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92章:燕子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龟奴领着徐子桢等五人进了正厅,在靠前端的一张桌边坐下,这里就是燕子阁的一楼,在正对大门的二楼处是一个搭出来的平台,看着象个戏台似的,不过现在布幔垂着,看不出里头有什么玄虚。≧,

    整个厅里有不下三十张桌子,现在已经有大半都坐了人,基本上都是些文人打扮,不过谁都清楚,这里头还是有些水分的,青楼的头牌不是那么好见的,总得有些才学方能见着,至于能不能约进内堂喝茶还得另说,来燕子阁的不光有读书人,还有不少是做生意的,光有钱不识字的都有不少,但不管怎么样来这里的人都得装一下,保不齐美人不考学问光看长相选了他,这也是不一定的。

    徐子桢和韩世忠是两个另类,脏了吧唧不说还都一副痞相,在这厅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更何况他们的形象差成这样,身后却站了两个俊俏得让人眼馋的随从,因此他们才刚落座就引来一阵阵低声议论。

    门口的龟奴认识韩世忠不奇怪,干他们这行的讲究一个眼目清亮,认人贼准,可别人却没多少认识这位邋遢五爷。

    完颜昂在太原城里倒有不少人认识,不过他化名严昂,根本没人知道他原来是个金人,只当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生意人而已。

    而全太原城人头最熟的当属徐子桢,可今天他实在是灰头土脸,脸上又脏又灰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前边在街上揍人时也是他抬起头在太阳下才被人认了出来,可现在是在室内,又已是晚上,自然没人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徐战神了。

    徐子桢其实不是个不注重形象的,可今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来确认那位头牌是不是他心目中的那个人,要真是的话他少不得要为韩世忠做个媒,因此咬一咬牙故意没把自己打扮帅些再出门,没办法,他这泼皮五哥实在太邋遢,傻妞才会看得上他,只有委屈自己把他衬托得英俊潇洒些才行。

    韩世忠进了这里后就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坐着,象个十足的乖宝宝,完颜昂和徐子桢低声说着什么,没理会周围那些人的目光,而胡卿和苏三则好奇地看来看去,对她们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燕子阁不象寻常妓院,没有老鸨过来招呼然后每人点个小姐陪坐陪酒陪开心,这里更象是个等看电影的等候区,一群大老爷们干坐着,互相低声聊天喝喝茶,在徐子桢看来这种地方要多傻有多傻,也不知道那些文人雅士吃饱撑的怎么喜欢来这里。

    门口又陆续有人进来,看样子还是有人是凭真才实学进来的,不多会功夫整个大厅已差不多坐了个满满当当。

    徐子桢忽然视线一停,有些惊讶,因为他看见刚才被他踩了脚的那小子也进来了,而且居然也坐了靠前的这一排,也就是天字号的贵客座,那小子这次却没理徐子桢,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这么四平八稳地坐了下来,两个被苏三拍晕的随从也不知怎么被弄醒了,依旧跟在他身后,就是两人的额头上各有一个红得发亮的肿包,看着很是醒目。

    苏三也看见了,碰了碰胡卿轻声问道:“那小子是谁?居然也能坐这儿?”

    胡卿看了一眼道:“不认得,看他那身绸衫不象个正经读书人,或许是新来太原的生意人。”

    完颜昂摇头道:“生意人可没他那般跋扈的,依我看或许是哪里的官宦子弟也未定。”

    徐子桢什么都没说,这种货色压根没在他眼里,不惹他就罢了,要还来惹他分分钟完虐。

    叮!一声清脆的云板响,满厅的人顿时提起了精神,这是正戏要开锣了,接下来就该是红姑选恩客了。

    如今整个太原城里的男人差不多都知道燕子阁里有个红姑,长得貌美不说,还才情达人能歌善舞,而且据说她在喝过几杯酒后还能借酒助兴舞上一段剑,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红姐儿在全大宋的青楼业界都是少见的,所以当红姑来到燕子阁没多久后名头就瞬间传遍了城里,连周边多府都知道她。

    今天是五日一回的选恩客,这帮男人一个个翘首以盼,谁都想争取到这个名额,一个红姐的名头响到这地步,作为男人能进她的香闺喝杯茶已经不是为了摸摸小手那么简单了,而是一种另类的荣誉。

    徐子桢看着那些人炽热的眼神,心里不觉好笑,不过随即又想起了水琉璃,当初在招时那些男人也都是用这样的眼神在期待着水琉璃的出场,连顾仲尘那个书呆子都不例外,一时间他有些恍惚了,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去年的苏州城,而自己正坐在招的厅里,和钱同致段琛一起傻等着。

    二楼的布幔被缓缓卷了起来,一个娇俏可人的丫鬟出现在台上,眼波流转巧笑嫣然,先是福了一礼,接着声若莺啼脆生生地说道:“诸位老爷,我家小姐今日身子微恙……”

    她话刚说到这里,底下顿时发出一阵阵失望的惊讶声,微恙的意思就是今天白等了?排队白排了?叩门诗白写了?

    可那丫鬟顿了顿接着又抿嘴一笑道:“可我家小姐说了,今日来了这许多老爷,若真个闭门谢客便不怎么厚道了。”

    徐子桢在底下叫道:“是很不厚道!”

    “哈哈哈……”厅中哄然大笑,别人不会象徐子桢这么奔放,但随大流笑一个还是可以的。

    那丫鬟也扑哧一笑,瞥了徐子桢一眼,当看见他满身脏兮兮的样子不禁一怔,却随即又报以一个甜甜的笑,浑然不当回事。

    徐子桢心中暗奇,这丫鬟素质不错啊,什么人溜什么鸟,难道她家小姐真是那一位?

    那丫鬟小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一声,笑容暂收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家小姐说了,今日她愿抚琴一曲以飨贵客,只是空有曲而无词,还请诸位老爷不吝赐教赠一阕来。”

    所有人眼睛一亮,全都巴巴地望着那丫鬟,就等着她出题,那丫鬟环顾一周,笑嘻嘻地反手指着自己的小脸:“以我为题——小桃红。”

    满大厅的眼睛瞬间黑了下来,小桃红?这……要不要玩这么冷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