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78章:给石雪河栽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张邦昌笑眯眯的将他拉着坐下,意味深长地道:“石老弟,这可并非给你一人的。”说完从怀中又取出一封信来,轻轻摆在石雪河面前。

    石雪河迟疑了一下,还是将信拿起打了开来,只见信纸上是一手漂亮的小楷,简洁明了又颇为含蓄,只说他日有缘相见,望石大人略做照拂,信尾署名是四个龙飞凤舞的字——完颜宗弼。

    完颜宗弼就是兀术,石雪河当然知道,这封信里那短短几句话他也懂了,意思就是金军兵临城下时希望他石雪河莫要再抵抗,早早开门投诚为好,可是这……这彻底就是在让自己通敌叛国啊!

    张邦昌见他眼神闪烁惊疑不定,显然还在考虑,他又说道:“四王子说了,到时候汴京的京畿戍卫仍交由你石老弟,甚至你若真是个聪明人的话还能往上走走。”他顿了顿,皮笑肉不笑地道,“若是石大人执意不愿也无妨……哦对了,梁大人如今尚在大理寺,石大人可曾去看访过他?”

    老弟又变成了石大人,老夫也变成了本相,张邦昌话里没一句威胁,可石雪河却顿时冷汗涔涔。

    收了银票咱们就是自己人,我会保你周全,不收银票那就对不住,官家已开始收拾梁贼一系,你石雪河是谁的爪牙满朝都知,到时候别哭着求我。

    石雪河当机立断,慌忙深深一揖:“下官今日偶有不适,方才只是有些一时晕眩,未及回话,还望相爷恕罪。”说完再不迟疑,将银票收入怀中,强笑道,“既如此下官便厚颜收下了。”

    张邦昌捻着胡须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神中很是满意,忽然抬手拍了拍,只听房门嘎吱一响,一股香风扑鼻而来,竟是两个千娇百媚的年轻女子。

    石雪河愕然:“相爷,这……”可不等他说完,那两个女子已各自坐到他的身旁,一左一右,一个已伸玉手攀上了他的脖子,另一个则倒了满满一杯酒送到他嘴边,咯咯娇笑花枝招展。

    张邦昌笑吟吟地举起酒杯:“石老弟,今日不醉无归。”

    石雪河大乐,也举杯道:“多谢相爷!”

    ……

    石雪河醉了,虽然不至于烂醉如泥,但也已经神智恍惚不辨南北了,连什么时候离开的相府也不知道,他仅剩的那点意识中只知道相爷竟还派人送他回去,可见贴心之至。

    软轿平稳地行走在深夜的街头,石雪河渐渐支撑不住就要睡着了,可就在这时,轿子忽然停了下来,有人喝问道:“这里头坐的是什么人?”

    石雪河迷迷糊糊的不愿睁眼,只听轿夫略带惊慌地说道:“回大人的话,小人只是被雇来的,不知轿中的老爷是谁。”

    先前说话的又喝道:“打开轿帘让我看看。”

    石雪河有些不耐烦起来了,最近汴京城内是有些紧张,巡城的也频繁了不少,可他是当朝二品,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来查他不成?可他在迷糊之际居然没留意到那个轿夫所说的,他们只是被雇来的。

    啪的一声轿帘被掀开,刺眼的火光照得石雪河眼珠生疼,他顿时大怒,刚要呵斥间却瞥见外边站着的两道身影,话到嘴边猛的停了下来,酒也醒了一小半。

    这是……开平王高雍和宗泽?

    雍爷和宗泽也看清了轿子里的是谁,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但毕竟都是一朝为官,没撕破脸的时候虚伪的客气还是要的,宗泽面带微笑地拱手道:“原来是石大人,下官不知,还望大人恕罪。”雍爷则只看着他不说话,毕竟他是世袭王爷,对这种阿谀奉承爬上来的官员不屑一顾。

    石雪河哪还敢坐着不动,赶紧挣扎着起身出轿,哪怕头疼欲裂也顾不得了。

    “开平王爷,宗元帅,我……”他边说着话边起身踏出轿来,可不知怎么在临出轿那一刻忽然象是绊到了什么,身子一下没稳住顿时摔了出去,宿醉之下手脚都是无力的,连抓都没来得及抓住什么,砰的一声摔了个结实,顿时疼得他一声闷哼。

    宗泽慌忙过来扶他:“石大人小心,下官……”

    他的话突然停住,扶着石雪河的手也松了开来,石雪河一下子又摔倒在地,不由得勃然大怒:“宗元帅,你这是何意?”

    只见宗泽从轿前地上拾起了一个物件,凑在火光前仔细看了看,猛然间脸色大变,将那物件递给雍爷:“王爷您看,这是何物?”

    雍爷接过一看,只见那是块金灿灿的牌子,正面雕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猛虎,背面则有两个篆字——赤三。

    “哼!”雍爷猛的抬起头,死死盯着石雪河的眼睛,语气森冷地道,“天罗,赤堂,石大人,失敬了!”

    石雪河的脑子轰的一下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天罗赤堂他也听说过,那是金国四王子手中一支隐秘的力量,用来刺探与刺杀,可是自己身上怎么会无端掉出这么一块牌子来,而且还不偏不倚落在宗泽眼前?

    雍爷手一挥,喝道:“拿下,与我搜!”

    几个官兵一拥而上将石雪河从地上拖起,二话不说把他捆了个结实,石雪河这才惊醒过来,大怒道:“混帐!本官乃当朝二品,谁敢绑我!”

    雍爷冷笑:“还嘴硬么?你瞧老子敢不敢!”说着话大步走上前,不管石雪河的喝骂,伸手往他怀中搜去,很快就掏出了厚厚一叠银票和那封书信,他打开信简单扫了一眼,顿时脸色变得铁青,冷笑着在石雪河眼前扬了扬,“这是什么?”

    石雪河的骂声停住了,他的酒意已完全消散,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他已经意识到,今天完蛋了。

    宗泽接过书信也看了一遍,信中的内容虽不多,却字字惊心,特别是信尾那个署名更让宗泽眼中闪过一道厉色,他面如沉水,看了一眼石雪河,冷冷地道:“将石大人请回去,本帅要面见圣上!”

    听见圣上二字,石雪河一个激灵醒转过来,大叫道:“这是栽赃,是陷害,我也要见圣上……”

    不远处的暗中,徐子桢和苏三正偷偷看着这里,苏三疑惑地问道:“你干嘛要费这么大劲给他栽赃?还拿自己的钱去栽,不嫌亏么?”

    徐子桢诡异地笑了笑:“亏么?那是你不知道这王八蛋多有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