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79章:外攘内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雍爷和宗泽押着石雪河走了,徐子桢拍了拍手也起身回去了,苏三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眉头轻皱,怎么都想不通徐子桢说的石雪河有钱跟他有什么关系。

    苏三素来自诩是徐子桢的贴身护卫,再加上她本就心思单纯,最不喜欢动脑子使花招,因此怎么都猜不透徐子桢的用意。

    “我还是不明白,石雪河有钱没钱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徐子桢笑了:“当然有关系,因为很快他的钱就会变成我的钱。”

    苏三愈发茫然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石雪河的酒劲已经彻底醒了,但是他也不会想到自己的那点财产已经被人惦记上了,更不会想到自己会被无端陷害,而当赵桓得知这件事后不出意外的大怒,这回连大理寺都不用去,直接给石雪河一个斩立决,家财查没,而负责此事的正是张邦昌。

    一桩大快人心的天大冤案就此产生,石雪河到死也没明白那块金牌是怎么来的,又怎么会巧得正好掉在宗泽脚边,这一切自然都是张邦昌府中的那两个轿夫所为。

    其实兀术哪曾要拉拢他石雪河,或许连他这个人都压根不知道,那封书信自然是假的,真正执笔的是一个他绝不会想到的人——秦桧。

    秦桧虽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奸臣,但他的才学却是不可否认的,那封书信就是徐子桢暗中托他仿照着兀术的笔迹写的,而兀术的笔迹不正好有梁师成家里搜来的信作参考么?模仿几个字对秦大学士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至于那块金牌的来历就更简单了,徐子桢在送罗吉的那天“偶遇”莫景下和他的赤堂,一不小心灭了个干净,别说一个赤三的牌子,就是把整个赤堂的牌子都收集起来也没什么难度。

    徐子桢心情大好,一路上边走边跟苏三低声说着,苏三也终于明白石雪河死得有多窝囊,可还是有一件事想不通。

    “可他家银子再多又与你何干?他又没得罪你,官家也不会让他赔你什么吧?”

    徐子桢神秘一笑:“我不用管,张邦昌会帮我拿的。”

    苏三哪肯相信,只当徐子桢在逗她,她知道张邦昌在真定大营时被徐子桢忽悠过,可那老头好歹也是首相太宰,不至于傻到这份上吧?

    徐子桢也不解释,带着苏三回了住处,朵琪卓玛一干人等都在,那几个搬银子的护卫却到现在还没回来,可见徐子桢那一把面粉撒得水准有多高。

    段琛一见他就兴高采烈地道:“徐兄,梁师成一案已判了,你猜怎么着?老贼倒是留了一命,被贬去彰化当节度副使了,不日便要启程。”

    “彰化?嗯,看来我还是没记错……”徐子桢摸着下巴喃喃地道。

    众人大奇:“没记错?”

    “咳咳……我是说没猜错,老王八蛋不会那么容易被砍头,最多就是个贬谪。”徐子桢说完暗中抹了把汗,好家伙,险些说漏嘴,他拉过地图假模假样的研究着,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他记得六贼基本都是被贬谪的,没一个当即砍脑袋,不过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个都不会放过,就象王黼那样,死也死得谁都找不到,梁师成当然也不能放过,曾经暗中指使要杀老子,何况老子还黑了他那么多金子银子……

    又过了将近一个时辰,那五个吐蕃护卫终于回来了,三辆牛车被装了个满满当当,车轱辘碾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吱扭吱扭的声音,显然是到了承载的极限了,徐子桢让他们把三车货物拉进院子,然后屏退下人,将箱盖一个个打开,顿时满院金光流动,照得眼睛都几乎睁不开。

    朵琪卓玛等都是见过世面的,可也都被震惊得无法自己,徐子桢果然够黑,这一坑估计都不下五百万两银子,也不知雍爷宗泽到时怎么跟赵桓交代。

    苏三在当场就见过,总算还好些,可到了半夜时分又有两辆车悄悄来到,车夫没有多话,只将车径直赶进了院子,和那三辆牛车并排,当车帘掀开时苏三愣住了,因为车里摆满了一口口箱子,打开看时里边同样都是晃眼的金银珠宝,而车夫在见到徐子桢时只恭恭敬敬地说了一句话——

    “相爷说石雪河家的钱财大抵就这么多,一分不缺全在这儿了。”

    苏三到这时才知道徐子桢原来没骗她,张邦昌真的把石雪河的钱送来了,可这一切太让人震惊了,惊得她张口结舌,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直到徐子桢拉着她进了一间空屋后才猛然惊醒。

    “你……你想干嘛?”苏三下意识地捏起拳头挡在身前,俏脸上满是警惕之色。

    徐子桢一个爆栗凿在她脑袋上,没好气地道:“外头那么多人,你说我能干嘛?轻点声,给我办件事去。”

    苏三哎哟一声捧住脑袋,疼是不怎么疼,就是太尴尬,假意揉了几下后问道:“办什么事?”

    徐子桢勾了勾手指,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苏三的眼睛忽然一亮,脸上也挂起了兴奋之色。

    第二天的早朝上,百官们惊闻了两个事情,一是石雪河已被斩,家产查没,二是梁师成被贬至彰化节度副使,只是在昨夜于府中自缢身亡,想必从高位摔下后心理难以承受,才选择了这样的结局。

    他们谁都不会想到,石雪河所谓的家产全都查没到了徐子桢手中,梁师成也不是自缢,而是苏三趁夜潜入他府中帮了他一把,以她的力气挂个老太监上房梁太简单了。

    可是满朝官员却想到了另一件事,那就是——赵桓这个刚上任没多久的皇帝要开始动手清除旧臣了,梁师成和石雪河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果然,当早朝才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赵桓又发威了,这次倒霉的是梁师成的另一个走狗,徐子桢曾经的“同学”朱时阳的叔父,天章阁学士朱从龙。

    赵桓端坐在龙椅上,心中意气风发,他终于感受到了皇权,感受到了那种掌控他人生死的快感,而这些不过是徐子桢跟他说了一句话而造成的。

    “外攘不必担心,内忧才需速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