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88章:孙子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苏三本来就忍了他很久,徐子桢话音刚落她已冲到完颜涕面前,玉手一探快如闪电般叉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捏着拳头就要往他面门招呼,她虽然是个大姑娘,但力气大得连徐子桢都不敢招惹,抓个人在手里就跟抓个布偶没什么区别。←,

    完颜涕吓得魂飞天外,嘶声大呼道:“你敢打我?!小心我大金铁骑踏平太原城将你们碎尸万段!”

    “等等。”徐子桢叫住了苏三,走上几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特么当自己是吴乞买?还是打算篡了他的位自个儿当皇帝,然后随手就能召来几十万兵马?”

    完颜涕顿时哑然:“我……”

    徐子桢笑笑:“我让苏三停手不是怕你报复,只是想问问你,斡离不被老子气得不肯见我,粘没喝被老子吓得不敢见我,整个金国你还能找谁来给你报仇?”

    完颜涕顿时呆滞,斡离不和粘没喝他当然知道,这是左右两路军的主帅,可这小白脸说什么一个气的一个吓的,他……不对,他难道是……?

    他的脸色本就因惊恐而变得有些发白,现在更是白得没了丝毫血色,因为他终于想起来这小白脸是谁了,这就是让斡离不和粘没喝都为之头疼的徐子桢,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徐子桢。

    徐子桢说完转身离去不再理他,苏三早已按捺不住,一拳打得他当即满脸是血,接着又是一拳,边打边骂道:“你来太原做生意也不先打听打听,小胡卿是徐子桢的,就凭你也敢动心思?”

    完颜涕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他已经完全被苏三打懵了,偏偏苏三下手很有巧劲,看着鲜血直飙,却怎么都不让他昏过去,就这么叉着脖子一拳一拳过着瘾,几拳下去完颜涕的脸已经不成了样子,估计这时候他亲爹亲妈都已认不出他来。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有个人急急走进来,完颜涕的眼睛肿得成了一条缝,却不知怎么正好被他看到,顿时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劲,拼足力气大声哭喊道:“舅公!舅公救我!”

    苏三下意识的手里一停,徐子桢也转过身看去,而门口进来那人在看到完颜涕的惨状后被吓了一跳,他认不出这个猪头是谁,听声音却听了出来,可他一抬头就跟徐子桢打了个照面,顿时又惊又喜地叫道:“大哥,你果然来了?!”

    徐子桢也乐了,又转身迎了过来,笑道:“吾都补,你还真在太原?我正找你有事,我……等等,这小子叫你什么?”

    从门外进来的赫然是金国少王爷完颜昂,他这次碰巧带货来太原,没想到还没办完事就听手下报说徐子桢来了,刚在街上揍了人,他当即大喜,急匆匆赶了过来,没想到才一进门就发现徐子桢在这里也在揍人,而且揍的好像还是自己的晚辈,不过他心里亲疏有别,跟徐子桢比起来那个晚辈连个屁都不是,于是惊喜之下先跟徐子桢打起了照顾。

    而徐子桢也纳闷了,他话才说一半忽然停了,因为他好像听到那个废物叫完颜昂什么舅公,这下好像不太方便继续揍了,他跟完颜昂称兄道弟,揍自己兄弟的孙子辈算怎么回事?可偏偏这孙子辈竟然敢跟自己抢妞,还不知死活的扬言要踏平太原,难道完颜昂特地带了他来太原治脑残不成?也没听说太原有什么神医啊。

    苏三终于停下了手,神情古怪地看了看完颜涕,又回头看了看胡卿,随手一抛将他丢在地上,拍了拍手转身回到了徐子桢身边。

    完颜昂有些尴尬,说道:“这是我侄女银花的独子,他父亲央我带他来太原见识一番的,没想到会惹着大哥你。”说着转头看向完颜涕,神色一下子变得冰冷,“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我与你说过,这徐记商号与我有着莫大交情,你居然还敢来放肆?”

    完颜涕现在死的心都有了,他这舅公倒是跟他说过这里跟他的关系,可胡卿这个漂亮娘们只是个掌柜,只是给东家打工的,他原本还想着下手无果请这舅公帮忙说说话把胡卿娶来呢,天晓得她不光是掌柜的,还是东家的妞,关键是这个神秘的东家竟然是威震大金的徐子桢,而徐子桢还是舅公的什么大哥?

    还是徐子桢打起了圆场,摆手笑道:“算了,既然是你外孙子我就不计较了,好歹也算我孙子辈了,跟他计较丢我的份。”

    完颜昂气不打一处来,他一看就知道今天这事是怎么引起的了,完颜涕什么德性他清楚得很,肯定是看中了胡卿的美貌,胯下一个冲动就精虫上脑了,可这蠢货就不先问个明白?胡卿是徐子桢内定的妞,按辈分算是他完颜涕的姑奶奶,这他妈……

    既然徐子桢都开口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对完颜涕一瞪眼骂道:“还不快滚?丢人现眼的东西。”

    完颜涕一个激灵如蒙大赦,也顾不得脑子里还在眩晕,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一个啼笑皆非的小插曲就算结束,完颜昂还有些不好意思,正要跟徐子桢再道个歉,却见徐子桢神情变得很认真,招手道:“吾都补,卿儿,还有五哥,正好你们都在,有个事想告诉你们。”

    三人俱感好奇,徐子桢向来没个正经,难得见到他有这么严肃的时候,胡卿忍不住开口问道:“徐大哥,你有何为难之事么?”

    徐子桢摇了摇头:“我没什么为难的,先找个屋,安静些的。”

    胡卿也不多问,带着他们来到后院中,这里没人过来,不光安静还安全。

    几人进了屋里,苏三抄着棍子坐在门外警卫,徐子桢关上门,摸着下巴低头沉吟着,片刻后说道:“汴京就快要被破了,嗯,估计最多俩月之内吧。”

    这话一出,韩世忠等三人顿时脸色大变,齐声问道:“你怎得知?”

    徐子桢摆摆手:“别管我怎么知道,今天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汴京被破之后太原也危险了,咱们该合计合计怎么开始新一轮的太原守卫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