟火到院子里,拿香头点燃一支,烟火发出一记嘹亮的啸叫飞上了天,接着在夜空中炸出一团五彩斑斓的火花。

    “哇!好漂亮,好大!”

    阿娇顿时眼睛发直,兴奋地欢呼了起来,刚才徐子桢给她带来的一切不快都抛到了脑后,并一迭连声地催促屋里女眷出来放烟火。

    徐子桢在火光下偷偷擦了把冷汗,总算摆平了,其实说实话徐子桢不是当真怕她的刁蛮,而是心疼这个善良单纯的小丫头。

    一众女的全都跑到院子里大呼小叫地放着烟火,所有男的都留在厅里喝着酒,雍爷等三个老头全都很有默契的没再提汴京被破以及假神武大炮的事,只是他们很好奇,徐子桢说的赚银子是怎么回事。

    这顿酒直喝到初更敲起才散,牟先亭和雍爷醉得不省人事,耶律符算是好些,但也脚下发飘,徐子桢也不见得好过,还是大野把他扶进了后院,等他醒来时已经是天光大亮,窗外的阳光都照到了床上。

    徐子桢只觉得头疼欲裂,昨天雍爷那老头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往死里灌他,好像他记得雍爷还问他汴京什么什么的,具体的已经忘了,结果两头没落好,都醉得跟死猪似的。

    等他起床后来到屋外更是愕然发现已经近午时了,难怪肚子里这么饿,徐子桢来到院里,抬头叫了声:“十七。”

    徐十七应声从屋顶暗处落下:“主子。”

    徐子桢揉着太阳穴解着头疼,随意地问道:“逮了几个?”

    徐十七道:“回主子,四拨十五个。”

    “这么多?”徐子桢揉到一半的手停了下来,“都是哪四拨?说来听听。”

    徐十七道:“金、高丽、回鹘、吐蕃阿里王部。”

    徐子桢笑了,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光芒,衬托着他嘴边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十七,会玩逼供么?”

    徐十七的年纪跟徐子桢差不多,长得也很清秀,这时嘴边也露出了一丝跟徐子桢有些相似的笑容:“回主子,属下不会,但能边学边练手。”

    徐子桢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既然这样,那就给我一个个招呼,问点我感兴趣的。”

    “属下明白。”徐十七应了一声又闪身隐匿而去,徐子桢打了哈欠刚转身要走,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个俏生生的身影,居然是林朝英。

    徐子桢哈欠打到一半,硬生生停住打了个招呼:“林女侠,你怎么没去上学?”

    林朝英走过来道:“你忘了昨日亲口说今天放假么?”

    徐子桢这才想起好像那么回事:“呃,好像是,昨天喝多给忘了,我先吃饭去,回见。”说完他抬脚就要走,林朝英却横着挪了两步拦住他去路,一双妙目直直地盯着他,看得他心里有点发毛。

    “那个……林女侠还有啥见教?”徐子桢的心跳有些加快,可别是老子昨天太拉风了,导致这妞喜欢上自己要来表白吧?那老子到底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这可是中神通的女人,那么牛逼的情敌,老子可多半打不过。

    林朝英又看了片刻,忽然开口道:“神武大炮那出戏是假的吧?”

    徐子桢心中大吃一惊,脸上却佯装茫然不解:“什么假的?”

    林朝英白了他一眼:“我方才都听到了,一夜工夫逮了十五个,以你的性子,那炮若是真的你会被人如此轻易找到?再说你若真造出如此杀器,必定早就上报朝廷大肆锻造,又何必这般躲藏?所以我猜你定是故意引人来偷才是真的。”

    徐子桢更是惊讶,没想到刚才和十七说话被她不知不觉中偷听了去而没发现,而且还能凭空推断出那炮是假的。

    说实话他真是这么想的,用假炮做诱饵引人来偷,这炮大得离谱,只能偷着丈量尺寸和鉴别材料,想搬走绝对不可能,所以来偷的人必定是对方精于匠作的人才,而且对军中所用一般都很了解。

    徐子桢使了一招反间谍计,谁来偷谁自然就是敌人,对敌人当然不用客气,不用讲光明正大,相信徐十七会从那些人嘴里掏出些秘密的。

    西夏西辽和大理不会动歪脑筋,而鸟羽天皇和自己暂时联盟,也不会把心思动在这上边,可剩下的金国回鹘高丽还有吐蕃的阿里王部却不甘心,结果就此中了徐子桢的计。

    徐子桢眼珠一转笑道:“林女侠果然聪明,不过这事你千万别漏风,我还指着那十几个人换银子呢,留着等你遇见你那位宿命中的爱郎时当贺礼。”

    林朝英没想到他会无厘头的把话题转到这里,顿时俏脸一红,羞恼地啐道:“呸!什么宿命中的爱郎,胡说八道。”说完头也不回跑得不见了人影。

    徐子桢松了口气,总算把林朝英给臊跑了,这妞太过聪明,虽说幻想中的表白没发生,可是再说下去不知还会被她问点什么出来,那就糟糕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徐子桢没再去学院,眼看着就要和温娴高璞君成亲了,好在家里有个钱同致忙前跑后张罗一切琐碎事宜,他这个新郎反成了最清闲的,每日里不是被雍爷等三个老头叫去陪喝酒,就是被段家兄妹拉去陪游玩。

    就这么闲了三天,终于到了八月十三,也就是徐子桢娶亲的正日。

    应天府的百姓都早早得知了这件大事,无数人在午时刚过就涌到街边,等着看徐子桢红衣白马迎接新娘的情景,可是让他们奇怪的是接亲的花轿倒是有,而且还是两拨同时出发,可徐子桢却没出现。

    徐子桢没出门,而是穿着喜服留在了家里,新人接来时已是未时,并且同时送入了一间厢房内,徐子桢则在正厅门口迎客招呼着,这种成亲套路谁都没见过,来贺礼的客人无不觉得新鲜。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厅内忽然传出一声高喝:“吉时到!”

    众宾客俱都精神一振,可是却看见徐子桢整了整喜服,依旧站在厅门口,笑吟吟地望着院门的方向。

    厅内的唱礼官又喝道:“诸亲友请移步院中观礼!”

    所有人愣了一下,到院中观礼?这是拜堂还是拜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