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71章:四国联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个人球显然还不知道自己正身处朝堂之上,身边还有百官,上边还有皇帝,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个主要当事人梁师成现在正目光阴沉凶狠地瞪着他,如果这个人球能看得见东西,或许他就不敢说了,可偏偏徐子桢偏偏把他眼睛蒙上了。

    梁师成城府再深也忍不住了,冷哼一声道:“天底下姓梁的多了,怎见得定是本官?”

    徐子桢笑笑:“是么?”说着一巴掌拍在人球脑袋上,“哪家的梁大人,说明白。”

    被梁师成那一喝,人球终于察觉到自己身处的地方似乎有点不妙,但是在徐子桢的威吓下还是老实交代:“是……是新任河南府留守梁仕中梁大人。”说到这里他生怕自己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赶紧又补充道,“梁大人为此给了小的一千两银子,现在还藏在小的炕下呢,您不信可以去翻来看,那是官银,带着戳的。”

    满朝再一次哗然,梁师成的脸色也从铁青转成了墨黑,一千两官银,那肯定不是假的了,要知道寻常人很难得到官银,更何况一千两之多。

    河南府留守梁仕中,谁都知道这是梁师成的族弟,他一个小小留守跟人吐蕃公主有什么过不去的,至于和他们的乱党勾结么?再加上之前梁师成与金人的通信可以说明,这件事压根就是梁师成指使他族弟梁仕中去做的。

    徐子桢暗乐不已,梁仕中是新任河南府留守的事也是他在查了之后才得知的,这也是他的一个熟人,当初在大名府就曾照过面,这老王八蛋家的小王八蛋曾经看中过温娴,还想强抢回家当妾,被徐子桢一顿暴打揍了回去。

    这次本来计划不是这样,可查到背后经手人是梁仕中时,徐子桢就动了这个念头,把这驿官直接拎到殿上当众指证,让梁师成赖都无处可赖。

    赵桓恰到好处的脸一板,大怒喝道:“梁太傅,你作何解释?”

    有个驿官这个证人,再加上那一沓和金人往来的信件,这已是铁一般的事实了,可梁师成哪肯就此伏贴,依旧冷笑道:“血口喷人,胡言乱语!官家你已非三岁孩童,莫非真连这些小把戏都相信么?”

    赵桓最恨的就是梁师成仗着赵佶的宠幸对他不放在眼里,大怒之下当即一拍龙椅,喝道:“殿前司何在,与我拿下这老贼!”

    十几名殿前司亲兵一涌而进,可却你看我我看你没一个敢动手,殿前司属枢密院直辖,枢密院又有大半权限在梁师成手里,因此竟然一时迟疑了。

    徐子桢眼珠一转跳了出来,指着地上的信件喝问道:“你跟兀术说的那件大事我已经问清楚了,便是暗中下手,或挑拨或刺杀或拘禁各国使节,好让各国对官家恼怒之下翻脸解盟,这样他金人便能放心大胆为所欲为,而你,等我大宋败落甚至灭亡时你便能在金人的扶持下不光安然无恙,更能继续享你那荣华富贵,对不对?你个老王八蛋!”

    牟先亭冷哼一声道:“你曾暗中派人前来我大夏刺杀我皇,又暗中遗留下宋人武器,此事老夫早已查明,便是你梁师成所为!”

    耶律符接着诘问道:“本将入宋境不过半月有余便遇刺杀不下十回,经查亦乃你梁太傅所为,刺客尚在我手中,还须提来作证么?”

    段琰更是插着腰怒气冲冲地道:“你个老不要脸的,竟然让人对本郡主下药,还要以此诬陷我徐哥哥,还好你不知我们早已相识,不然真被你害了徐哥哥,而且还毁了我清白!”

    吐蕃国师松仁在一旁拢着双手低垂着眼帘,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最让人眼皮直跳的。

    “大宋皇帝陛下,我家小公主之屈若不能得报,那与宋之盟不啻于一个笑话,将来陛下莫怪我吐蕃无信无义才是。”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松仁这话说得委婉,但是绵里藏针,现在大宋王朝风雨飘摇,金人来势汹汹逼近汴京,本来吐蕃大理都是大宋的盟国,多少能出些臂助,就连西夏也在大宋西北角牵制着金人的右路大军,如果一旦今天不给他们个说法,那解盟的后果就是帮手没了,牵制没了,西北角等着被破,大宋等着完蛋吧。

    四国联合给赵桓压力,梁师成当然看得出其实完全在针对他一个人而已,当即勃然大怒踏上一步,指着他们几个骂道:“放肆,在我大宋……”

    可是他手刚抬起,话还说了一半,就从袖口里当啷一声掉出个物件,清脆的落地声让众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那里。

    这是……一把刀?!

    这果然是一把刀,一把黑鞘金吞口的短柄小刀。

    徐子桢反应最快,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刀踢开老远,飞起一脚将梁师成踹翻在地又死死踩住他的侧脸,喝道:“你个老阉货,竟敢带刀上殿,好大的狗胆!”

    从赵桓以下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梁师成本人,他怎么都想不通自己袖子里怎么会掉出把刀来,对于徐子桢的喝问竟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被徐子桢摔得懵了。

    可是谁都没看见徐子桢偷偷对耶律符使了个满意的眼色,什么叫高手?高手的意思是不光能下狠手,还得会下黑手,这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塞了把刀进梁师成袖子里,还不会被人发现,可不就是一等一的高手么?

    殿前司这下再不敢发呆迟疑了,带刀上殿是大忌讳,是杀头的重罪,于是赶紧一拥而上将梁师成扣住,押着他跪倒在地等候赵桓发落。

    赵桓回过了神,同时只觉心中说不出的畅快,从他登基那天起就盼着有这么一天,梁师成这老狗,仗着太上皇的宠幸为所欲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且结党营私恍如自成一个小朝廷。

    老狗啊老狗,你也有今日么?

    赵桓心中冷笑,刚要下旨,可朝堂上却响起了一声连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官家且慢!”

    “官家三思!”

    “官家……”

    尚书左丞李邦彦、吏部尚书王时雍、刑部尚书王云,还有许多徐子桢不认识的,一个个朝中重臣纷纷出列,不用说都知道,他们是要为梁师成开口求情或是脱罪的。

    赵桓的脸色由喜变怒,由红变青,梁师成老贼,果然党羽甚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