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60章:武大郎如果不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天机与天罗的对决也很快落下了帷幕,这还是徐子桢接手天机后第一见识到他们的真实战力,可以说今天他们的表现给了他一个惊喜。

    他知道罗吉的身手极高,徐十七也不错,可是没想其他人居然也差不了太多,这次为了反围捕莫景下,徐子桢还特地多派了人,为的就是避免有漏网之鱼,结果证明他多虑了,那十个天罗堂众根本没多少反抗就被拿下,按照他说了,打残了一个,其他俱都毙命。

    徐十七呼哨一声,众人将尸首迅速处理干净,接着其余人将那个还留一口气的带了回去,徐十七垂手站到了徐子桢身边,这片林间又恢复了安静。

    莫景下的尸首还躺在地上,头颅滚在了一边,这是徐子桢吩咐的。

    林朝英嫌弃地看了一眼,问道:“怎的不将这人埋了?你还留着有用?”

    徐子桢点点头,沉声道:“我要把这老王八蛋带去祭奠我兄弟。”

    这是当初他在鲁英坟前发下的誓,对兄弟,他不会食言,不管多难他都会去做。

    林朝英不说话了,她没问,却能从徐子桢的眼中看到一抹深深的悲痛。

    徐子桢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莫景下,去年西夏开始,这个老狐狸就和他成为了敌人,从萧家到郓王府,再到天罗堂,莫景下成了让他随时保持警惕和提高自身实力的一条鞭子,从某种角度来说,徐子桢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尊敬这个敌人的。

    “十七,把他的身子埋了吧,脑袋用石灰渍起装个盒子。”

    徐十七应了一声,先习惯性地掏了一遍莫景下怀中,等他伸出手来时手掌中多了个袋子,打开一看里边是几十颗拇指大小的弹丸,看着灰不灰黑不黑的,不知是什么。

    徐子桢却一下子来了精神,这东西他太熟悉了,老狐狸每次逃走就是靠的这个,刚才他一时伤怀忘了,现在自然要拿来研究一下。

    弹丸用蜡封成,徐子桢捏了一颗在手里,略一思忖后手指微微用力,然后猛的甩出,就见一阵烟雾炸起,果然和莫景下每次使用时情形一般无二。

    徐子桢随手把整袋子丢给了罗吉,笑道:“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真好,你拿着吧,到了那边有什么危险正好拿来跑路。”

    罗吉一惊,这东西从所未见,以他掌管天机的情报来看就算是天罗堂中也没别人有这个,可见这弹丸的珍贵,可徐子桢却想都不想就给了他,他没拒绝,也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收了起来,心里却将这事记了下来。

    徐十七将莫景下的身体处理完,带着他的首级先回去了,林朝英也不再装成中年汉子,就这么赶着车往约定地方而去,不多时来到日本使节团的落脚处,鸟羽已早早地等在了那里。

    徐子桢笑着迎上前去:“鸟羽上皇,让你久等实在不好意思,不过路上出了点意外,耽搁了,还请见谅。”

    鸟羽也不问他出了什么意外,笑眯眯地道:“不妨事,我知道徐君是信人,必然会来。”

    徐子桢也笑眯眯地道:“我当然是信人,不过鸟羽上皇你是不是信人呢?”

    鸟羽一怔,徐子桢话里有话,他哪会听不出来,他神情一肃,拱手对天一字一顿地说道:“我,鸟羽,在此对天照大神发誓,必遵从与徐君的誓约,若有叛心,让我身受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哎,严重了严重了,鸟羽君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徐子桢满脸惶恐状,拉着鸟羽的手道,“我这兄弟必定会帮你完成心愿,而且绝不会牵扯到你身上,让你顺利夺回本该是你的皇位,但是……鸟羽君你一定要答应我,千万不能让我这兄弟有事。”

    鸟羽听他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心中顿时一喜,徐子桢在示好,这可是两人将来合作的良好开端,对于罗吉跟自己回日本办“大事”的安全问题,他自然满口答应,开玩笑,他虽被白河法皇压制着,可毕竟也是当过天皇的人,总还是有实力的。

    罗吉随着鸟羽走了,徐子桢目送他远去,直到看不见身影为止,这才转身上车:“走吧,回家。”

    林朝英却没立刻赶车,而是迟疑了一下问道:“徐子桢,你为何要让罗吉去做这等凶险之事?再说即便日本国皇位更替,也对你没多大的好处吧?”

    徐子桢笑了笑,笑容意味深长:“好处?我从没想过要从日本捞什么好处,所谓的将来行商贸易赚大钱也只是个借口。”

    林朝英愈发奇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徐子桢的做法简直是莫名其妙之极。

    “那你这么做又是为何?”

    徐子桢没回答,这种事他知道就行,不用跟别人交代,为何?他的目的很简单,因为那是一个猥琐的民族,一个没有节操的民族,他不知道将来自己能不能参与到收复失地反击金国中去,甚至能不能好好活着都是个未知数,但是总要先做好些准备才是。

    白河法皇把持朝政这么多年,日本的天下都在其掌握中,罗吉能刺杀成功的话在日本必然会掀起一场滔天大乱,白河的心腹绝不会甘休,肯定会在暗中策划复仇,到时候鸟羽就要忙着平乱,小命和皇位随时难保,他哪还顾得上在宋金之战的时候跨海过来占便宜?

    当然,罗吉若是没刺杀成功,结果还是一样,因为徐子桢看得出来鸟羽同样不是省油的灯,就算他败了也未必会消停。

    不管将来赵构会不会铁骨铮铮的向金宣战,大宋东部沿海能太平一阵子总是好的。

    武大郎如果不死,他是会先想办法解决西门庆潘金莲这对狗男女,还是不顾生命危险继续卖炊饼赚钱?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徐子桢对自己的这个决定很有信心,也很满意,再说了,就算将来鸟羽执政后又对大宋起了歪念,要灭了他也是分分钟的事,不就是跨个海么,又没多远。

    刚想到这里,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跨海?跨海!对啊,老子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林朝英见他不理自己,只在那里沉吟着,等了好一阵终于忍不住问道:“喂,你还回不回家了?”

    徐子桢回过神来,嘴角挂起一抹古怪的笑容:“回家?不,送我去府衙,我得找七爷商量个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