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83章:姚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陈员外一脸茫然,显然是不认识,上回金人围城时他一直吓得躲在家里没敢出门,徐子桢和神机营的英伟事迹他一样没看到。

    可他不认识旁边却有人终于认了出来,原本徐子桢是站在马边的,大半个脸被遮住,后来又蹲到了陈员外旁边,脸是朝下的,现在他是站着,自然被大家看清楚了,当即就有人惊呼出口:“战神!这是战神老爷!”

    “果然是战神!战神回来啦!”

    惊呼声会传染,瞬间传遍在场每个人,所有人都兴奋激动地欢呼了起来,更纷纷涌上前来,就连原本远远观望的不少大姑娘小媳妇也顾不得矜持,面带羞红挤了过来。

    徐子桢在太原城里就是个神话,上次太原被围时他一个人引走百骑金兵,当所有人以为他已遭不测时他却又强势回归,带着几百人生生冲破数万金兵的包围圈杀进城里,奇招迭出把个金人右路大军耍弄于股掌之上,接着八百破数万打得金兵抱头鼠窜,还把对方大半将领生俘,逼得右路军统帅粘没喝咬着牙用银子将他们赎了回去。

    当时有不少百姓参与过守城,刚才第一个惊呼出口的就曾亲眼目睹过这一切。

    在太原百姓心中徐子桢已经是个神,地位比之知府张孝纯都要高出不少,城里的少年郎还将模仿徐子桢为荣,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留着寸头挎着唐刀的年轻人,现在真身都出现了,顿时引起一阵空前的热潮,连附近街上的百姓都很快闻风赶了过来。

    被救下的那妇人和老妪又惊又喜,连忙过来要给徐子桢磕头,今天是撞天运了,居然被战神大人救下,这辈子到死都值得了。

    陈员外已经傻眼了,他怎么都没想到抢个女人而已,居然会惹出这么一尊杀神来,不错,确实是杀神,太原百姓是称徐子桢战神,但对金人来说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更何况陈员外听他姐夫姚古说起过,徐子桢虽然无品无阶无官职,但从来不将官吏放在眼里,哪怕是当朝一品大员他都不放在眼里,前几日太傅梁师成的落马就与他绝脱不了关系。

    那书生也傻眼了,他没想到只是路上偶遇的某个“市侩之徒”,居然就是自己心心念念崇拜的战神徐子桢,他呆滞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惊喜地过去重新给徐子桢见礼,深深一揖:“学生陈东,见过徐先生,方才有冒昧失礼之处还望先生见谅。”

    佟寅奇道:“咦?你怎么冒昧徐兄弟了?”

    “没什么,我说读书没鸟用,被他听到挤兑了我几句。”徐子桢哈哈一笑,随即语重心长地道,“读书是件好事,但拳头和银子同样少不得,就象今天这样,你跟这种王八蛋讲理,他肯听么?”

    这话说得是事实,旁边围观的百姓有不少都善意地笑了起来,陈东自己也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可却还是正色道:“先生之言学生不敢苟同,法以治国,礼以辅国,两者缺一不可,若天下人皆不读书,岂非与蛮夷无异?又何来大宋盛世?”

    徐子桢哭笑不得,这书生一根筋拗到底,跟他说不明白,苏三和佟寅在旁偷笑,徐子桢好歹是应天书院的典学使,现在居然被个穷书生说得抓耳挠腮,实在有意思。

    就在这时人群外忽然传来一阵喝骂声,随即一队官兵挥着大棍驱散百姓闯了进来,为首的赫然是个身着官服的中年人,脸色不善,一过来就冷冷地盯着徐子桢,手一挥喝道:“拿下!”

    “慢!”佟寅跳出来拦在徐子桢身前,“姚大人,不知为何无故要拿徐子桢?”

    徐子桢轻轻将他拉了回来,笑道:“姚大人?这就是姚古?”

    一个统领模样的将官喝道:“放肆!姚大人的名讳岂是你胡乱喊得的?”

    徐子桢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苏三,掌嘴。”

    “是!”苏三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揪住那将官的前胸放翻在地,素手翻飞劈里啪啦连打了十几下嘴巴,那将官压根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两边脸已被抽得红肿一片。

    姚古勃然大怒:“放肆!大胆徐子桢,你眼里还有王法么?拿下,与我拿下!”

    “是!”

    那队官兵大声应喝,刷的将手中长枪齐齐对准了徐子桢和苏三,眼看就要过来拿人。

    百姓们鼓噪了起来,不顾官兵手中的武器纷纷冲过来要阻拦,可寻常百姓哪是这些如狼似虎的官兵的对手,十几个官兵转身将枪口指向了他们,顿时将百姓拦在了外围。

    “谁敢过来?”苏三大怒,抄起熟铜棍拦在徐子桢身前,棍头狠狠杵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竟将地面上厚重的青石砖生生砸碎了一块,姚古手下的官兵习惯了欺压百姓,哪曾见过这么剽悍的大姑娘,无不被吓得往后退开了两步,谁还敢过去试那条大棍?

    姚古只觉脸面大失,恼怒道:“混帐!本使乃朝廷命官,你敢还手不成?”

    苏三眉头一挑:“你猜姑奶奶敢不敢?”

    姚古为之气结:“你……!”

    徐子桢笑道:“姚大人,咱们初次见面您就这么动刀动枪的?不太好吧?”

    两个小卒将地上的陈员外扶了起来,他一见姚古来了顿时象见了亲爹似的嚎啕大哭了起来,添油加醋的将徐子桢虐打他一事告起了状。

    两只血淋淋的耳朵就在面前,姚古既恶心又愤怒,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道:“与我将徐子桢拿下,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苏三抡起熟铜棍刚要发飙,忽然从人群外传来一声闷雷般的怒喝:“好大的口气,姚古你作死么?敢动我兄弟?”

    人群哗的一下自动闪开一条道来,一个魁伟的身影大步踏了过来,脸上满是怒色,眼睛瞪得有如铜铃,浑身散发着一股森然的气息,而姚古带来的那队官兵竟象耗子见了猫,竟然惊慌地自行闪躲了开来,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徐子桢乐了,笑着挥了挥手:“哈喽,五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