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99章:拜见嫂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对,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我名字?”小桃红,哦,应该是梁红玉气呼呼地说道,随即又道,“不管了,反正你猜错了,你就得承认自己是个骗子。@,”

    徐子桢张着嘴瞪着眼愣了半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我是骗子,你们东家呢?”

    梁红玉愣了一下,徐子桢的跳跃性思维让她有点接不上,下意识地道:“你找我们东家想做什么?”

    徐子桢道:“给你赎身。”

    “哈?”梁红玉吓了一跳,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输了还肯为自己赎身?难道不知道这价钱很贵的么?而且这个色胚要赎我出去想干什么?

    红姑和韩世忠等人已经看傻了,徐子桢居然能猜到一个初次见面的丫鬟的名字,这已经不能简单的用神奇来形容了,而更神奇的是他居然二话不说就要替人赎身,这小丫鬟虽然长得也挺不错,但还不至于让他一见倾心到这地步吧?要知道他徐子桢身边可不乏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梁红玉再漂亮跟水琉璃高璞君她们比起来还是有一点差距的。

    徐子桢等了会见梁红玉还傻着,有些不耐烦起来,索性对红姑道:“我真要替她赎身,麻烦红姑替我把你们东家请来谈个价钱吧?”

    “啊?哦,好,徐公子请稍候。”红姑总算回过神来,走到门外吩咐下人了几句。

    过不多久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接着门外进来个中年人,五短身材其貌不扬,进了屋里就深深一揖:“小人朱自羌见过韩大人徐公子胡掌柜。”

    徐子桢打量了一眼这个燕子阁的幕后老板,心里有些奇怪,燕子阁在太原城里算是烟花业中最高端的场子了,光是看这里的排场和气势绝不是一般人能开得了的,按说这里的老板一定不会是个普通人,但眼前这个中年人显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朱自羌不光长相普通,他在看见韩世忠和徐子桢的时候明显十分紧张,脸色苍白双腿发颤,甚至连抬头打照面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徐子桢暗奇,难道这家伙被韩世忠揍过?瞧他怂成这样。

    可韩世忠接下来一句话又否定了他的想法:“朱掌柜快请起,你我初次见面,何须如此大礼。”

    徐子桢愈发觉得奇怪,他忽然又发现一件事,他和韩世忠都不认识这人,可为什么这人却在进门后一眼就认得出他和韩世忠甚至胡卿?

    他还在瞎琢磨,朱自羌却开了口:“不知韩大人唤小人来此有何吩咐?”

    韩世忠一指徐子桢:“不是我找朱掌柜,是我徐兄弟找你。”

    徐子桢回过神来:“啊对,是我找你,掌柜的,想跟你商量个事,这小桃红我想赎走,您给开个价?”

    朱自羌微微一怔,却很快堆下笑脸道:“啊?既是徐公子开口,那您领这丫头回去便是,说什么价不价的太生分了。”

    “别,我跟您也没那么熟,白蹭个姑娘回去算怎么回事?”徐子桢大感奇怪,这掌柜的也太大方了些,培养这么个丫鬟不容易,他居然说送就送?老子就算名头响些,可没什么实权,他没必要来巴结自己啊。

    他不等朱自羌再说,先问胡卿道:“卿儿,这城里买个漂亮丫鬟得多少钱?”

    胡卿回道:“如桃红……哦,梁妹妹这般人才的不多见,至少得百两银子。”

    徐子桢点点头,伸手从怀里摸出银票来点了几张给朱自羌:“朱掌柜,人我今天要了,不过不白问您要,这么着,算您五十个漂亮丫鬟的价钱,就把她割爱让给我如何?”

    朱自羌瞪大了眼睛看着徐子桢手里的银票,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话他也听见了,五十个漂亮丫鬟,那就是五千两银子啊,这点钱在城里买个四进五进的大宅子都够了,徐子桢居然只拿来买这么个丫鬟?

    红姑那张娇媚的脸上也满是惊愕,她原以为徐子桢费尽心思来见自己总是对自己有什么念想的,没想到峰回路转到最后只买个丫鬟回去,而且还是出这么高的价。

    徐子桢抖了抖手里的银票,笑嘻嘻地道:“朱掌柜,魂兮归来!”

    朱自羌一哆嗦醒了过来,颤抖着手接过银票,点也不点就这么抓在手里,连连点头道:“既然徐公子开口,小人哪有不应之理?这丫头今日起就是徐公子的人了。”

    徐子桢很满意,转身对梁红玉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眯眯地道:“梁姑娘,收拾一下随我先回去吧?”

    梁红玉瞪大了杏眼看着徐子桢,实在有点不敢相信,这个大色胚刚才还不遗余力地调戏自己,怎么这一会功夫变得这么谦逊了,还居然称呼自己梁姑娘?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惊喜的,她梁家也曾有过好的时候,只是奸臣当道害得她家破人亡,甚至最后连自己都被逼着卖入了这勾栏之所,只是她运气不错,凭着自己的姿色和学识来到了燕子阁,而且至今不曾接过客,可算是不幸中之大幸,而今天徐子桢更是把她赎了出来,虽说今后会陪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可总好过将来陪千人万人吧?

    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自己终于能脱离苦海了,她没再多说,只复杂地看了一眼徐子桢,回身对朱自羌和红姑各自行了一礼,随即快步回自己屋里收拾衣物去了,不多时已回了过来,手里不过提着一个小小包袱。

    徐子桢对朱自羌红姑一抱拳:“在下就先告辞了,拜拜!”

    朱自羌倒没什么,可红姑却愣了一下,徐子桢说走就走,那他闹这半天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只为个小桃红?

    徐子桢真的走了,不光他走,连韩世忠也被他一把揪走了,老子连梁红玉都给你找着了,你还打算赖在这里偷吃?没门!

    “哎哎哎……”韩世忠狼狈地被他倒拖着出了门,一路上怎么喊都没用,到得门外没人处他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拍掉徐子桢的手,哭笑不得地道,“兄弟你这干嘛呢?”

    徐子桢嘿嘿一笑:“没干嘛,就是想告诉你,从今以后这红姑你就别惦记了。”

    “啊?为啥?”韩世忠脱口而出,随即老脸一红,“咳咳……我本来也没惦记她。”

    徐子桢鄙夷地白了他一眼,接着又笑眯眯地道:“你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不让你惦记她,是因为兄弟我打算给你做个媒。”说着忽然转身对梁红玉恭恭敬敬地作了一揖,“小弟徐子桢,拜见嫂子!”

    韩世忠和梁红玉顿时呆若木鸡,只觉脑门上天雷滚滚,连完颜昂和胡卿苏三也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