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77章:外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蹦得高,所以面粉也洒得广,满屋子的金银珠宝有过半都沾上了,而且他洒之前是看准的,就选东墙边那片,因此那一溜珊瑚无一幸免全被笼罩住了,包括地上那十来箱金锭子也是,光看面粉的话他怕是把屋子里最值钱的都给挑了。

    雍爷脸都绿了,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这他妈叫抓一把?你怎么不连屋子都一块儿掘走?”

    徐子桢一本正经地道:“那不行,老子可是讲道理的,只拿朵琪的汤药费,多了不要。”

    “你……”雍爷险些一口老血喷他脸上,一把抓住他袖子死活不放,“不行,你拿这么多老子怎么跟官家交代?”

    徐子桢嘻嘻笑道:“哪用交代什么,官家才没您这么抠门。”

    雍爷还是不依不饶地拉着他:“不行就是不行,你小子真要敢这么拿,老子就……”

    徐子桢忽然脸一垮,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唉,儿子啊儿子,看来你的木马拨浪鼓是买不起了,将来更是没钱娶媳妇儿了,不过这可不怪爹,要怪就怪你外公吧,拿着鸡毛当令箭妨碍老子挣钱。”

    谁都知道徐子桢是个大财主,不光是几国驸马,还是西夏国耀德城城主,手里还有支走南闯北跑生意的大商队,要说他会买不起什么木马拨浪鼓,连鬼都不会信,可雍爷却听出了别的意思,猛然瞪大眼睛:“你……你小子说什么儿子媳妇儿的?难道璞君她……”

    徐子桢故意板着脸道:“不告诉你,抠门外公!”

    雍爷的老脸渐渐起了变化,眼角嘴角凡是有角的全都往上翘了起来,一脸褶子也都堆得更深了,又惊又喜地问道:“璞君真有喜了?你意思老子要当外公了?”

    徐子桢不答,只问道:“您就说给不给拿吧。”

    雍爷没口子地答应道:“给给给,只管拿,又不是老子的钱,关我屁事……人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叫俩人来搬。”

    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高宪至今还没成亲,高宠就更不说了,而且他向来最疼女儿,如今听说高璞君有喜了,险些乐得蹦起来,哪还管什么钱不钱的。

    “那倒不必了。”徐子桢大度的摆了摆手,转头对那五人道,“瞧仔细些,只选沾了面粉的拿,知道么?”

    五人齐声应道:“是,驸马!”

    雍爷不死心,还要再追问,徐子桢却先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岳父大人,待会儿有件事得劳烦您和宗元帅一块儿办一下……”

    徐子桢说完就拉着苏三段琰一溜烟跑了,雍爷大急,在后边大声叫道:“璞君到底有没有,你小子倒是给个准信啊!”

    远远传来徐子桢的坏笑声:“您别急,等我回去问问她哈。”

    雍爷目瞪口呆站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跳着脚破口大骂道:“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耍老子?下回让老子见到非敲折你的腿!”

    一旁看守的官兵早已笑得东倒西歪,就连老成持重的宗泽都不禁莞尔,徐子桢简直就是个小狐狸,又坏又奸猾,连老辣的雍爷都被他骗得死去活来。

    雍爷骂完后兀自不平,忿忿地揪着胡子生闷气,过不多会忽然想起什么来,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渐渐沉了下去,他招手叫来个统领,吩咐他带人留在这里看守,另外又叫来了二十来个兵。

    宗泽奇道:“王爷您这是要干嘛去?”

    雍爷气呼呼地道:“巡城。”

    宗泽更奇:“您一王爷还巡哪门子城?”

    雍爷翻了个白眼:“不光是我,你也得一块儿去,那小兔崽子说是有个功劳送咱们。”

    宗泽愕然:“功劳?我也去?”

    ……

    傍晚时分,张邦昌的府中来了客人,悄悄地到来,悄悄地进门,没惊动任何人。

    这就是现任京城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石雪河。

    石雪河今天的心情十分忐忑,从上午开始他的心跳就没平稳过,不为别的,因为他最大的靠山梁师成倒了。

    他是个聪明人,整个朝堂之中再没有谁能比梁师成的权柄更大,但今朝却栽了,这件事让石雪河意识到了一件事,一朝天子一朝臣,赵桓要对太上皇的老臣子动手了,就趁太上皇离开汴京的这段时候。

    石雪河掌握着汴京城的京畿防卫,堂堂二品官员,可若是皇帝要拿他同样是简单之极,关键在于谁都知道他是梁师成最忠实的走狗,今天梁师成倒了,很可能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了。

    而就在他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当朝太宰张邦昌竟然派人来邀请他赴宴,没说由头,只说喝酒。

    石雪河仿佛是一个落入水中随时会溺毙的人,幸运地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敏锐地感觉到自己活命的机会来了。

    张邦昌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但也是如今朝中不可撼动的重臣,赵桓未必不想动他,但他如今正代表大宋与金和谈,赵桓还不敢动他,能转投到他的帐下至少能保住一时安稳。

    下人领着他来到后院一间偏厅之中,张邦昌穿着便服早已等候着,一见他来到便笑眯眯地迎了上来。

    石雪河慌忙行礼:“下官石雪河拜见相爷。”说着从怀中摸出一杆玲珑剔透的碧绿玉如意,恭恭敬敬地递了上前,赔笑道,“这是下官的小小心意,望相爷莫要嫌弃才是。”

    张邦昌脸一板,佯作不快道:“石老弟你这是作什么?来老夫寒舍作客还要如此破费?岂不是让我难堪么?”

    石雪河一怔,随即心中狂喜,张邦昌居然称他老弟,官面的用词一个都没出现,这话里分明透露出了一个讯息,那就是想拉拢他石雪河。

    他的脸上顿时轻松了下来,笑道:“是下官的不是,下回定然记得,相爷勿怪,勿怪!”

    张邦昌这才重展笑颜,将他请进屋去,这间屋子不大,只有一张小桌子,上边已摆着八色小菜,另有一小坛子酒。

    门关了起来,石雪河却又有些不安了,他思忖了片刻试探着问道:“不知相爷唤下官过来,有何吩咐么?”

    张邦昌先不答话,却亲自给他斟满了一杯酒,随即从怀里摸出一叠银票,笑吟吟地推道石雪河面前:“这,是大金国四王子殿下托我转交给老弟你的。”

    石雪河吓得猛然站起身来,眼前这叠银票最面上就是千两面额,如果这些都是,那怕是得有十万两银子。

    四王子兀术?他给我这么多银子……想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