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73章:赔点汤药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梁师成的声音越来越轻,渐渐的终于再听不到,徐子桢的嘴角扬起,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温娴的计策果然不错,秦桧弹劾,先以一大堆罪名砸得他发火,再由四国使节同上殿给赵桓施压力,再让耶律符栽赃来个带刀上殿,几项叠加让他再也无法翻身。

    这些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温娴算到梁贼的党羽必定会全力维护给他开脱,而这时就用得上那一招万民告官了,当然,这一招里王中孚的作用不可小视,以他的能量要找出曾遭过罪的百姓不是难事,再说还有他手下那几千泼皮充数不是?

    权柄滔天的梁师成倒了,这个消息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汴京城,城中百姓奔走相告,文人学子弹冠相庆,梁师成本人或许刚到天牢还没坐稳,外边已热闹得象是过年了。

    而现在朝堂上却是一片寂静,百官噤若寒蝉,当然只是原本梁师成那一派的,至于象雍爷宗泽等忠臣良将则俱都目露喜色胡须轻颤,要不是皇帝还在上边端坐,他们怕是早就大笑出声了。

    赵桓还笑不出来,戏是做得不错,梁师成被成功拿下,可是眼下这四国联盟怎么解决成了头等大事了,他纠结了片刻终于硬起头皮,强笑着对徐子桢道:“徐大使,首逆梁贼已拿下,下午便由大理寺、枢密院及开封府三堂会审,诸位大使可否消气了?”

    徐子桢等的就是这句话,老子管你是哪儿的皇帝,给机会让老子赚钱那就得往死里赚,当然他不会直接开口,这种敲竹杠的事还是交给他们几位比较适合。

    松仁显然是最适合的,而且这位国师爷比鬼都精,徐子桢根本不用给他什么暗示,他已慢悠悠地说道:“公主与在下对大宋皇帝陛下的处置自然是无所质疑,只是我吐蕃虽国贫民弱,公主殿下却也是金枝玉叶,此番好端端前来庆贺陛下登基,却平白着了惊吓不说还受了不轻的伤,陛下除去首犯是理所应当的。”

    这话说得不咸不淡,可谁都听出了话里的不满意,你家的奴才伤了我家公主,到头来你宰了你家奴才就结了?哪有这么便宜?!

    牟先亭笑眯眯地劝道:“松仁国师勿恼,大宋皇帝也未曾预料有这等样事发生,你也莫将这事归咎于他人。”

    耶律符忽然不冷不热地插嘴道:“那可难说,松仁老头是出了名的小气难缠,万一回去把每年卖给大宋的马提提价或是干脆减数……嘿,这事他未必干不出来。”

    赵桓顿时惊出一背冷汗,现如今大宋的地域版图上就没个养马的好地方,军中战马多半是依靠吐蕃引进,要是以后因为这事真让吐蕃翻脸把战马价格提高,那每年大宋财政得亏多少银子?而且关键不是这个,要是他们干脆来个不卖,难不成大宋就没骑兵建制了?

    百官们也都大惊,特别是以宗泽等为首的武官,他们可是天天盼着要北上收复河山的,以后没了战马那还收复个屁,难道用清一色步兵去对付如狼似虎的金人铁骑?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段琛看似劝架地说道:“国师大人您先莫要急,哎呀耶律将军您就少说几句吧,大哥你还不赶紧劝劝国师?”

    徐子桢苦着脸道:“我上哪儿劝去?他是国师,我特么是副国师,万一把松仁大人惹恼了他给我穿小鞋怎么办?”

    扑哧!

    段琰险些忍不住笑了出来,赶紧捂住嘴强忍着,徐大哥太坏了,这些话都是一早商量好的,偏偏他装得最象。

    徐子桢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道:“不过国师您先消消气,我好歹现在还在应天学院供着个职,又本身是宋人,您和小公主多少给我点面子,要不这样,我和官家商量商量让他赔点小公主的汤药费吧,大家退一步海阔天空,将来还是拉手做朋友,多好?”

    赵桓大喜,他就是这个意思,只是他身为皇帝主动提出赔钱了事太没面子,现在由徐子桢说出来就另外一个说法了,可是随即他又苦恼了,不为别的,只为最近光应付金人的赔偿,闹得国库里都没钱了。

    人家说是说赔点汤药费,难道真的拿十几二十两银子?我泱泱大宋可还丢不起这个脸,而且人家是正经过来祝贺的,闹半天前边冒牌的倒还领了十万银五千金,现在正版的总不能更少吧?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说没钱,赵桓脸皮再厚也开不出这口,一时间不由得纠结了起来。

    徐子桢说完后松仁想了想很干脆的答应了,然后几双眼睛齐齐看向赵桓,等着他开口说数,把赵桓臊得险些撒手逃走。

    就在这时一个不啻于救命的声音响起,还是西辽使节耶律符,刚才嘲讽松仁国师的那位。

    “末将对徐王爷(并肩王)之言不敢苟同,这祸事乃是梁师成老贼惹出来的,怎能让大宋皇帝赔钱?无论如何都该找事主才是,不然说出去没得落人话柄。”

    赵桓高兴得恨不得蹦起来,这位耶律将军太明事理了,一句话说出了朕的心声!

    而没等他开口,耶律符接下来的话更让他满意。

    “不过那梁氏老贼已入了天牢,再去将他提出来要钱不太妥当,再说小公主也不是那般图小利的,依末将之见不如请大宋皇帝将他家查封,财物籍没入库,那老贼横行多年,想必总有些希罕物事,到时小公主跟着去抄家,见什么喜欢拿了就是,权当赔偿了,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

    赵桓现在怕的就是再有谁问他要钱,耶律符的话简直说到他心坎上去了,他偷眼望去见朵琪卓玛和松仁似乎还有犹豫,赶紧拍案道:“好,此议甚好!高王爷,宗爱卿,着你二人即刻前去查封梁府,一应财物先请小公主任选,再籍没入库!”

    说完后他笑眯眯地半探出身子,对朵琪卓玛道:“不知朕这决议可否?”

    朵琪卓玛一根玉葱似的手指掂着下巴想了想,终于不情不愿地点头道:“好吧,谢大宋皇帝陛下。”

    这件大事终于尘埃落定,赵桓长长的松了口气,徐子桢也带着四国使节退了下去,百官们你看我我看你,犹似在梦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