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68章:正戏开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八月十七,阴。

    这是又一日的早朝,而现在出列启奏的竟是开平王高雍,这位老王爷平时惜字如金,很少在朝中说什么,今天一开口谁都觉得希罕,无不好奇地听他说什么。

    赵桓也觉得希罕,而听到他说的东西时顿时感觉更希罕。

    长江闹水匪?而且还盘踞扬州?可为什么江南一路没任何官员上报这事,反倒是这个闲散王爷知道了?

    赵桓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视线往下扫了一圈:“谁能告诉我,为何此事无人报与朕知晓?反倒是高王爷得了消息?”

    凡是被他看到的官员无不低下头去,赵桓虽然是个窝囊皇帝,但也好歹是皇帝,坐在龙椅上再加上这样的氛围,何况他是从太子之位兢兢业业一步步锻炼到现在的,几分皇帝的气势还是有的。

    偌大个朝堂上鸦雀无声,安静得连地上掉根针都能听得见响。

    赵桓愈发恼火:“装聋作哑便能敷衍了事么?王时雍,着你即刻将扬州知府撤拿回京,朕要当面问问他,这地方官是怎么当的!”

    吏部尚书王时雍被点了名,不得不站出来,一脸尴尬的刚要答话,却听一旁有个声音阴阳怪气地说道:“官家,高王爷身在汴京却对千里之外的扬州了如指掌,果然不愧为我大宋中流砥柱。”

    说话的正是当朝太傅梁师成,和别人不同的是,他说话并没有出列,只是站在原地,而且连个套话都没有,这可是绝对的大不敬,赵桓心里本就不快,现在更是眼神不善地飘了过去。

    雍爷的老眼微微一眯,梁师成老奸巨猾,这话明夸暗贬,甚至已能称得上很诛心了,什么叫身在汴京却对千里之外了如指掌,分明在暗指自己遍插暗哨意图不轨。

    不过梁师成是老狐狸,雍爷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不紧不慢地回道:“了如指掌不敢当,也就是巧了,前些日我家小子去江宁府玩耍,路经扬州时亲身碰见,还险些因此丧了性命,梁太傅若是不信大可将我家小子传来一问。”

    梁师成刚张嘴要说话,赵桓已一挥手说道:“不必了,开平王忠正耿直,朕不信他会欺君。”

    “官家圣明!”雍爷高唱了一句,不等梁师成再开口,他就接着奏请于扬州设立水军营一事,并将其中的利害表了个透彻,扬州地处淮南东西两路和江南东路的交界处,在这里设立水军再合适不过,以后不论哪一路有水匪,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至,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方便快捷。

    赵桓当即就准了,只是他考虑的不是什么水匪,而是将来万一大宋北线守不住,被金人赶至南方后还能依托长江天险,扬州设个水军营好啊,为将来自己的南逃预先埋下一道防御线。

    梁师成和雍爷素来不对付,哪会甘心情愿让他这么顺利,可他正打算开口,却见雍爷已退回了队列中,低头垂眉再不说话,梁师成不禁一怔,他原以为雍爷费了这么大事最终会推举他的人去经营这水军,可现在看来却不是。

    难道他真是为了水匪一事?可为何我不曾收到这消息?

    正狐疑间,赵桓又开口道:“水军一事着枢密院速速办理,扬州知府即行撤拿,吏部另选贤明赴任。”

    王时雍刚应了一声,却见又有人出列:“启奏官家,水匪为祸乡间,当尽快剿除以平民患,此事非同小可,微臣愿保举一人出任知府之职。”

    梁师成顿时闭上了嘴,因为这次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从金军真定大营回京的太宰张邦昌。

    张邦昌从出使真定到现在已经离朝几个月,但是他毕竟是当朝首相,地位尊崇,就连梁师成都得敬他几分,何况这次张邦昌回京是带着使命来的——金军逼近汴京,他需要回来与赵桓商议和谈的价码。

    赵桓好奇了起来,这也是个老狐狸,平时最爱干的事就是随大流,很少主动推荐谁,可这次却破天荒开口了。

    “哦?不知张爱卿保举何人?”

    张邦昌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位置,恭敬地说道:“微臣保举官家御弟,信王殿下。”

    “这……”赵桓有些发愣,张邦昌和赵榛没什么交际,怎么会想到主动推荐他?

    梁师成则是暗喜,赵榛素来与赵构交好,经常与他的党羽作对,如今有机会把他送去江南,离自己远远的,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于是他也赶紧开口道:“信王殿下聪慧英明,知扬州府之事微臣附议。”

    赵桓眉头微微一皱,现如今梁师成要什么他就偏偏不想做什么,可就在他正准备开口否决时,却见又有一人出列奏道:“启奏官家,信王殿下虽则年幼,但才名远播,定能胜任,微臣亦附议。”

    这下赵桓不说话了,因为这次出列的是他的亲信,御史中丞秦桧,既然连他都开口说好,那就索性卖张邦昌一个面子,至于梁师成的附议他就自动无视了。

    “好,朕准了。”

    “谢官家!”

    张邦昌、梁师成和秦桧齐声谢恩,可是秦桧却没退回去,而是眉头一挑沉声说道:“启奏官家,微臣另有一本奏上。”

    赵桓心中一喜,等了一早上,总算正戏开锣了,他脸色不变,温言问道:“秦爱卿,有何奏本?”

    “微臣要参一个欺君罔上的奸佞之臣。”秦桧双手捧着奏本,顿了一顿后缓缓说道,“太傅梁师成。”

    朝堂上瞬间死一般的寂静,接着一阵哗然。

    所有人面露惊色,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桧是失心疯了么?竟敢参梁太傅?难道他不知满朝重权俱在梁党之手?难道他以为区区一个言官真能将隐相参倒不成?

    这些话谁都知道,当然谁都不会说出来,这时候一双双眼睛全都带着各种复杂的神色集中在了秦桧身上,有同情,有怜悯,有嘲笑,有讥讽。

    梁师成也没想到秦桧会突然向他发难,但他城府极深,只冷冷一笑:“哦?不知秦大人要参本官何罪?”

    秦桧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啪的打开手中奏本,铿锵有力地道:“臣参梁师成,通敌叛国、结党营私、卖官鬻爵、豢养府兵,共计重罪二十三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