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72章:万民告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要知道现如今不是大秦朝,一切都是始皇帝一人说了算,要是这么多重臣一起否决对梁师成的“处置”,他这当皇帝的还真不能一意孤行。

    该死,我好歹是个皇帝,要处决个奸臣真有这么难么?

    他不由得将目光悄悄转向徐子桢,却发现徐子桢一点都不紧张,也没意外之色,只依旧笑眯眯的站在那里,象是在等待着什么。

    李邦彦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无非都是在数落赵桓,说他轻信人言妄拿肱骨重臣,若仍如此岂非寒了天下士人之心云云。

    赵桓越听头越大,可又偏偏不能拿重话轰他们,要不然他们必定会抬出赵家老祖宗赵匡胤,想当年太祖可是说过“与士大夫共天下”这样的话,赵桓若是不把他们这些士子放在眼里,那不就是没把祖宗放在眼里么?

    就在这乱哄哄之际,殿外忽然有个侍卫急匆匆进来禀报:“官家,开封聂府尹有大事求见圣驾。”

    赵桓一怔,聂山这时候来见我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毕竟是个心腹亲信,他赶紧摆手道:“宣他进来。”

    “是!”

    侍卫匆匆而去,不多时聂山匆匆而至,一进殿就紧走几步跪倒在地,心急火燎地道:“启奏官家,有万余百姓聚集在开封府南衙之外,群情汹涌。”

    赵桓心中一动,赶紧问道:“为何有如此之众?你可问明他们所为何来?”

    聂山气喘吁吁地道:“微臣问明了,他们皆乃为诉状而来,而他们所告之事……官家恕罪,兹事体大,还望官家龙目亲审。”说着他从袖中掏出厚厚一沓东西,小太监赶紧下去接过,回来转呈给赵桓。

    赵桓随便抽出一张打开看,只一眼就顿时勃然大怒,因为那是一张状纸,状告的不是别人,正是此时在下边唧唧歪歪的那些人之一,刑部尚书王云。

    状纸中写着,王云暗中收取某州豪绅贿金十万两白银,私放杀人重犯,更是将原告苦主缉拿,生生将一起已判决的命案做了翻转。

    赵桓又翻开这一张,这也是张状纸,不过这次状告的是王时雍,说的是他指使家人光天化日强抢民女。

    再翻一张,还是状纸,告的是李邦彦,说他仗势欺人私屯良田,指使州府爪牙迫害乡民……

    一张又一张,每一张状纸都写得条理清晰言之凿凿,更有里正地保按手印做证,让那些奸臣赖都无法抵赖。

    赵桓再也看不下去了,怒火几乎将他的脑盖骨烧穿,他一甩手将那些状纸扔了下去,怒喝道:“闭嘴!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好事,竟还有脸在此叫嚣?”

    李邦彦等人心中咯噔一跳,顿时下意识地住了嘴,目光都往地上那一沓纸张上看去,有心想过去拣来看看又不敢。

    聂山也不知该怎么办,依旧跪在那里不敢作声,徐子桢心里大急,暗骂赵桓这时候做糊涂事,老子千辛万苦给你造了势,你他妈好歹继续发飙啊,就这么断篇了算怎么回事?

    “咳!”一声咳嗽在重新恢复安静的殿上响起,当然是徐子桢,也只有他有这胆子。

    赵桓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对啊,光发火有什么用,借题发挥才是最主要的。

    “马春林!”

    大理寺卿马春林正在队列中沉吟着,今天徐子桢闯殿总有些蹊跷之处,可看着又再合理不过,究竟哪里不对路又说不出来,而这时忽然听到赵桓点名叫他,赶紧出列应道:“微臣在。”

    赵桓怒气未消,咬牙道:“你且将这些状纸一一念来,让他们看看,何为民愤!”

    “呃……微臣遵旨。”马春林一时没明白,微一愣神之下应了,走过去拣起那一沓状纸,随便翻开一张就被吓了一跳。

    好家伙,状告当朝太师蔡京?可蔡京父子和童贯一起陪着太上皇游江南去了,念也白搭。

    他定了定神又翻开一张,这回对了,是告王时雍的。

    赵桓又开口了:“高王爷,秦爱卿,你二人也一同看看。”

    “微臣遵旨。”

    雍爷秦桧应声而出,分左右站到马春林身边,打眼一瞧也都吓了一跳,可随即心中生出一股无比的佩服。

    这肯定是徐子桢这小子弄的,要不是他,谁有这么高明的手笔?恰到好处的在这节骨眼上来个万民告官?

    马春林清了清嗓子已经开始念了,抑扬顿挫字句清晰,王时雍本就是个胆小谨慎的胖子,这一下顿时惊得满背都是冷汗,缩着脖子顿时跪倒在地,连喊冤枉。

    赵桓哼了一声不理他,马春林则念完他的又翻开一张念了起来。

    李邦彦的、王云的、天章阁学士朱从龙、户部侍郎李开潼……

    每念到一张状纸就有一人跪倒在地,而跪倒的这些人竟有大半就是刚才出列为梁师成求情的。

    赵桓猛然醒悟了,好一出万民告官,果然妙极,妙极啊!咦?怎么会偏巧在这时候?难道?

    他的目光也移向了徐子桢,徐子桢不着痕迹地对他挤了挤眼,随即又一本正经中略带不耐烦地道:“官家,您要审理家务事还请等咱们走了再说,眼前是不是先把咱们小公主的委屈给个交代?”

    雍爷适时地插了句嘴:“官家,外交事大,且现如今证据确凿,该当如何处置梁师成,还请官家示下。”

    马春林一收手中状纸,也高声奏道:“高王爷所言极是,梁贼胆大妄为之极,望官家早下明断。”

    秦桧也开口道:“臣附议!”

    一旁队列中又站出一人,也是徐子桢的老熟人,老元帅宗泽:“老臣亦附议。”

    李纲出列:“臣附议。”

    一个接一个出列声讨梁师成,顿时显得无比壮观热闹,雍爷说得没错,这事根本不用他打招呼,落水狗谁都会打。

    赵桓喜上眉梢,这回没嫌他们烦了,徐子桢今天玩得太出彩了,一招就把梁师成的党羽打得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思给他辩护,那自己还不趁他病要他命么?

    “殿前司,将梁师成除去冠服打入天牢,明日……不,今日便交由大理寺审理!”

    “是!”

    殿前司亲兵再不敢耽搁,将梁师成的一品朝服三下五除二解去,只剩一声白色中衣,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拖下殿,梁师成脸色惨白,拼命挣扎嘶呼道:“赵桓小儿,你轻信人言,何以为君?我要见太上皇!我要见太上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